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加拿大学车记 (上)

11.10.2005.
今天是到加拿大来第一天为考G2驾驶牌而学车。
上车前满脑子想:加拿大跟国内的教练有啥不同?又是怎么个学法?因为我的驾照是在国内驾校正经八本给教练递水、擦车考出来的,估计25小时的理论、10小时实习应该问题不大?但当年老梁教练见了我直摇头哭笑不得的样子,现在想起来仍旧让我没自信:“我真拿你没办法,如果你不是个女的,如果你是个年轻10岁的小子,看我不把你的腿栓在离合器上,要不就踹你几脚……”,咳,没办法,我这人实在是不必要的胆小已经到了愚蠢的地步,你爱信不信。
换了三次的教练如约在早8点准时来接我,也在9:30整到了下一个学员家门口接她,90分钟分毫不差,好,我喜欢守时的人。之所以两天换了三个教练,断不是我这人难伺候,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港台方言让我在电话里听起来都很吃力,所以不等见面我只好换了。
我极不喜欢开车,怕,因为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亲眼看见本单位一个女司机,一脚刹车却踩到了油门上,愣是把一个行人碾的脑浆涂地有2米远,从此这个印象抹不去。说是有驾照,其实只是为了减轻在国外学开车的压力、能把车挪走而已,又3年没摸车,所以我这个在练车场学出来的毛脚司机,乍一摸车,心里真真发毛:如果踩错了刹车,这一脚下去踩到了油门上,天啊,还不一头扎进安大略湖去??教练第一眼看见我就停下了车,连话都没说就让我坐在主驾坐上。
“教练,您这……这是干什么啊??”天津口音的教练说:“问你啊,你来干吗了?你交了学费不是来学车的么??”也是,那就上吧,真是硬着头皮啊,抬头但见满大街车流如飞,吓的倒抽凉气,哆嗦着嗓音请求教练:“这里的车太…..太多,速度好象也太快、太吓人。我们是不是…去个没人的地方练呢?比如 parking、学校操场什么的?这样的地方,这里反正到处都是,等我熟练了再上路练习应该不迟啊。”但教练告诉我,这里不是中国,所有的司机都是从怎样打方向盘开始就在车流里滚打出来的,他们一旦拿到G2驾照,就是正经八本可以到处奔跑的的加拿大司机。
我这人永远对未知的东西满怀好奇、乐于尝试,唯对机械、速度、数据、方向之类的理工玩意儿,有天生的笨拙、胆怯、不自信,或许因此,当初我在国内学车时的小师弟们都叫我“迷糊姐姐”。迷糊就迷糊呗,那么明白干吗?但每晚都踩着我那“冤家”的平脚板当塌板,半夜做梦还把他当踏板踢过:“刹车、油门、离合器”地说着梦话,“冤家”笑话我只有学车时最乖、最傻、最老实,我想他可能没说出:还最可爱?
90分钟的车学下来,教练夸我:“还行啊,有基础的就是不一样嘛,游泳健将3年不下水,真游起来健将就是健将,就是不一样。”我不是三岁的娃儿,才不信他呢,一路上看他多少冷面孔就知道自己有多差,教练这会儿是不想或舍不得打击我罢了,但我有什么脾气呢?那么多站都站不稳的西人白发老太太都把车开的“滋儿滋儿”满街跑,我怎么就那么没用呢?上!

11.27.2005.
收车回来半天了,仍呆坐着,你说我这人怎么那么蠢呢? 我自责着.
今天第三次摸车,“看镜打灯看盲点”,教练虎着脸命令:“you can go!”,一个激灵,左脚无论怎样也踩不到离合器了?!你说急不急??最后索性弯下腰去找离合!教练很奇怪:“喂,你在干什么呢?”我不理他,摸索了半天,左脚下面怎么什么也没有啊?这个破车!太奇怪了,那离合器呢?教练也犯了迷糊:或许她丢了戒指什么的吧?要不她那么认真干什么?待听到我是在找离合器时,他啼笑皆非地把头扭向窗外:“你看加拿大谁家的车有离合器了?一个礼拜没摸车就全忘了?”我恍然大悟,赧颜。
但心想,谁让你刚才那么凶巴巴的样子?我会开车的话还要90分钟35元请你来教?但自己刚才就是在他眼皮底下去弯腰摸离合器了,还有什么的说?忙连声道歉:”Sorry,I’m sorry!”此时想来还是忍俊不禁,但愿我那启蒙的老梁教练别看见上面这些胡云.

