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的心愿

我的房东是上海人,在多伦多已经五、六年了,在一个不错的区—北约克买了现在的房子,夫妻俩都有稳定的工作,唯一的儿子也将要读高中了,家里有两部车子,又出租房子,收入自然不薄,在从中国大陆来的华人世界里算是小康之家了。都说上海人精明,但我以为,他精明得很到位,加之人又善良、乐于助人,还有性格豁达,很是让人舒服。他原先在上海某名牌大学的实验室工作,来加拿大后仍不失学理工科人的思维特质和行为习惯,务实、勤恳、好钻研、动手能力强。家里的房子、车子、院子等都由他打理,他是个闲不住的人,下了班回到家,不是弄弄这就是搞搞那,他手也很巧,什么破烂儿东西到他手里都可妙手回春改头换面,上海人据我了解十分要面子,可他有点例外。他家里很多家具都是拣来的,而且,他不光自己拣,还带领房客拣,开着车到处寻觅着变废为宝。我一来他就告诉我我房间的家具都是拣来的,问我合适不合适,是否需要修修补补?那样子非常诚恳和直率,我倒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觉得这哥们儿还行,不是那种很刺儿的人,他太太也很爽快,为人又实在,我来的时候她告诉了我很多有用的信息,并经常问我需不需要帮助,看得出,像大多数上海女人一样,在家里,她说了算。更主要的是,按老公的话讲,她挣得比老公多,她的权威性体现在上海女性特有的威严里,我比较欣赏她是因为她不多事,为人真诚,也爱帮助人。住在这里我感觉不错。

每天清晨,楼上咣里咣铛的脚步声都会把我弄醒,我知道,他们一家的生活开始了。他夫人走的最早,她上班地点离家最远,开车要一个小时,房东接着走,儿子比较独立,步行上学。遇到天气不佳或特殊原因,房东会开车送孩子去学校。由于有了房子,周末人也不能解脱,他不是忙里就是忙外,他们买房子时经济并不是太好,借了房东父母的钱才买的。因而,还款的压力始终伴随着他们的生活,上海人是很会过日子的,他们向来勤俭持家,善于算计,能吃苦,有着很强的承受力。他们夫妇除了自家住的地方外,其余空置的房间全部出租,根据不同房间的位置标不同的价位。这样一来,一个月下来,能有个两三千块钱进帐以冲贷款,如此一来,我算了一下,住在他们家的有六家房客,共十一口子人。而且有不同国籍的,可谓“大家族”,还好,只有一户有车,否则停车都成问题。这里,学什么的都有,而且不乏名牌大学出来的,真是人才济济。难怪房东有次开玩笑地说,他具备了办一个高科技公司的条件,只要把他的房客都集中、组织起来不愁弄不成事。

每逢周末或节假日,他们夫妇都会带没有车的房客去“鸿泰”、“大统华”等华人超市购物,夏天来临时他们会问我们买不买西瓜,要买,他们带我们去。他们想得很细致和周到,去年冬天Interview时就是房东太太在周末开车带我去Markham的一家公司应聘的,我的孩子生病动手术住院期间,他们夫妇还专程在晚上买了东西到Downtown的儿童医院病房来探视我们小孩,由于我们夫妇一直住在医院守护孩子,有一个多月时间没在家,他们夫妇商量要少收我们两百元房租。我死活不肯,最后还是都交给人家了,我想,我们虽然由于特殊原因没住,但房子我们租下了,别人也不能使用,没有理由不付全部房租。他们看出我们也是老实厚道人,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有一回,房东在晚上到城里的长途汽车站接他来自美国的父母,发觉汽车站好像离他们上次来过的儿童医院不远,一看表,还有点时间,就摸索着找到了医院,不曾想9点半过了,医院住院部不准探视,护士找到我说有人来找你,不让他进,只让我出。我们只能在走廊里会面,孩子出院时我们想请有车的朋友帮忙接一下我们,因为除了人还有很多住院期间的生活用品要带回家,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房东来接最便捷,直接就到他家了。不管春夏秋冬,我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从未为琐事红过脸,因为我们都是“有一说一”的人。

我时常没事儿爱问他夫人来加拿大这么几年有什么感受,她总是说最大的感受是:不快乐或很少快乐。这里没有铁饭碗,生活压力和工作强度都很大,多伦多的消费又很高。看得出,他们是在为生活和工作疲于奔命,他们刚到就住地下室,一年以后才上来,刚开始房东太太到工厂打工,一天下来筋疲力尽。他也四处找工,那时,加拿大的经济不景气,找到一份工都十分珍惜,不遗余力地做下去,哪顾得上其他。也就在他们夫妇忙碌不已的时候,一不留神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孩子刚来和大人一样也需要适应、需要调整,尤其需要大人耐心的辅导和呵护。而恰恰就在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他们没有牢牢地抓住,跟紧,把孩子不知不觉放掉了。由于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孩子的功课一落千丈,心理上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刚到多伦多,英语讲得不标准受足了气。而且有的坏学生欺负他,将他打得鼻青脸肿,而且孩子还迷恋上了电子游戏。去年夏日里的一天,他太太大发了一次脾气,整整耗时2小时,我都吓坏了。就是为孩子沉迷电子游戏以致误了功课考试不及格的事,她的声音几乎震耳欲聋,是一腔愤怒倾泻而出,可能积郁得太久了。那天,我看到房东独自在后院锯东西,一声不吭,我实在忍不住就走出来劝了他几句,他满含感激地看着我欲言又止,上海男人素来以家庭责任感而著称,以忍辱负重而见长,很少看到他与太太吵架,即使吵也以失败告终。他们特别懂得维护家庭整体的尊严和健全,并为此不惜代价,无怪乎不少姑娘现在喜欢找上海小伙做丈夫,因为与上海男人相处女性总是很得势。尽管他总让着太太,可为孩子打游戏的事也没少发生争执和拌嘴,孩子现在已经到了离开游戏就两眼发直无精打采的地步,看到这,做父母的肝肠欲断啊,本来出国就为了孩子,可谁曾想到头来还把孩子给耽误了。那份失落和痛楚只有当事人心知肚明,太太的血压越来越高,吃的药越来越多,而且脾气也日益失控,提起这个孩子就直跺脚。在我这个外人看来,他们的儿子是难得的好孩子,有礼貌有教养,也很懂事,从不惹祸,说话极文雅。爸爸妈妈朝他发火时也不顶嘴和纠缠,反正你说你的,我听着,说完了一切照旧,这个小孩这等工夫不知从哪儿学来的。他父母简直拿他没办法,也没脾气,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可爱的房东,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孩子脱离电子游戏,考上大学以自立,为了这个目标,他们还给孩子买了一台数码摄像机,为的是让孩子经常到户外去拍照,一方面锻炼身体,另一方面陶冶性情,因为他们孩子的身体越来越瘦,气色越来越不好。

房东后院种着一棵樱桃树,每年樱桃结得特别红也特别甜,他总叫我们多采些樱桃吃,太太一直想把后院收拾一下,种些花草和植物,可设想和计划总是不能变为现实。他很忙,星期天还要去College上课,想考一个电工License,在加拿大生活不得不“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不继续学习充电,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是不能应付未来的。他们家我偶尔去过几次,凌乱不堪,哪里像个家啊,但我特别能理解他们夫妇,他们没有过多的心思用在家的整理和布置上,他们要不断地为明天打算、为未来买单。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