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心里有点烦

内容一:
关于何以更名“徐曼小窗”:
“徐曼心语”从今天起更名“徐曼小窗”。
原“徐曼心语”,听来、写来甚是润心润目(请原谅,我真的如是想。)本栏目系摸索前行,昨日天热,拉开纱窗,顿觉春风拂面,忽联想“心语”面略窄,似总在陋屋自说自话,若开启一扇小窗,岂非可以空气对流?何苦要作茧自缚?要说要写的东西,每日里汹涌而来,故“小窗”较妥,写自己,看别人,远近高低全有啦!您说呢?


最近心里有点烦 

徐曼

    凡人俗事多,近日心情颇为不爽。
先是前几天给国内亲戚借口拜年,其实是想知道前几期提到的我那些宝贝“儿子”们的下落,许多读者也愿闻其详,无以答复,因为我也不知道。
大毛毛私奔五年了,不提也罢,但duadua和猫老白的去向出国以后从不敢问,既然交托与人,再细问便是无趣,此番“拜年”水落石出:duadua被胞弟转送去了乡下看家护院;猫老白听说被转送给亲友家的公司看仓库去了。想想这两个被我惯坏了的家伙,一个像张大饼子般的脸,一个少尾瘸腿,居然也能看家护院了?原本白如银丝的皮毛是别指望了,更别想它们半夜会偷偷赖在我的床上睡懒觉了,但天寒地冻,夜半时分,何处是它们安身取暖的窝?猫老白可怜它真是命苦,虽出身名门,有生以来却换了无数主子,不知到底要漂泊到何时?想当初把它解救到我家前,每天被栓在茅坑里守厕所、脖子被栓得变了形的光景,4年起它拖着烂腿“冒死回家历险记”(见本报第5期“徐曼心语”),又知晓现东家断不是个爱宠物的人儿,那丝丝缕缕的痛便来了……
再是托付国内胞弟代管的银行存折、股票票据、密码等直接相关银子的事,全部丢失!至今未果。徐曼非富家女子,虽无家财万贯和诸多细软,但毕竟破家值万金,也是尚存国内的所有家当……不埋怨弟弟的粗心是假的,想我曾那么疼他护他帮他,现在却……轻轻地扣下了他的电话,过年连电话都懒得往国内打了。
屋漏偏遇连天雨,一个旧友在自己的公司给了我一份part time工,不错,我还指望它补贴点自己的家用呢。十几个工作日下来,心苦、辛苦不必说,但他食言,原先的承诺付诸东流,毫不顾念我曾力助于他,有种上当的感觉。现时甚懒于与人相争,进退维谷,落得个憋气。
恼,烦,泪。
昨夜难眠,打开床头柜时看见了一个红包,是前些日子参加一个party分得的,忘了打开。没有钱,不是金元宝,是一张小卡片,上书《圣经.》语:“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永不止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是盼望,凡事忍耐。”板结的心顿觉温润。咳,一直以为自己气量还行,却原本都是些小家子气,大爱无涯,付出就当甘心,就没这多烦恼。
乡下的条件是差点,但那个调皮任性、当真狗咬耗子的小duadua再也不挑食了,据说包子、馒头吃得香着呢,新东家的农家大院,听说东西长近30米,还有个大狼狗做伴,哥俩每日里满院、满村疯跑不是开心?电话里那农民憨实的语气应该放心。
猫老白详情不明,难以想象它现在“全副武装”在新东家那仓库里“重操旧业”是副啥光景?因为它不仅短了半截尾巴,前爪也被老鼠夹断了半根,再不是“当年牙齿硬如钢,生吃耗子不用刀”的好光景,可还承担得起看家护院的大任?但,谁说我这不是庸人自扰?谁说宠物天生就是宠物?谁知道宠物们心里想的什么?说不定人家早就盼着到老了终于可以这样自由自在、自食其力的生活。囚在家里,锦衣玉食,说不定还满怀愤懑呢!人家是“动—物”嘛!原本人类是自做多情,生是惯出了动物们的坏毛病,还人家动物的本来习性或许是真正的大爱和人类应有的心襟?
胞弟遗失了所有票据、密码,其懊恼可想而知,发生的已然发生,再抱怨伤神徒劳不说,
反突兀了自己的小气,疼过、护过他就应该怎么样怎么样了?谁说忍耐、体谅不也是爱呢?那份part time工不做也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啊!想找份很适意的工作当下怕不是太容易,但能找份养活自己的工,先在加拿大定居下来怕不会难到哪里去!即便留在原公司,相信、包容、忍耐则是聪明,更是大气。再,换位思维,自己如果当了老板,情况又会怎样?   本栏目开篇时我说过一句悟语:“原本恩情”,做人应该对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存感恩的心。
谁说这不是上帝在练就一颗忍耐的心,以成就永不止息的博爱、大爱,从而心襟宽广,原谅生活曾经给予我们的伤心、伤感和伤害?从而让平凡的日子过得有趣和relax一些?
最近很喜欢琢磨《圣经-八福》里的一句话:“清心的人有福了!”想:大凡不安、难眠时,必是有太多的欲和不清的心,清心的人真是有福气,但谁不想让自己变的清心?又怎样才可以拥有这等福气呢??或许对发生的事多一些感恩和爱,就可以清心些吧?再说了,中国的老话不是也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
庸人自扰,洗洗,睡了!

回音壁

多市读者邓咏梅来信:
一个不经意,看了您的第一期“徐曼心语.原本恩情”, 让我非常感动,怎样的人儿,才能拥有原谅感恩的情怀去面对发生在身边的所有公与不公?看后深感惭愧,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有点儿恼我的母亲,因为从小就认为她偏心眼爱我弟.长大后虽然各自成家,但母亲仍然重男轻女。当然,对母亲的孝顺我不敢少,但多年来在我心深处总有一道坎过不去,看了您的文章后让我心胸豁然开朗, 是啊,“感谢父母赐我名姓” ,我们的身体、发、肤皆来自于母亲啊——这世上最亲爱的人,感谢她的养育之恩这才是做人之根本. 心存感恩还有什么不可以原谅、不可以看开呢?
多市读者晨钟近日来信:
徐曼:说两句你的心语——
1. 《我的猫儿狗儿们》—看得开,那狗儿子走后,想到天下无不散的席;
2.《写给老房东的信》—吃了亏不计帐,但心里明白.;
3.《一个人的平安夜》—要想年轻多寿,永远对生活的态度、对情感的触觉停留在17岁的花季!


ESL学生李飞扬来电警告徐曼:
我觉得这类文章不是很好写,因为很容易专注到自我,一个人固然心境有起伏,但如果只从自我出发,经历和变化终是有限,还是要扩大组稿范围,否则很快你就写不出来了。

国内读者邢玉来信:
写人写己只是个人称问题,即便是写自己又何妨?“我”的故事就是“我”对生活,对人生的切身感悟,能给读者带来借鉴,能关注“我”随时发生的事和感触,很生动也有趣。我喜欢土特产的原创,坚决反对抄袭!只要不是抄袭,只要是捧着诚挚的心写的,就是好文章,何况作者讲了那么多让我们捧腹大笑的趣事。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