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瓶水走Don Valley唐谷(4)向多倫多的盡頭單走

在“似曾相識的Taylor小溪(拎瓶水走唐谷之一)”後,曾有人留言勸道:沒事少走DVP,免得引起塞車。其實,走走聊聊只是綠色健步,怎麼會去堵車呢?況且,每次健步,真的僅僅拎了瓶水和一袋餅乾,沒有妄語,絶對環保。可不是,又坐巴士去走最後一段:沿著Lower Don Trail,向安大略湖,多倫多的盡頭單走。這個下午,走走聊聊從Don Mills夾Overlea西南角的Ernest Seton公園出發,開始了一次有生以來最長時間不間斷的單日徒步。從下午2點多下公車,到晚上9點30許上公車,七個多小時,沒有坐下,共走了27公里。

先是想走河西的捷徑,誰知這羊腸小道蚊子太多,只得返回走正道。不過,卻也看到了不同的景色,有了不同的感受。還看到了合流之處Forks of the Don。走正道,要過唐河,要在 Don Mills 路下穿過,還要走步行橋過鐵路。這裡,正介於DVP和Don Mills路之間,可以感受DVP和Don Mills路上車子疾速駛過。還可以看到著名的環保雕塑:牙齒。再次穿過Don Mills路下橋洞,就是Lower Don步道起點。這條步道,東邊是DVP,西邊是Don唐河,處於中間的綠樹之中,一路南下直達安大略湖邊。雖然時常驅車DVP,但總沒機會在路邊看看它。這次,走這步道,沒想到會離它這麼近。會邊走邊一一回憶對應:開車時,原來看到的是這兒。
進入Downtown前,一路似公園:翠樹,花草,淺淺的河床,緩緩地溪流,不時棲息枝頭的美麗小鳥。騎行者很多,步行者很少,一路只看到一人。最讓人驚喜,也不解的是 Leaside Bridge 大橋上懸掛的雕塑,不知有何故事。Beechwood林地的清溪激流,印象至深。會遇見“唐谷邊的煙囪Todmorden Mills”,以及“磚頭是這樣做成的”一文所提及的老磚廠。 走走聊聊有同題遊記專述這兩個景點。讓人幸災樂禍的是目睹DVP北上車道堵車盛況。想想此時能看著停擺的車龍而自由行走,真是倍兒爽。
當谷地漸漸寬敞時,可以瞧見一些老貨倉和遠遠山坡頂的住宅。最後,小山坡消失了,鐵路橋橫空出世在眼前。這正是連接Bloor和Danforth的大橋,為公路地鐵合用的。人們非常熟悉,但未必在橋下仰視過。每當地鐵駛過,步道上的人,幾乎都駐足觀看。這也算小快樂吧。再往南,算是進入Downtown。步道東側就是Riverdale公園,有許多小動物和牲畜;東側的景點較多,有東區唐人街,樹有孫中山銅像的“中山公園”,許多好萊塢大片拍過場景的古老Don監獄。這一段唐谷的兩側山坡又陡又長,有一年冬天來閒逛,看到許多人在滑雪。
城中的唐河是靜靜的,也變得很寬。河畔的駁岸是鋼鐵,緊挨的DVP應該非常安全。殘橋和生鏽的橋架,有一種進入 ghost town 的感覺。在Queen街橋洞裡居然還有垂釣者。不要說中國,就是北美,大都市的市中心已很少見這種有野趣的河流了。再走,是一大片建築工地,似乎是苗大為多倫多湖濱振興計劃的一部分。DVP和Gardiner高速的連接匝道也在此。以前從沒想到有一天會離它只有幾步之遙,真真的幾步。Lower Don Trail也此終止了。
穿過鐵道,來到Cherry櫻桃街,接著走Waterfront Trail。Don唐河是流經Keating Channel再投入安大略湖的懷抱的。櫻桃街橫跨運河的是吊橋。過了吊橋,便是多倫多港。港口裡有貨輪,游輪和遊艇,伴之於餐館等服務設施。接著,有一座讓海輪通行的更大吊橋。站在橋頂,便可以遠眺湖心島。櫻桃街南頭為著名的櫻桃沙灘。也許遠離居民區,人不是太多,非常舒心,寧靜。原本的健步終止地是沙灘,但走走聊聊看到隔湖的Tommy Thompson Park後,心血來潮,決定前往。一路沿著Waterfront Trail,遇見很多健步者和騎行者,還有湖畔瞌睡的獨行者。湖灣裡則有划船和衝浪的健將。
終於來到Tommy Thompson公園。公園名字是為了紀念多倫多公園事業的傑出人士Tommy。這本是一個由建築垃圾堆積成的人工半島,因為無人活動竟然成了鳥類的天堂,有的還很珍貴,加上棲息的其它物種,比如蝴蝶,開設為保護區。偌大的公園,其他人都在騎行,只有我在獨自步行。不過,並沒感到孤獨,因為有排隊飛翔的鳥兒和翩翩起舞的帝王蝶為伴,以及美麗的人工濕地,烏雲下的多倫多城市輪廓線……讓走走聊聊感嘆的是,時間之浪把填島用的鋼筋混凝土的稜角都磨滅了。
看到燈塔時,讓疲憊不堪的我非常興奮,畢竟終點要到了。燈塔所在地叫Vicki Keith Point,為多倫多陸地的最南端,以前從沒來過。它正是Vicki Keith橫渡安大略湖的出發地和到達地。她曾創造了17次世界紀錄。1988年夏,她橫渡了全部北美五大湖。1998年,為慶祝她的壯舉10週年,並表彰她的一系列慈善行為,Vicki Keith Point正式命名。在燈塔旁,看著暮色中的美景,疲倦不覺消退,因為這次往多倫多盡頭的單走,是自己前所未有的長距離健步,是一種挑戰,同樣需要勇氣和毅力。何況這多倫多天涯海角的水天一色是美不勝收。

image033 image031 image029 image027 image025 image023 image021 image019 image017 image015 image013 image011 image009 image007 image005 image003 image001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