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诗如歌,一个女人的四边恋情(17)

晚饭前,道格拉斯电话里给了唐尼一个惊喜:

“猜,谁来了?”

“谁??”

“婉!”

“真的?”

“为什么不?”

“我好意外!”

“我想也是,晚饭后我们来你家喝咖啡,可以?”

“为什么不?快来!说好了,7点半。”

“没问题。”

腼腆的道格拉斯满脸写满幸福,因为40年啊,终于有这样一天,他可以与一个美丽的中国女子十指相扣出现在老朋友、也是30多年的老邻居唐尼的家了。

“唐尼刚才又来电话,你们6:30就可以去了。”不一会老父亲又来告诉儿子,道格拉斯连说“好好好!”唐婉却十之七八猜出了唐尼的心思,他想尽快见到自己,这让她又甜又涩。

自从唐尼介绍她认识了道格拉斯,她就不许自己再去想他,她知道因为老道的原因,她会再见到唐尼,但不想太早,既然不能相爱,那就尽量拉开距离吧,这毕竟是一个最完美的结局,化暧昧为情谊,为长长久久的情谊,这其中的火候要把握的合适却是个大学问,她最最担心的是因为自己介于两个男人之间,如果破坏了他们35年的君子之交,“那真是作孽啊,”她说,我告诉她:“那你一定要拎的清,这个核枢纽,可是握在你老人家手里哈!你可要手下留情哦。”

唐婉就是唐婉,她的最大特点就是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梳理情绪,于是,喜气洋洋过大年,以唐尼学生的身份,跟着老道去唐尼老师家拜年不是很得体?

两家相距不到10分钟步行,转眼既是。

大凡出门,老道婉儿必是十指相扣,但此番快到唐尼家门口时,婉儿借故抽出了手,她不希望唐尼看见他们捉手亲昵的神态。开门的是一前一后两个人,一个不熟悉,但紧随后面的大高个远远地东张西望,一看就是唐尼。

“本伯顿夫人,您好!”这是35年来道格拉斯对唐尼母亲不变的尊称,故,每每听说老道要来,老人自是先到门口迎接/拥抱他,即便现在有病在身,行动颇不便也从不改变,大概这让老人想起了英国,想起了雾都伦敦,从他们家客厅挂的老照片就可看的出,那时,老人是英国英姿飒爽的女军人,战地护士。见我在欣赏她的照片,果然,不一会,老人拿着顶照片里的船形军帽,从她的卧室里出来,颤颤巍巍地戴在头上,那一刻,穿着碎花裙的老人可爱的像个孩子!“这老人/小孩,很多时候真是没区别啊!”大家都抢着上去拥抱她。

唐尼那欢天喜地的妻

她活泼健谈,金发闭眼、高头大马,要抱着孩子,还要照顾满屋乱窜的大儿子,但仍然掂着老道的这个中国女友,她很惊奇他们之间语言有障碍,自己这个自恃甚高的老邻居,总象个半仙似的不食人间烟火,连“女人”这个词都几乎不提起,现在却有这么好的女人出现在身边,看起来他们心心相印?是爱情奇妙,还是上帝有助?她盛赞婉儿,还说婉儿有口福,可以品尝唐尼亲手做的草莓酸乳蛋糕,这是他的拿手戏,可惜平时没时间,今天偶然做了,又赶上学生来了!真是皆大欢喜!

“请你们多多的夸、多多的来,他就会多多的做!”唐妻美滋滋地说。

“是,我会,但要累死我的老师,他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做蛋糕,哈哈!”

“但他情愿!为了他漂亮的太太和学生嘛!”道格拉斯在一旁凑趣。

“其实是为了他美丽的妻!来,给你照张像,就抱着孩子这个样,多好!”婉儿建议。

“什么?我还美丽?恐怖才对!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多难看啊!”唐妻极风趣,反应也敏捷,因为英文里“beautiful(美丽的)”与“fearful(可怕的)”发音近似,听起来就很搞笑。

即便在自己家,唐尼也是缄言少语,偶尔会厚道的笑笑,但他的大眼睛永远在专注认真地看着正在说话的人。唐尼妻率性质朴,问起丈夫唐尼是如何在学校授课时,唐婉便绘声绘色地讲述了那个“这是谁的作业?‘老师的鼻子比我的大’?”的课堂笑话,满屋人哄堂大笑,唐尼仍旧不说话,捂着嘴“呵呵”地摇头轻笑,但脸红了。

“没有人会在他面前乱说,当初我和几个女孩子就是喜欢他这个样子!”唐妻大胆夸夫,很让婉儿钦羡,中国人结婚后有几个会当面盛赞自己的另一位呢?其实,唐婉心仪唐尼最直接的愿原因也与唐妻同,这让她的心有点丝丝的疼,因为她是万没有资格这样赞美唐尼的,不觉间,自家就觉得没有底气,在这个女人面前矮了半头。也就须臾,她又呵斥自己:你在想什么呢?她为自己荒唐的念头而脸红,她不敢看唐尼,但目光还是与唐尼擦“肩”而过,他也柔柔地看着唐婉,机敏的唐婉便也以微笑环视各位,因为大家坐得太近了,当唐尼问唐婉是去客厅坐还是围着小吧台坐时,她选择了后者。

 

信吗?唐尼是摇滚乐手!

她问可否参观老师的书房?“当然!”大家几乎异口同声。

书房的半壁江山是教育、哲学、社会科学类的书和写字台,唐尼毕业于滑铁卢大学,与众不同的是,写字台上摆着一套大音响!旁边有无数的CD,最令人瞠目的是,书桌旁还立着一个精致的小酒柜,这一切,使他的书房顶天立地。这就是那个不言不语的英语老师唐尼的私人生活,难以置信。

“婉,不要以为你的老师很安静,来来,你应该再去参观他的地下室!”老道孩子般地说。

“简直―――简直……,就两个字:震撼!”婉儿事后这样告诉我。

原来唐尼的地下室活脱脱一个摇滚乐厅!他酷爱打击乐,得闲方便时,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敲打各式乐器,把整幢房子轰它个天翻地覆!他自己则如醉如痴,享受金属乐带给他的冲击力和震撼感。

“来来来,看看你的老师当年的样子吧!”唐妻推波助澜地把婉儿带回客间,再打开VCD.

画面里,是一个有各国乐手在台上演出的摇滚乐场面,台上腾云驾雾,如醉如痴,坐在后排中央的打击乐手正是唐尼!只是他的发型不是我们看见的摇滚乐手流行的酷酷时尚的怪发,他永远保持着gentleman 的发型,使得他看起来依旧斯文,没有长发在额前脑后飘荡翻飞,只是他目光如炬,手脚敏捷,那时的他,脸上透着十足的学生气,与他摇滚乐手的身份很不相称,但他喜欢。

“没错,那是十年前在亚洲的随团演出。”一旁的唐尼静静地说。

(未完,待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