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美– 我的姐妹 我的挚友 我的老板

认识她因了一本《圣经》。
前年七月某日,我在教堂做义工,陈丽琼传道送来一本《圣经》:“不知是谁遗忘在咱们教堂里了,麻烦你依这上面的电话号码联系一下?”打开一看,确实,底页上工工整整地写上了联系方式和两个电话号码,看笔体应该是个有年纪的人,好像他(她)料到自己会遗失这本《圣经》似的,果然今天派上了用场。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估计是老人的女儿或儿媳什么的。她称他们家从没有人掉过圣经,也从来没有到过任何国语华人教会,但她家是基督徒不假。这事就蹊跷了,因为上面明明写着有关她家的一切联系方式么!它又怎么到“国语华基教会”来的呢?心里正纳闷,须臾,她开车来了。
娇小精致,齐耳短发,带着金丝眼镜,斯文得很,有着两湖人的口音,赧颜,像个小姑娘般出现在我面前,一看就有过高等教育背景、家境不错,但她憔悴的脸色却告诉我她已不年轻,眼眶发青,面部有蝶斑……我不会见个人都如此详细地盯着人家看个明白,但我好像有点特异功能,能在瞬间像照相机般记录对方的主要特点。
原来这本《圣经》是她公公的,老人是基督徒,但回印度已经多时,他家其他人没有宗教信仰,即便有也不懂汉语,当然就不会到华人教堂来,因此,这本《圣经》遗失后又被找到,真是奇妙之事。我这人对跷蹊事有种不折不挠追到底的顽童冲动,更何况源出《圣经》?
果然牵出了一段伤情故事,她名叫崇美,与夫君双方家都是世袭牙医,且是名医望族,她辗转各国学习牙医,已是博士。结婚十多年的她,夫妻感情向笃,夫君是她大学同窗,也是自己的崇拜者……她以自己的优雅气质和当年最高的学业成绩获得这帅哥的青睐。但半年前情变,他犯了天下痴情种俱有的毛病,舍家撇业,不知去向、寥无音讯已经半年,经营多年,声名甚好的一个家庭牙医office似要搁浅。
面对突然的变故,娇小的她,一下从扎实、安宁的世界堕入虚飘、迷离、不敢相信事实的日子,从上大学到今天,曾几何时,他们两人分开过呢?苦撑着人去楼空的家和诊所,想避开不想他都难,因为处处不想处处想!哪里没有留存他的影子?然倔强的性格使她闭口不语,在她的病人看来,男医生仅仅是出远门“深造”去了,office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此时我发现她镜片后面的眼蒙上了薄雾,她后来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你我就忍不住想哭。这是我唯一一次看见她扑簌的眼泪,在教堂。
半年来她白天过人的日子,晚上过“鬼”的日子,她苦苦地问上帝,那个善良、热情、睿智、幽默的医生,那个跟自己去过那么多国家、一起读书、一起成长、经历了很多艰难、把自己当小姑娘的男人,突然在一个早上只拿走几件衣服,怎么会毫无迹象、说走就走扔下她不管了?他身上没有一分钱啊,银行帐户也丝毫没动,天这么冷,日子怎么过?是什么魔力让他有如此勇气坚决离家?她不相信,她天天祷告,问上帝怎么会这样?你为何要如此砺炼我?你想要我做什么?没有先生的日子我怎么承受得起?
两个女人在教堂的office里站着聊了近2个小时后,我告诉他:
“相信我,他会回来的。”
“什么时候?”
“今年过年。”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
“你怎知?”
“哈哈,你不觉得这本《圣经》掉的蹊跷?不是它你我怎相识?”
“哇,是哎——!”她终于笑了:
“如果先生回来,我第一个通知你。”
对老实本分的崇美来说,这个男人是她的初恋,也是她唯一的男人,这时的她能紧紧抓住的是上帝给她的话:赦免他的罪吧,因为他所做的他自己不晓得。
从此,我们成了挚友,常常她会半夜打电话来,但凡她的声音喑哑我就知道,她又伤心或生病了。她的故事,她的想念,她的疑问,她的愤慨,还有她的牵挂大都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所有的亲友,甚至他夫家姑姑、叔叔都站在她这边,大家都说那个负情郎走得越远越好,她在美国弗罗里达的闺中密友甚至专门跑来告诉她:“崇美,离,坚决离!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不可以心软啊!”她说:“Rachel(我的英文名)啊,只有你告诉我,他会回来,会回头,I think so。”
跟她讲“越鸟巢南枝,狐死必守丘”,她似懂非懂,但她信赖我,我知道这其中重要的成份是我的分析和判断符合她的心意和期待,她不愿意自己的梦醒过来。暗想:咳,可怜、痴情的女人哦,如我,我们是永远竖不起来的藤啊——顽强、坚韧,心甘情愿地守着一份对树的盼望和眷恋。那时我还没有见过她的诊所,说心里话,我有点不相信这弱小的女子竟然会经营门面不小的office?因为她是如此单纯、透明。
我告诉她,或许你的人生太惬意、顺畅,没经历过什么苦难,你对你的丈夫太依赖,上帝要让你尝点苦头?她没来过中国,也不懂“天将降大任于斯,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哲理。我就告诉她,上帝要磨练我们,否则以后的路容易被吹断、晒死和枯干,有支歌叫“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你听过么?她说没听过,我说那好,你这样:要多比比你身边的人和大陆来的新移民,你今天的成就是多少人的梦想?这甚至是他们一辈子也实现不了的梦,比如我两手空空,孑然一人,何时才能在加拿大过上你这样安宁、自我的物质生活?更有自己热爱的事业?还能让这么多人在你的office找到工作、分享你的成就?而你从来就没有给别人打过工,甚至在你爸爸那里都没有过!你的人生道路太顺畅如意了,你应该感激苦难,以后才会体味生活的甘甜。也难怪,现在一下子家里家外的那么多大事小情落在你一个人头上,你一个小女子怎能承担的了?但是,或许这正是一个考验才华和能力的机会呢?你应该感谢上帝啊!为什么要落在一个“情”里难以自拔?你让他去疯、去狂吧,在没有他的地方你学会坚强,“恒久忍耐”才是大爱呢!崇美孩子般地忙接过我的话头:
“对对对,上帝是这样讲的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先生离家的这一年里,她的诊所没有了支柱,主力医生少了一个,但这只小船不仅没有搁浅,客人反而翻倍,皆因她精湛的技艺和勤奋认真的工作、亲和的人缘,加上她设计的粉色、轻松、略有孩童趣味的就诊环境,各国病人对她好评如潮!她的诊所里没有病人送她的锦旗、牌匾之类,却大到鲜花、名酒、雕塑,小到包子、快餐、贺卡,病人的心意全在里面了。
期待回归的日子,她学会了开车,并且车技超棒,无论怎样难泊的车,她都是一把方向盘到位。不过,没方向、爱迷路似我,要不我们俩怎么会缘遇?常常两个人一起找不到要去的地方,转来转去,南辕北辙,连Scarborough都转不出去,我俩就打赌应该怎么怎么走,“哈哈…..”大笑过后她常常调侃说:“等你会开车了肯定也要迷路,肯定!但没关系啊,开错了怕什么?多打一把方向盘而已!”——经典啊,崇美!人生的道路不也是如此么?
前年底快过年时,我突然在半夜接到了她的电话:“哇喔—-你怎么测得那么准啊?他真的回来了!昨晚,我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未完,接看下期。)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