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诗如歌,一个女人的四边恋情(10)

写在前面:
曾以为只有男人的心里才可以同时装好几个女人,今天再不敢这样说,女人绝不会比男人装的少,可不管装多装少,只要你装了,就装了痛,装了折磨其实,道格拉斯做梦也想不到,介绍自己认识唐婉的铁哥们唐尼,早就心仪这个中国女生。

“老师的鼻子比我们的大!”

是的,在认识大胡子道格拉斯之前,唐尼是唐婉的英文老师,他们仅有40天的师生交情。
“刚分到他班上第一天,我的感觉很别扭,因为习惯了过去清一色风趣随意的女教师,同是女人,志趣相投,方便也开心,女人之间互换小吃的有趣情形在哪里都一样重演,如今到了唐尼班上,总看着他扳着脸,我算知道什么是赧颜少语了!”婉儿过去跟我说过这事。

不笑,即便笑,也是稍纵即逝,眼睛总是睁的圆圆的,毫不飘忽、无比专一地看着正在跟自己说话的对象,让对方不可能不认真听和说,“但是你不用担心,他永远都不会高声说话,虽然声若洪钟,轻言细语也会余音袅袅,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要说的话送到你的耳边,他确实是做老师的好材料。”婉儿这样评价她的老师,其他的学生也如此评价他,甚至有学生说,唐尼是那间学校最好的老师。

唐尼看起来大概30多岁吧, 1.8米多高的个头,昂扬挺拔,金发碧眼,衬衣每日一换,领口与袖口总是系的很严,出现在学生面前的唐尼,看起来永远是整洁干净,因为穿一身黑的时候多一些,因此更酷。但唐婉很难适应他,钉钉卯卯冷冰冰,下了课连一个字都不多说,立马在教室里消失了,一点没有人情味。她不明白学生们除了喜欢他教学认真还喜欢他什么,想起以前每次下课可以与老师聊女人经的“幸福生活”可能一去不复返,肚子里涌上了一股莫名怨气。

“喂喂,咱们用比较级造个有趣的句子吧,老师这样要求的,”分组学习了。同组的斯里兰卡和中国学生占多数,这两个民族的人似乎幽默细胞不太多,又是一个这样严肃的老师,现在却要来做“有趣”的话题?果然大家想的头皮裂也没想出个子丑寅卯,语言又不灵光,讨论了半天还是寞寞唧唧的,唐婉是新生,自是不多说。眼看别的小组都交卷了,他们这里还是个“0”,于是大家问这个新生可有主意?

“要比较级?还要有趣?”,唐婉想了想,说:“不知道说‘老师的鼻子比我们的大’可以吗?”
听罢大家都哈哈大笑,连说“好!好啊!”,但身边的华人女生却说:“嘘—-,轻声点!不行的啊!西人很不喜欢人家拿自己的身体搞笑的哦!”“也是也是。”大家又连连点头,但又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唐婉说“算了!就说‘唐尼的鼻子比我大’,快交卷吧。”大家蔫蔫地交了差,不知老师会怎样绷着脸念他们的答卷,给他们难堪也未必哦。

每个小组的答案都马马虎虎的过去了,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作业。轮到唐婉组,唐尼照样先看了一眼答案,眼睛一愣、一亮后,迅即没有表情,然后开口念道:
“‘唐尼的鼻子比我大’”,全班哄堂大笑!唐尼依旧不笑,挨个的用眼睛搜寻“肇事者”,然后依旧轻声一字一句地问道:“ 这是谁做的?”问了俩男生都哼哼唧唧地说不是,这让唐婉想起了一篇著名的《一句话超短玄疑、侦探、色情小说》:“女王怀孕了,这是谁干的 ?!”越想越乐,便捂着嘴兀自咯咯笑了起来。

“密斯.唐,我想应该是你。”老师目光定在唐婉脸上。
“是的,唐尼老师。”唐婉也不笑,好汉做事好汉当,心里却说这下完了!
“Good job(做的不错)!”老师酷酷地定眼看了她几秒钟依旧没有表情地说。全班七八个国家的学生又一次哈哈大笑,唐尼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鼻子,脸有点红,难得的柔软了一下。

唐婉心里的一块石头算落了地。
唐尼教了十多年语言,各国新移民学生无数,没有一个学生跟他开过玩笑,但今天遇见了这个特别的华人新生,幽默漂亮,这给了他一个特别的印象。

楼梯间,那一个致命回眸!

