我和18个女孩de爱恋 (20)

5月19日 下午

從城裡回住處路過你家門,見你正要睡下,便和你親熱。先讓你看情書《我天天盼著你》,但你不想看;我指著其中一句“你真壞,你為什麼這般地把我迷住”這加點的話,讀給你聽。可你對此並不感到興趣。我送你一本街上新買的《愛情漫談》,你說買這個干嘛,但還是樂意翻翻,並留下。

你上床躺著,叫我也上來,同蓋一床被子,並讓我壓在你上面,整個身體與你厮磨一陣,發覺你很舒服、安逸。一段時間后,你說我皮帶扎人,天熱,大家渾身是汗,便喚我下來。我想掀開你胸衣摸捏你乳房,你不肯。

我和你說情話。我說“恨不得把你臉頰咬一口帶回去天天親吻”,你聽了嫣然一笑,明白這是和你開玩笑。你說:不知怎地,這些天我眼一閉,眼前就出現你的身影。說明你喜歡我、惦念我。你不讓我親嘴,說這幾天你感冒干咳。我說我不怕你傳染,甚至如果和你親嘴,把病轉移到我這邊而讓你病好了,我願意一吻!你聽了十分高興,由我抱起來,在地上打轉轉,把你轉得直喊“快放掉我,我頭暈……”

為怕別人說三道四,你要我一個月來看你一次,我不肯,笑著說:“我一天要來看你十次!”(我知道有時你不讓我進門,人在裡面,外頭門卻故意上鎖。)

5月25日 上午

21日中午我送咳嗽糖漿給你喝;你感冒厲害,四肢乏力。

昨日上午,我用車子接你來醫務室,你提出你爸爸為運送樹苗、肥料急著要買一部手扶拖拉機,錢不夠,要向我借一筆。我猶豫不決,說都存定期了不便提前支取。

今天上午,我又來你家。你笑著說向我借錢是考驗我小氣不小氣。我不以為然。我送你幾枚“烏雞百鳳丸”與一束豬肉,要你燉著吃補身子。你推辭再三收下。你讓我抱你坐在我膝蓋上,並緊緊摟抱,久久沒有言語,兩人都沉浸於幸福之中。許久,你鬆掉我,要我走,我說你打我,我才走。你說干嘛要打我?你說我皮笑肉不笑,討厭。其實,你這是亂講。我騎車路過你家,聽見我有意的咳嗽聲,你便知道是我,因有人在你屋裡,你不便開門。你哪裡是討厭我?!

我倆正說笑,有人出現在門外,你過去開門,卻是你爸爸!我急忙從屋裡到灶間,和你爸爸打招呼,謊說你自己要借書看,我來給書的。他態度冷淡,隻盯著我。我搭訕幾句,趕緊脫腳溜了。所幸的是頭回相見的你爸爸對我沒什麼發脾氣!隻在我逃走時說句:“我女兒要高考,你們勿來煩她!”

你好比籠中的小夜鶯

當年你也許也穿著百折裙,

純潔漂亮蹦蹦跳跳,

像隻快樂的小夜鶯;

你爸察覺了你我之間的秘密,

小夜鶯被囚進竹籠,

十分無奈十分苦痛……

啊,我可愛的小夜鶯,

快快將鳥籠掙脫打碎,

向往著那翱翔自由;

世上存儲著真誠的愛情,

隻要你用心去尋覓,

愛你的人在你身邊會給你需求……

6月9日 中午、下午

中午我來你家,本約你來附近山上幽會,你又不允。

下午又去,本約你跟我來城裡玩,她又說不。你說錢被人借走,沒錢怎麼去城裡?我說花我的。你說不好意思。你咬住個“不”字,我也無奈何,我隻好呆在你屋裡與你厮磨一陣。

我抱你,吻你臉頰;你不讓我吻你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我還想吸吮你乳房,又怕挨罵,終不敢開口;你說這次月經不正常,來10天了還不干淨,都是我害的——“你天天來找我,我老想你而睡不著,所以……”我笑著說“對不起,我就是天天想你,天天要來看你……”你患有嚴重貧血;你給我看一張報紙,上面介紹廣州出產的名牌“血寶”。我答應買給你,縣裡買不到,就去外地直至省會買。

愛比天高,情比海深

深深的海,是我們的情,

高高的山,是我們的愛,

咱倆的愛情高過山,

咱倆的愛情深過海,

天地永存,

咱倆心心相印地久天長;

山花爛漫,

咱們的情愛之花永開不敗。

啊,我的心上人,

我你每天想念無時不刻不在相愛。

擁抱,

是咱們愛情之神巧作的安排;

親吻,

是咱們情愛之口發出的感慨;

身子緊緊相貼,

是咱們熱情之火熊熊燃燒有氣派!

不再孤寂

像宇宙劃過的流星,

各有自己的軌跡,

是命運讓我們相遇撞擊,

綻放愛情的光亮。

似海岸漂移的細砂,

不停息地接受潮水的沖洗,

是緣份讓我們相知相悉,

展開長遠的情意。

你我常相聚,

從此生命不再孤寂,

不管我得意不得意,

你總給我以勇氣以激勵。

宛若山間一束鬆明火把,

照亮我淒冷、黝黑的心底,

縱有如許時空的隔離,

永不變的是我默默的愛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