12.12.2005.
刚学车找离合器还情有可原,正看我文字的你,猜猜,我还干了什么好事?
哈哈,无独有偶。在车练的比较让教练的脸色nice一点、行车的曲线也变得有点弧线后,今天我又惹得他老人家的脸色几乎变成了猪肝色!在练习变左线时,我顺利滑过去了,但速度却减了下来,教练命令:“加油!减速干什么?加油。”不知为什么,我这个“老”司机突然慌了神,一脚下去踩油门,却怎么也踩不到油门!如此刹车-油门、刹车-油门的试探了半天,亏得上帝保佑我当时两边无过往车辆,我马马乎乎地找到了油门,教练帮我把车开到了安全地带,我的心跳的那个疼啊!不顾教练会笑话或莫名其妙,非得弯腰去看看那油门到底藏哪里去了??关键时刻为什么找不到?又觉得我的鞋可能有问题,考试时,是否应该光脚考会有点感觉?
教练差点气昏过去,我装的看不见,但听见了教练深深叹了口气,我所有的自信又没了,觉得特对不起他,白教了。我也觉得连自己都对不住,因为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单位且工作了10多年的地方正是交通运输局!常年累月跟司机和汽车,当然还有肇事通报打交道,当年跟我一起参加工作的小师妹们,车都摸坏了几部,我自己这厢,到今天连油门刹车都分不清!真真丢脸啊 ,当年的梁教练要是听说这事,还不悔的肠青?或许当年那个播音员女孩成天抱着麦克风:“安全行车千万里,出事就在一二米!”“多拉快跑、礼让三先…”,沉淀在记忆里的只有片片不悦的灰色回忆挥之不去?

12.25.2005.
完成了全科25个小时的理论和10个小时的实际操练后,我又换了教练,不是因为他教的不好,恰恰因为他太严肃、认真了。他说,你们不能把我当教练,而要把我当考官,这样你就不会马马乎乎。说的也是,但每每一场车练下来,累的心疼脖子酸,我感到太紧张了,换人如磨刀,换个教练未必是坏事。但我仍然感谢他严格的教导,是他带我走过了新手最难克服的困境,往前的路要轻省的多。
新教头是“大个李”,光头教练,匪头匪气,但不匪脸,细腻热肠且有国内本专业硕士学历,蛮好,我这样差劲的学生或许就要这样的教练来带.
李教头虽相貌粗悍,气势压人,但爱脸红且极其风趣幽默,先是边教车边得意地显摆他有5个儿女,我们夸他不过40光景,真能干,师弟干脆说他是支特别能战斗的部队!笑坏了大家,他马上说等有机会好好坐下来听他声讨一下他那”万恶的老婆”,6年前怎么样怎么样的把他从深圳”挟持”到了这里,让他又多了一双儿女添累不说,还变成了这般大块头,扮坏蛋都不要化妆,害的他老情人太远联系不上,新的又看不上他,说完一拍脑额:”我靠,害的老子青黄不接啊!””哈哈…!”大家笑倒,”还笑?先学好你们的车吧, 回头有空再听我控诉那万恶的老婆吧,”于是,又回到了”看镜打灯看盲点”、”红灯右转第一人” 、”车灯人车灯人”……

1.5.2006.
果然是土匪教练,跟他的车第二次就让我上了401高速!他要我放下所有的思维,”just relax! Right?”是的 ,我只有相信他,不,相信自己,练了20个小时了,早晚都要见公婆的,有教练在,何惧之有?况且已没有退路,因为发现已经上了401公路,不上也得上,便轻轻瞌了瞌眼,暗暗祷告求神保守.
平生第一次以时速120公里的速度在千军万马奔腾不息的高速路上飞!我根本不敢看自己旁边的车辆,大概并列行驶的有七八辆车吧?全都呼呼生风地从自己车边如飞而前, ”看远!不用怕,看着你要去的方向!” 不知为什么,这时想起美国的邹丽霞姐姐,她8年前从德克萨斯写给我的一封信提及这事,但人家不是学车,是第一次独自驾驶在8车道的高速上的感觉,当时她想哭,8个月前的自己还在烟台山海滨,做梦也没想到, 8个月后的今天,自己刚来几个月,也可以像个男人似的与各种肤色的人一起,奔驰在北美千军万马并趋齐驾的高速公路上? 她还告诉我,因为不识英语,在高速路上找不到下高速的路牌而”一往直前”了近一个小时,下了高速第一件事就是给国内的老公打电话,不知是心有余悸还是为自己的第一次而感激万分? 曾经在海军歌舞团拉大提琴的姐姐,在电话里她涕泪交加!如今的我在演绎着姐姐的彼情彼景,怎不感慨万分?
“开的很好,如果安全请你变条左线.”……” 如果安全请你变回右线.”……”提速,快,快!好!” “在安全的情况下你要保证速度!”完成了这些动作,他在一旁狠狠地为我鼓了两掌.很奇怪,整个过程我比较放松,万万想不到,我的第一次竟会在如此猝不及防的心理状态下完成的出乎意料的好!为此,我感谢你,我的光头教练李洪!你教会了我什么是胆量,什么是速度,从那以后,我不再惧怕.
“啊呀,我的姐姐啊,你可知道,兄弟我可是提着脑袋陪您练哪!”一下了高速,李教头又恢复了原形.

.故事未完,且听下篇.

题后话:
本篇没发完前, 先告诉你个大好消息:迷糊徐曼的driver licence 大考试,已经在昨天_—–也就是1.21.下午考过啦! 记住饿,我可是说的”考–过–了” .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