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21)

第三章 在周總理遺像前

二春和時健秋從山背,直接來到侯小春現在住的老屋。他倆搬出院子裡所有大小臉盆,把採集來的鮮花、枝條——他倆採集到的鮮花都帶有一小截枝條,一束一束地插在盆水裡養起來。
晚上,大春、同院鄰居張大媽和實驗小學教員李秀珍等都來幫忙,先是紮好竹圈,然後把插在盆裡的花拿出來,用鐵絲把它們繫在竹圈上。
雖然明天他們不能去烈士紀念碑掃墓,但他們仍然做了幾個獻給烈士的花圈。在獻給周總理的這一個大花圈上方,嵌著一幅有鏡框的周總理的遺像,一朵碩大的蘭花,端端正正地別在遺像的上面。
紮好花圈,寫好輓聯,已是子夜時分,二春和時健秋讓張大媽和李秀珍等各自回去安歇。大春也困了,便和衣躺在侯小春的床上打盹;侯小春前幾天和兩個姐姐吵了一架便不辭而別,走時留下話,說是清明節她要一個人去W市為養母掃墓,養母去世後,遺體運回W市中,安葬在那裡的一處公墓。
人們走了,二春與時健秋在屋裡修改祭文,一直到第二天黎明。
上午八時多,參加清明掃墓的鑽探隊團員青年們陸續趕到這個小院子,由二春帶隊,摯著一面鮮紅的團旗,簇擁著花圈,往郊外鑽探隊隊部走來。
一路上,不知是這批奇特的全部用鮮花編織點綴而成的花圈,還是地質隊員們清一色的裝束——他們一個個臂戴黑紗,胸佩金銀花,穿著藍色勞動服,腳著黃色翻毛登山皮鞋,——竟引起路人行人的注目,有些人肅穆地,跟在隊伍後頭。
接著,又有一批人參加到這個行列。這裡有時健秋一起玩籃球的隊員和一批球迷,也有二春的女友。但更多的則是素不相識的工人、居民和附近工廠的職工,還有駐地附近的農村社員。
衣金牆這回去外地“串連”,在大老李的默許下,悼念活動才得以在俱樂部裡舉行。
留在隊部的一批團員青年早已把俱樂部收拾和佈置停當。
青年們把房間打掃整潔,依據二春蒐集的部分資料,把周總理的生平活動照片,貼掛在白灰牆上。
抬來的花圈安放在台前。
悼念活動雖簡單但莊嚴。
這次活動由團支部舉辦。這是自發的,團支部沒有發出正式通知。
團支書侯二春領著大家向周總理遺像致哀,接著是宣誓,並由侯二春自己誦讀祭文。
可以說,今天上午活動的核心便是誦讀祭文。青年們想用祭文,表達對周總理的熱愛、懷念和敬意。這也是侯二春與時健秋通宵達旦進行修改的緣由所在。
二春潤潤喉嚨,凝視著周總理遺像,一句一句地唸起來……

祭文:在周總理遺像前
1.
在周總理遺像前,我們肅立致哀,我們深切懷念。
在周總理遺像前,我們敬獻花圈。
這花圈上的花,采自仙峰山;這花圈上的松枝,來自高山頂。
在周總理遺像前,我們獻上祭文一篇。
這祭文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語言,都發自我們青年人的肺腑,蕩動著每一個革命者的心房。
敬愛的周總理,您無私無畏黨性強,您憎愛分明骨頭硬。您堪稱是毛主席一條有力臂膀,不愧為祖國的一根強大棟樑!您像青松一樣鯁直,但青松自謙不能與您相比;您如白花一樣高潔,但白花自愧不能和您並肩。
如今,在悼念您英靈的時刻,我們只有這樣的悼詞和花圈,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祭品。
但寄託著我們青年人整個兒的心,傾吐著我們後輩人對您衷心的愛戴和頌揚。

2.
啊,這滿圈花環,是這樣璀璨鮮艷。
這朵朵鮮花,是總理精神的化身,是總理人格的集中體現。

我們首先讚美的是殷紅的杜鵑,
總理一生為著黨和人民,和老一輩革命家一道出生入死,奉獻一片丹心苦膽!

我們稱頌帶刺的玫瑰,
總理不懼邪惡勢力,剛正不阿,和玫瑰一樣鮮明,一樣不屈堅強!

