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狗牵缘(中)

写在前面——
早想写这段情缘,又考虑到这段故事关乎到早年一个闻名全北美的大案人物,出于善意与同情,我不想再惊扰她,亦舍不得又一次翻动我的“犬子档案”徒惹闲愁,毕竟浪已淘尽千古沉浮,去的永不生还,一切该怎样还怎样,只是想:若人人都有狗宝宝的简单、忠厚、可爱,少点自私、狭隘、自以为聪明,或许这世界将会锐减多少血泪、纷争和仇恨,若此,人间将是何等光景?

嫁 狗 告 示

“一家人”又一次开会,最后忍痛决定:一,搬家,先下手为强,别等房东发现了再赶我们;二,嫁狗,给6个月大的桂琴找个婆家,否则家无宁日、狼烟四起。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那几天恼得我只会用鼻子呼吸:既有今日,何必当初?那不知深浅的毛愣阿方,当初我说什么来?叫你们别养别养,却偏养!偏巴结女朋友。
“闺女大了要嫁人,要嫁就嫁明白人”,这是当年国内喜剧明星宋丹丹第一次演小品时的“一句搞笑台词,但我们家的桂琴(大duadua)岂止是一个“明白人”就可以嫁的?于是这喜欢“工程”的“一家人”刚结束了“养狗工程”又投入了“嫁狗工程”。阿方自作自受,是这只工程队的主打劳动力,他差点没被这狗折腾成半疯,这会儿只图越快出手越好,若非我盯得紧,估计他一碰到个“明白人”就会把桂琴打发了。他一眼瞄准了网络,列出了一个新奇的嫁狗条件,并放了一张桂琴的“玉照”在上面,这才扯出了与那大案关键人物的一段狗缘:
家有小女初长成,美貌年方一百八。
色泽纯黄性忠厚,身高力大小顽童。
方寸囹圄难续养,欲赠爱心好人家。
拉巴拉巴导盲犬,断不以价论短长!
可怜狗儿难开口,相依为命是第一。
以狗会友好缘分,成败去留有天成。
他日若难觅佳处,宁与犬儿浪四方。
无缘何以生斯事?有情所累此一生!

附件里阿方注明:一旦投缘择定,将随即奉送所有的“陪嫁”物,含吃喝拉撒睡包括证书在内的“嫁妆”,且赠家不再与新东家有任何来往,以坚定新东家的养育之心。这样一句“附带声明”无异于自织罗网,真是看得我直想喷血!但是阿方甚至他的女友……那个常与猫狗同被窝的小如妹都说只能这样了,如果依你优柔寡断、藕断丝连,以后麻烦的事更多,算了,长痛不如短痛吧。

因 狗 看 百 相

告示一刊出,家里的电话热闹了,什么样的人、提什么样的问题都有。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如果家里没有big back yard至少也要有house,否则绝不松口,不是我们嫌贫爱富,
我不在乎它是否吃剩饭,睡光板,实在是怕委屈了体魄魁梧、爪如雄师的大duadua,它原本应在绿地里(不敢说是草原)奔跑玩耍、恣意放蹄、屙屎撒尿的,否则窝屈在室内吃喝拉撒,何苦要送人?
收到过一个特别“牛”的电话,操广东方言:“知道我家住哪里吗?知道14街吗?那里……的有钱人聚集地,我家大house 有4000多英尺噢!后花园更不要说。”我当即想回他:不行,我家大duadua没有“德州”扒鸡不吃饭,没有“双汇”牌火腿不睡觉……哈,量他愁死也不知道这些食品是何等贵重物?又从哪里才能买得到?但对方那暴发户特有的土瘪财主的俗气且生硬艮涩,便噤声了。但对方蛮深情的,追打来几次电话,告诉我他家有十几条狗了,且清一色全是名犬!我忙打趣说:哇哈,那就不能送你了,你家该不是养狗专业户或者你是狗贩子什么的吧?他说no no no! 我只是喜欢养名狗而已。我笑了,你已经有那么多好狗陪你了,不在乎多一条少一条,对于苦人老人孤单的人,这条狗或许就可以与他们相依为命哦。
也收到过个别“明白人”的电话,电话语言很能品味出一个人的教养和个性。这类人不爱、不懂狗,甚至没养过狗,无非是想拣便宜后转手倒卖,据说这狗儿卖1000块钱很轻松,这样的无本大便宜不要白不要;
来过一家三口看狗的,男孩5、6岁光景,一进门当即抱着狗不放,丝毫不惧狗的高猛,好可爱的样子,心下窃喜,小皇帝喜欢,狗的处境还有什么好说?但年轻母亲不冷不热的脸娇滴滴扔来一句话,砸得我心寒手凉:“恩,夏天还可以,冬天我是肯定要放他在外面睡的,脏死了。”
更多的人打电话来仅是好奇,他们坚决不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免费的午餐,不相信我们送狗是真,一如他们不信世界有上帝存在。以为我们是恶作剧或有什么特别的目的,认为我们只是一时的情绪化,日后断会反悔,否则这么好的狗花钱去买恐不及哩,我感到很悲哀。
“朋友您好,你们家的狗送出去没?一直想联系你们,但不知为什么就没打电话来,今天忍不住,还是打了,估计你家的狗已经嫁出去了?”这个磁性好听的女声说完笑了,听得出,这是一个对生活生命充满热爱的声音,心里顿生一种慰籍,毕竟把狗送人是件割心剜肉的事。聊了20分钟,感觉没骗我,对方有礼貌、有教养、有爱心,正养着猫、从未养过狗、也好像没有孩子,但很遗憾,电话因故中断,此后没再接到她的电话,亦没有留下她的电话号码,家里时有生人来电,常听见对方信誓旦旦的承诺,很遗憾,我这人偏不爱听誓言,况且我已经除却巫山不是云了,莫名其妙认准了那个仅通过一次电话的女人,可惜联系不到她,唉,不想那么多了,一切听凭上帝的安排吧。
好心办坏事的阿方那厢似乎精力永远过剩,看来对他这项“招标工程”很有兴致,每晚都评评点点几个候选人,乐此不疲,期待着大家、特别是他的女友夸他:“阿方真能干,你真是太能干了!”不料他的女友小如妹讥笑他“是不是蜜蜂屎吃多了?”我不语,只恨恨地看着他。(未完,待看下期。)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