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诗如歌,一个女人的四边恋情(21)

“卧薪尝胆”?钦佩,却不做

因病休在家,多时没有接戏,手头甚紧,捉襟见肘,住在父母家,每月也分文不能少,交足房租水电和伙食费,但别以为他就会姑息迁就去随便找份事做弄点钱。我们也可以认为他五大三粗,随便做点什么都能把自己养活的滋滋润润,但他坚决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钦佩中国人的“卧薪尝胆”,但不会去做。

每年夏天朋友生意忙不过来,他会过去帮忙搞建筑设计和装修,惬意的很,乐此不疲;而六年前,帮过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搞编导,一个月,两个月……快一年了,人家没给他一文钱,他也不会开口要,那朋友也就一直装傻,亲友忿忿不平,他却耸耸肩:抬头,看,上帝知道。

他不喜欢唐婉说一个俗字,要婉儿做gentlewoman(贵妇人),即便现在没有钱,也断不能去低档店买廉价品,他甚至不让唐婉去那里探头;帐单上早已赤字,上千的西服和皮鞋却有好几套,一副眼镜也要1000,还拉着婉儿想给她买,她怎肯?

他是书痴,唯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去书店买书,而非去图书馆借书,说图书馆的书都是过时的,不会有新书,不想浪费时间,有那时间我会去散散步。在书店见了喜欢的书再贵也买,不论价钱,回家一看5个小时。情人节了,他喜滋滋地给婉儿送来了一条200多块的珍珠项链,光包装盒就里外三层,回头还领婉儿去那商店看,问她还喜欢什么,他好记住,下次买给她。这让婉儿又疼又气,他囊中羞涩,每月的花销预算精确到个位,却到多伦多最昂贵的商店买首饰,疯子嘛。

“那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唐婉问。

“干本行,回好莱坞做演员,或者开书店,自己可以边卖边看,也可以开个高档男装店,实在不行,去那些地方先做售货员倒可以考虑。“

“那如果这些行当暂时做不成呢?“

“那就跟从前一样等机会,在家过俭朴、读书的日子。“

好容易有家名牌男装店和图书馆,看中了他的品味气质和学问,但人家要工作经验,他哪里有?站久了还头晕,所以不了了之。他很气愤,经验是积累的,而天赋是积累的吗?便告诉唐婉,“看了么?你的英文好不好并不是主要问题,你是中国人还是Canadian并不要紧……这个社会是个庸俗、无聊、冷漠的社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好。”

婉儿说,别抱怨,你可以在家学点电脑常识备用啊,这是office工作必须的。他说,互联网满是罪恶,所有的垃圾全往里面倒,还消耗人大量的宝贵时间和健康,不学也罢,“人类聪明到了极至,这个地球也快要毁灭了,等着看吧。”他至今不会上网,不会发传真,你告诉他”@”他就写”at”,没有Email.如果有,是婉儿给他申请的,一次没用过,似乎也不准备用。

他承认自己是stubborn(顽固的),虽然不情愿,因为他太“高”,高到不属于这个世界。作为一个演员,自然希望有一天成为大明星,他还希望能在大学讲堂教哲学、宗教和表演艺术,尽管他大学哲学心理学的课程只念了一年便愤而辞学,全部课程,包括美学/宗教都是自己在家完成的,无师自通。他说,如果有钱,他要让婉儿过她最想过的日子,到湖边、海边为她买栋漂亮的小房子,白色的钢琴,上午买菜,下午读书,晚上给他做顿美食;他要给自己买辆最喜欢的“奥迪”,还会带着她去旅行:欧洲,加勒比海,以色列,还有那些当年耶稣和12使徒诞生和走过的地方……

 

走,跟鬼佬狠狠地吵架去!

“这些都无可厚非,谁没有自己的梦呢?但他的梦高到离谱!”婉儿曾哭笑不得地告诉我:他最大的梦想,其实是做一个先知或使徒!他相信“轮回”,他甚至认为自己是早年以色列使徒期的“James”轮回了,那个基督徒受逼迫期间被处锯刑的“小雅各布”,是他历经万苦把福音传到埃及。他认为自己就是现代的六翼天使,来人间是为上帝铺路,他认为这个肮脏、罪恶的世界不属于他,没人接纳他,明白他,懂他,只有上帝。他现在生病、遭罪、受苦是必得的,应当承受的,言外之意,也有连婉儿都不理解他的怨气。

“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人,不是圣徒!”婉儿对他喊。

“如果我是人,如果真如人所说,我这么好,那么棒,那么为什么我到如今一事无成,还久病缠身?上帝为什么处处关门不给我机会?”

“不能怪上帝不给你机会,或者上帝给过你机会,你自己并不觉得那是机会。”

“不,我只是觉得每个人来这个世界上使命不同。”

“对,你是使徒,”婉儿揶揄他,“那你为什么沉浸在‘失败’的情愫里难以自拔?你说过的:当年12使徒放下他们所有的财产、也就是世人认为的‘成功’跟随分文没有的拿撒勒人耶稣,那你要‘成功’和‘机会’有什么意义?”

“所以……my goodness! 婉,其实,你根本就没懂,并且——”道格拉斯生气了,婉儿的夹生饭英语只有他懂,但他的意思,她似是而非的“猜”完后,便按着自己的理解来理解和反驳他。

“请别打断我,”婉儿情绪激动,“其实,你根本没有失败过,你只是觉得自己‘失败’了,所以,你没有勇气再爬起来,却总找各样的借口!”

“是的,你认为我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象华尔街的流浪汉,对么?”聪敏的道格拉斯又抢过话来。

“其实你根本就不想成功,因为你已经习惯于‘失败’,你也说过:‘失败是一种习惯’,哈,太对了!我还给你这句话。”

“婉,你,简直就是stubborn(顽固)!”老道第一次对唐婉发怒,旋即又克制住:

“亲爱的,对不起,最近我…情绪很不好,我感到很大的压力,你知这压力从何而来?”

“知道,我。”婉儿立马接茬。

“……”.老道一时语噎,半晌才又忧伤的说:

“从我认识你,就觉得你是上帝派来的,聪敏,可爱,懂事,温暖……请原谅,我一直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只有在你面前才知道:哦,我是我自己……”婉儿这才觉得自己实在太不依不饶,但又觉得自己太想表达点什么了,便喏喏地说:

“其实,我觉得是你太逼迫你自己,想的那么高,却埋怨上帝不给你机会,知道么?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伤害我们自己……”.

“咳,不知为什么,有时我觉得自己象海明威。”

“if people have too much knowledge, some times,it can be an encumbrances for

themselves(一个人如果太有学问,有时这反会成为他的障碍)。”婉儿的嘴,又

“嘟嘟……”地射出去了一连串的词。

 

“哈哈,大磁碗,你真是太能干啦!连这样伟大的句子也会说!终于知道怎么学英语

才来得快啦!寻找一切机会跟鬼佬吵架去!但我怀疑,你…能说准这个句子??”我斜

睨着她。

“哼,不信拉倒,狗眼看人低。”她不肯说,最后憋不住我挤兑她,只好摊牌:

“还不是他现教我的。”

“啊?什么什么??哈哈哈!太逗了,一边吵架还一边教你用英语去挖苦他自己??

麻烦你秀给我看看,他是怎样教你的好不好哇?哈哈――”

笑归笑,私下里,不由你不对道格拉斯油然起敬,没有绅士风范的男人断做不出这事。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