我們謳歌蒂蓮,
總理工作從不知疲倦,似馬不停蹄,又宛像鐘錶上的發條,發出和諧而有力的聲響。

我們還要唱一支蘭花的頌歌,
它潔白無瑕,飄逸清香,象徵著總理光明磊落、情操高尚。

我們還要稱頌這不知名的白色路邊小花,
它默默無聞卻由春天點綴,這不正是總理奮鬥一生,身後連一塊墓碑也沒留下的生動形象?!

……啊,這一朵朵鮮花,是這樣美好動人,它們是總理精神的化身,是總理人格的集中體現!

3.
可是,卻有那麼幾個惡人、一批蠢才,妄圖以一扇陰風、一弧淫雨,把鮮花摧殘。
且看那《文彙報》上的反動文章,且聽他們的無恥讕言;這是瘋狗一樣地狂吠,又像昏鴉一般地叫嚷。更有這銀盆市的幾隻蚊蠅,衝著“現代化”藍圖嗡嗡鳴叫、為虎作倀。
現在,在您的遺像前,我們要抹掉眼淚,止住悲傷;我們要攥緊拳頭,抽出心上的刀與劍。
我們要正告《文彙報》的小丑和它的黑後台,且別得意,切莫凶狂!總有一天,人們要捉住你這條“眼鏡蛇”的七寸!揭穿你這只“狐狸精”的毒腸!
啊,敬愛的周總理,到了那一天,我們可愛的祖國將贏得繁榮富強,把您的遺願實現。那時節,待到今天的這時候,人們再到仙峰頂上採集百花,再作花圈和祭文,在您的英靈前獻上、獻上……
敬愛的周總理,安——息——吧!

當二春要念署名時,忽然聽到人群中響起一陣嘈雜聲,隨之,四周圍觀的群眾都喊叫起來。
原來,王阿九帶著一幫人衝進俱樂部。蔡阿瓜和小五哥也夾雜在裡面。
只聽蔡阿瓜一邊走,一邊叫:“快散開!散開!”並對大家說:“接上面緊急通知,今天一切悼念活動都要停止!”
當人們責問他“為什麼”時,他竟說“清明是鬼節,這是‘四舊’。”
“那我問你,”二春藏好祭文,走到他跟前,大聲說,“往年去烈士陵園掃墓,也是‘四舊’嗎?”
“這……”蔡阿瓜一時瞠目結舌。
“往年是往年,現在你還翻老皇曆做什麼!”姚孟新替蔡阿瓜回答一句。
“往年清明掃墓,是悼念先烈,今年清明是悼念總理為什麼就不行?難道總理不是先烈?悼念有罪嗎?”時健秋說。
“誰反對周總理,我們決不饒他!”地質隊員們齊聲喊道。
“這是對抗運動!”王阿九站出來大聲嚷嚷,“鐵礦的人,統統回去參加反擊右傾翻案風大會,其他人也一律散開!”這傢伙說著,向旁邊一幫人使了眼色,這幫人便立即散開,有的去撕掉壁上的總理生平照片,有的去趕圍觀的群眾,有幾個人衝上台去要抬走花圈。
“不許抬走!”二春喊著,第一個跳上台去,用身子護住花圈。
許多地質隊員也紛紛跳上台去,和二春圍攏在一起。
王阿九見動員的人太少,只得指揮這幫人撤走。不知是那位俏皮的小後生,趁王阿九把搶來的一朵鮮花捏碎、匆忙溜去之際,猛地揭去他頭上戴的呢帽,這傢伙馬上露出一頭的瘌痢,逗得全屋裡的人一陣大笑。
“這是裴多菲式的俱樂部,哼哼!……”臭頭狗罵著,逃出門外。
看著臭頭狗一副狼狽相,二春與時健秋相視著,微微地笑了。
他們把屋裡收拾收拾,又繼續進行悼念活動。

