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 “留学”记 (上)

题前话:
写完了《迷糊“学车记”》,反正也被考官“废”了,我可不能让考官那难看的脸一直影响我可爱的情绪,索性放一放,写点迷糊“留学”的盛事,迷糊就迷糊个痛快吧,哈!写完了再去考车,没准结果会不一样呢!
没能参加去年秋十年一度的高中毕业周年大庆已是恨事,转眼又是春天!时光正如《圣经》所说“如飞而去”,眼下未出正月,那就捉笔写点东西,容我给老师和同学,当然,还有正看我文字的你拜个晚年吧。

迷糊 “留学”记 (上)

看惯了北美漫长的冬日银装素裹、雪花满天,当难得的阳光无遮无拦倾泻案头时,心,便似那碧空西斜的落日,朗静,恬淡。想:我万里之外的祖国正是星斗漫天?哦,天快亮了!我的老师,我的同学们,此时正是黎明好梦时。元旦还在昨夜,春节又“唰”地掀过,我来多伦多眨眼就要两年啦,都说富人日子好过,其实在加拿大,不富的人日子似乎也不难过。我常祷告上帝,能否让光阴歇一歇?但时光如飞!Time flies!
“Time flies”——是我近日学的特“牛”的英语呢,意既“时光如飞”之类,据说如果你在聊天时用上这句话,当地人就会认为你特斯文、英文很棒,那干吗不用?其实啊,你们知道的,我那点英文原本就底子薄,时隔多年也全还给老师了,还有什么说的?
也是因为这句“Time flies”,我三天前参加政府办的“英语补习LINC班基础测试”时,陪我去的哥们George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居然也笑弯了腰:徐曼你可真行!原来做“看文答题”那页试卷时,老师把我从最高的A级,一下降到最简单的D级!她戴着老花镜盯了我半天,估计是搞不懂: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文化、还会说“Time flies!”“Thank million!”的中国考生,怎么居然交了张白卷??我自己都不懂,何以面对面跟人英文聊天时,居然能聊得双方都眉飞色舞?当真面对文字时就整个傻了眼?好苦啊,大部分单词都不认得我。

一,“不怕,我们从来不担心你姐会走丢,因为她连这幢楼都出不去。”

想起第一次“留学”的直接原因令人喷饭。
那是前年刚来加拿大时,先是朋友托我在这里找家旅馆,ok.在我家附近的Sheppard&Kenndy大街,有家像国内三星级酒店的地方,气派、庄重、整洁,内厅更是素雅,还有音乐低徊,极具品位,好!负责前台接待的人不像中国是漂亮女孩,而是一个60岁左右的西人女子,非常亲和地跟我打招呼,具体说的什么我不知道,只能猜并用自己能拣起的英文告诉她,这里很漂亮,我喜欢这里,我的朋友也会喜欢并将住这里云云。老太太一头雾水,结果她叫来了个讲国语的香港同事客气地告诉我:“小姐,很对不起,这里是殡仪馆,不是宾馆,抱歉。”“唔?什么??殡…?不是宾…?怎么会?”“是的,小姐,您走错了。”My God!吐了吐舌头作兔奔状。
国内胞弟也来电嘱我,身在异国,语言又不灵光,千万别乱走动!走丢了当心找不回家。我的roommate,一个极其可爱的女孩接过电话:“不怕,我们从来不担心你姐会走丢,因为她连这幢公寓都出不去,她找不到出口的,就算丢了我们连警都不用报,整栋楼转一圈就搞定她了,她肯定转到地下车库去啦,哈哈!我们都叫她‘迷糊姐姐’!”你听听,多损人,但我偏偏就是不争气,因为有一次乘电梯下楼,不小心下到了车库立马就转了向,这栋公寓光地下车库就3层,门还特别多,英文路标,不会问路,又没方向感。咳,愁!这在加拿大怎么过啊?
做过播音员能讲字正腔圆的国语,但不会英文,不懂粤语,凭你国语如何标准、如何莺声燕语、如何伶牙利齿也要成“半哑巴”。到了加拿大,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是个没文化的女人了,见了人不会说话而是咿咿呀呀地乱说一气连自己都弄不懂的“英语”,或闭嘴不语却乱比比划划,那副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每逢想起这事儿便忍俊不禁!除了每天往国内打电话、上网跟中国网友聊天或在21层高的公寓里,看401高速公路那从天边奔腾而来的灯火通明的车流,还能干什么?终于在出国45天后,一个朋友约我出来喝茶,问我乘巴士能自己来吗,锻炼一下?只单独乘过一次车,迟疑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时,Toronto四月落日的金辉,漫披着满天满目的绿!“春”的气息暖暖地拥抱这静美、宽容的城市,真好。天色将晚,候车亭,车没来,来了个雄壮的黑人。余光显示,此人正打量着我,突然脑际里涌出一副画面:某老先生去美国探儿子,夜间到达后,儿子没见到却被两个黑人掳了去卸了半拉肾。这是临出国时听人说的,联想此时天暗了,偌大一条街除了永无止歇的车流,似乎就我一个女人?想:待回来时语言不通,不会问路,要再迷了路?My God,罢罢罢,平安是福,不去了,不在乎这一次半次的“锻炼”吧。
决定了,脚没挪,不甘心,跟自己下了个赌:默数到50时,如果巴士还不来,那就打道回府,不是我的错,是天意嘛。1、2、3、4、5、6…… 开始默数,数到45.46时,该死的破巴士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会跚跚来了!气死我了,忙自欺欺人地四舍五入赶紧蹦到50后,落荒而逃!

二,“No no no,这位女士智商绝对没问题!”
无志者常立志,有志者立长志。我铁定心,说什么也得“留学“!投奔到当地的“ESL”全日制英文补习班。记得那是第一次摸底测试,老师礼貌地问我:
“How are you ?”我懂,便原句回了“How are you !”
老师眨了眨眼又问:
“How are you ?”想:这里的人真是太客气了,问一遍就ok了,还问?便又回“How are you !”当时我没有“I am fine,thanks!”的水平。
老师耸耸肩,又问从哪来、住哪里之类的问题,这没问题,便用英文回她,老师笑了耸耸肩又问:
“What’s your last name ?” “name ”我当然知道,但“last”是什么?晕。想:与其胡说不如实说,我不会才来学的嘛,这回我说了一大堆特流利的英语:
“对不起,我不懂英语,我的英文名叫Recheal,从中国首都来,我爱中国,我喜欢加拿大。”一口气说完这些,我觉得自己英语特棒,至少麻利。估计起码也让我去3年级报到了。谁知这个老师英文如此差,居然听不懂,她把陪我来的roommate女孩请过来:
“抱歉,表格里显示你的朋友接受过三年的中国高等教育,怎么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干什么?住在中国的哪个城市?”说完又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端详我:看着挺明白的人,怎么…?roommate克制住笑,一连三个 “No”,“这位女士智商绝对没问题!她只是听不懂英语。”老师笑了,刷刷几笔签了名:“不用担心,慢慢来,下周一去初级班报到吧,从头学起,ok?”
从ESL 出来,女孩笑弯了腰,说:“如果这里有比初级更初级的班,比如弱智或智障班什么的,没准你还能去弄个班长干干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