第三天,课间休息时,唐婉因事想离开学校,便到处追着找老师请假,因为人生地不熟,不知老师会在哪间房子“登陆”?看看找不到,便想写个请假条放老师桌上,但怎么调动起自己可怜的英语词汇和谋篇布局呢 ?边琢磨着边下楼。蓦地,看见了一袭黑色迎面飘了上来,再一看是金发碧眼的老师唐尼!她吓了一跳,本来语言就有问题,刚才又太专注,这下就剩下了结结巴巴,不知该说什么了,于是扔了句:“Hi,唐尼!”便落荒而逃,整个过程,唐尼仅轻声回了句:“Hi!”
到了楼梯口间,她本能地回了头,唐尼也正回眸,他脸红了。四目对视时,他留下了一个极灿烂温馨的笑容。

唐尼觉得这个女生很有趣,第一堂课就跟自己开了个玩笑,从此课堂气氛就不“闷”了,他生性赧颜话少,却欣赏别人搞笑逗趣,有幽默感的男人太多,而这类的女人,尤其是亚洲女人就太少,因此他很喜欢这个新生的大方和机智。而今天她好像很奇怪,怎么了?跟上次完全两样嘛,怎么见了我象个小女生似地口吃、还转身就没了人?恩,有意思,很可爱!待见她匆匆走到楼梯口又慌慌回眸的窘态,更觉得这神情很美,莫名其妙,他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

或许这张脸吝啬说笑,一旦笑起来让人受宠若惊?或许这张脸回眸一笑时,居然如此英俊温馨、阳光灿烂?唐婉关闭太久的心弦轻轻被碰了一下,就象推开尘封多时的小屋,春天的晨阳透过小窗踅了进来,于是,满屋碎碎金金。

但是,老师有妻室。一切如旧,一切正常。

唐婉是半途插班生,没上多久,该学期要结业了,唐尼也要结束他的教学,转去另一间学校任教了。学生们喜欢老师,舍不得老师走,但世上哪有不散的筵席?大家就张罗开结业party,给老师买纪念品。

婉儿永远是灿烂开心的脸,开心地说,开心地笑,开心地吃,当然,还开心的给人拍照,但心里怏怏的,若有所失,但“失”了什么?什么也没失,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
“你才去没几天,同学间没有什么难舍难分,想必是你那个蟀蝈蝈老师让你心烦了?”我问。
“或许吧…其实本来没怎么样,就是师生照完相开始做游戏抽奖时,我笨的要命,什么也没有得到,
索性不玩了,跟身边的罗马尼亚女生闲聊了起来,突然她推推我,等我转过脸来,唐尼已经站在我身边,塞给我一个小礼包,说了句‘你应该努力,其实你可以拿到奖的!’便转身走了。打开一看,是个小蜡烛,不知怎么搞的,我的心乱了,因为以他的个性和为人,他能当众做这个小动作很难。

大聚餐开始了,唐婉端着盘子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想着刚对自己的新老师熟悉并有好印象,他又要走了?咳,人生如戏啊!走吧,走也好,否则这样发展下去会是什么情景?退一万步说,他是有太太的人,说别的都全是零,无意义。分开,正恰到好处。

不知何时,唐尼也端着盘子坐在了唐婉对面,几个学生围着他边吃边聊,看唐婉没说话,还是那个罗马尼亚女生端着盘子来打趣:
“Hi!大家马上要分班了,唐尼也不再教我们了,你怎么不说话happy一下?”
“不是呢,用着嘴呢,早上没吃饭,多好的中餐,我要好好享受啊!”
“我喜欢听你讲话,funny!你教我怎样用筷子吧!”
“好啊,我先问你和唐尼,”听她这样一说,几个人都转过头来,她接着说:
“我不明白,筷子那么简单又轻便好用,为什么你们白人不用,却非用麻烦又昂贵的刀叉呢??要不干脆象印度人用手抓?我觉得用刀太不安全,一不小心,‘喀哧’,没准把舌头割了或把嘴这样——割豁了…”没等说完大家全哈哈大笑了起来,大概马上要与学生分开了,唐尼也第一次摸了一下嘴笑出了声,这一历史镜头被唐婉拍了下来。

“唐尼,可以把您的email给我吗?我好把今天的照片传给你?”
“Why? not?”唐尼爽快地应着。我说,你啊大磁碗,难怪大胡子说你tricky,哼哼,你够刁!她反问我:我刁什么了?哈,你自己清楚啊!不露声色地就得到了唐尼的联系方式,不是tricky是什么?说谁呢?我可没你那么tricky。

唐尼想了想,便把自己的email用粉笔大大地书写在黑板上,唐婉对他的印象越发好,她喜欢这种做事光明磊落、而不啰啰嗦嗦的男人。

(谢谢您喜欢看,下期见!)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