第五卷 逍遙篇
第一章 山坡上

離半橢灣不遠,有幾座山。一天下午,山路上走來兩個年輕人:一個是銀盆市委機關小車司機蔡阿土,另一個是秦鷹的三養女侯小春。
侯小春那天和二姐、大姐拌了嘴,便一個人離開銀盆市,到W市,以便清明節去養母墓前掃墓。在銀盆市車站,她遇見男朋友蔡阿土。蔡阿土有事請假回半橢灣自己家裡,雙雙買票乘長途客車一路同行。
到達W市,蔡阿土說離清明節還有好幾天,何不如跟他去他家玩玩?侯小春躊躇片刻,答應了。他攔了一部貨車,雙雙坐進駕駛室。不巧,貨車在離老家二十幾里遠的地方壞了,司機修了半天,沒修好,蔡阿土只得向司機辭別,和侯小春步行。
走了一兩里,到了一處山坡。這是一座海拔二、三百米高的小山,山路有十多里長,有的地段山勢較陡峭,彎彎曲曲,挺難爬的。阿土畢竟是這一帶土生土長的,腳板自然挺得住,可這侯小春,卻叫苦連天。她走了幾里遠的坡路,又腿一軟,坐在路邊的一塊青石上,不想動彈。
“小春,你怎麼樣,走不動了?”阿土在前面忽然站住,覺得後面沒有腳步聲和氣喘聲,這才停住,並迴轉過來。
小春坐在那裡直喘氣,擦汗,連看都不看人家一眼。
“怎麼啦,你生我的氣了?”阿土彎下腰,蹲在她跟前。
“哼!你不會靈活一點,說是有公事,把小車開出來,也免走這冤枉路!”小春噘起小嘴說,頭依然沒抬起。
“嗬!你倒說輕鬆!這小車是你私人的?再說,你爸爸……”
“又是我爸爸!他又不管小車!”
“哎呀,此話差矣!他制度訂得嚴死了,不是公事,我哪能隨便開?好了,好了,你走得動嗎?走不動,我……我背你,來……”阿土說著,站起來動手動腳。
小春“噗哧”一聲笑了,把男朋友一推,罵著:“你骨頭癢了,要姑奶奶我打你才使得?”說著,站起來,跟他一起往前走。
走了一些時候,他倆來到了另一處坡頂,侯小春看見路邊一棵梧桐樹下有幾塊石板條,走過去又坐下來。
阿土皺著眉,在前頭站著。
“哎,阿土,你幹嘛不過來坐?歇會兒吧!”小春說。
阿土聽到她喊,便迴轉身,瞥見人家正在脫外衣,上身露出一件桃紅色、胸前綉蝴蝶的羊毛衣,那高突的胸部顯出迷人的曲線美。阿土看了心裡撲撲亂跳,他被女性美吸引住,尤其是看到她兩頰紅潤、微微淌汗的瓜子臉,和那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他像被勾了魂兒似的,呆呆地立在原地。
“來呀,阿土,快過來坐!”女朋友又一次呼喚他;她指了指身邊的一個位置。
今天是怎麼搞的,路上竟不見行人,也沒有板車、腳車路過。他後悔剛才不走公路——公路繞山腰而過,要比這山路多走三倍路程!要是走公路,也許他倆早攔客車或坐三輪腳車到家了。此時,他被她困在這裡,而且看她那賣弄風騷的樣子,他進退維谷:不錯,這位姑娘是個漂亮的人兒(不然,她和她的兩個姐姐怎麼被稱為“三女神”!),他也是一見鍾情。可是,這姑娘在文革初期有一段不光彩的經歷,怕她不貞潔,更重要的是他已和半橢灣所在的縣城裡一位姑娘暗中確定關係,這姑娘的父親在新加坡病重,她申請要去那裡繼承一筆遺產。這回就是“未婚妻”——他倆還沒正式訂婚——寫信,說自己忽然生病,要他回來一趟。蔡阿土沒有把這件“秘史”告訴這位結識不久的女朋友。如今,蔡阿土正面臨三角戀愛的叉口,在他心中,一半是他的那個“未婚妻”,一半是這位女朋友,此時此刻,他對她的舉止,只能適可而止,萬一越過“雷池”半步,像過去那樣,自己就沒臉再見“江東父老”……想到這裡,他對她瞪著一雙眼睛,腳跟依然沒有移動。
侯小春呢?她是愛阿土的。這是真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這位青年長得英俊,可說是她從來沒有看見過的美男子——額頭寬寬,鼻梁溜直溜直,大眼睛,皮膚紅潤,真是潘安再世,世間罕見!這是一。第二,他是司機。司機是最受人羡慕的。和他結婚,往後去哪裡玩就去哪裡玩,讓那些同學去嫉妒吧!還有,人家比自己小兩歲……“我們倆真是天造地設的一雙!”她心裡有時這樣說。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