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花开满心房

走出校门已十四五年,人也渐渐步入中年。同学相聚,畅叙友情之际,难免露出各自的尾巴。好在事业各有所成,有的为仕宦之路费尽心机,有的在生意场上纸醉金迷,有的为自已的理想苦苦追求,只有我似乎是个闲淡之人,吸烟喝酒种花写字下围棋,不为物所困,脸上还常常有淡定的笑容。同学多有不解 — 其实我对奋斗者敬,对进取者钦,对热烈拥抱生活者亲,只是人生态度不同而已。

每当有人问我,我总是给他们讲这样一个例子:李叔同皈依佛门后,一日在一老友处用饭,只要了一碟腌萝卜,一杯白开水,一碗大米饭。老友与心不忍,想给其添菜,便笑着问: ” 你不嫌腌萝卜咸,白开水淡? ” 大师笑着说: ” 这咸有咸滋味,淡有淡味道。 ” 同学视我为高人,其实世上哪有什么高人,人生的咸淡,全在一个人内心深处是否为自己保留一份超脱,一份淡然。

世界上最难得到,和最容易得到的东西,都是快乐。儿子五岁时,我家旁边开了一个美术班,我带儿子去学画画。教画画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姓魏,第一堂课,老师问十几个孩子: ” 你们为什么学画画? ” 有的孩子答要成为一个画家,有的答是父母让画的。老师问: ” 你们画画觉得快乐吗? ” 我儿子抢答: ” 快乐! ” 老师说,不是每个孩子画画都能成为画家,但你们画画觉得快乐就好。我一直记着那个老师的话,在课业日渐增多的时候,也没有让儿子停下他手中的画笔,一个人一生中有几件值得快乐的去做的事呢?如今,儿子画画拿回家的获奖证书有一撂了,但我并不期望他能成为一个画家,他能在画画中享受到年少时的快乐,就够了。有快乐人生就有幸福,有快乐生活就充满了阳光。

去年,曾回过一次老家。我老家在山东农村,并不富裕,但人厚道。村子周围都是藕塘,其时荷花正盛。我坐在塘边,看十几个小儿在池塘里采摘荷花。他们光着身子,嗨哟嗨哟,很有节拍地在小湖中划船。所谓的船,只是简陋的竹筏子。他们的身体被阳光晒得黝黑,泛发着金属一样的光泽。一会儿,他们又爬上岸,一齐撒尿,比赛谁滋得远,又一齐跳进水里,比赛横渡池塘,他们像鱼一样地泅泳,到了对岸,他们大声鼓励着落后者。他们的身上涂满了污泥,但他们笑得是那么灿烂,那么自然,那么纯净。我小时的生活就是这样,与他们无二,我知道他们绝对是穷人家的孩子,他们无需像我的儿子一样下了学还要学英语,学画画,学奥数,学钢琴,可是他们拥有城里孩子无法比拟的快乐。两相比较,我不知道是他们该羡慕城里孩子的知识,还是我们该羡慕他们的快乐?

那座开满艳红色莲花的池塘,曾经是我幼时的所有快乐,但我却一点没有给儿子。那如莲花一般纯净的笑容,在温暖的阳光下,和千百朵莲花一起嫣然盛开,我不由得眼泪溢满了眼眶 — 我那背负着沉重书包、穿梭在各补课班的儿子啊,爸爸对不起你!

星期天,我带儿子去郊区岳母家。出门,就是如海的稻田。稻田的边上,是纵横交错的沟渠,沟渠里有时稳时现的小鱼。儿子对鱼发生了兴趣,挽起裤腿下去抓鱼,难得儿子有时间出来玩,我索性不管他,让他和其他的小孩一起玩,我回家了。中午,儿子回来了,满身泥污,两手空空,唱着歌就回来了。我问他: ” 你抓了一上午,一条鱼也没抓上来,还这么快乐? ” 儿子回答: ” 我抓了十几条,又都放生了。抓鱼又不是吃,我抓了一上午的快乐。 ”

我很惊奇儿子能说出这么有哲理性的话。儿子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的父亲,那是一个快乐的老人,退休后住在城郊,他喜钓鱼,每天一大早出门,傍晚才回来,有时一条鱼也钓不上来,但他仍然乐此不疲。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还快乐?他说: ” 钓不钓上来鱼是次要的,我钓一天有一天的快乐才是重要的! ”

” 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 是啊,只要我们快乐过,这就足够了。对人生来说,最好的那条鱼,是快乐。

只是,这样的超脱还有几人呢?与这样的人相处,快乐就像香水,洒在别人身上的同时,自己也会沾上一点,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办公室窗外的台上,不知何时成了一对鸟儿的家。它们嘁嘁喳喳与我隔窗相望,粪便撒的满窗台都是,同事劝我把它们轰走,我拒绝了。它们不在时,我小心地把粪便清扫干净,有时,还撒些面包屑喂它们,时间长了,它们和我熟了,有时还会钻进屋内,在我的办公桌上逡巡一圈,它们渐渐成了我的朋友,让我在索然无味的工作之余,有了一份恬淡的快乐。

有一次,同事的孩子来了,见到窗台上的鸟儿,便兴奋地去抓,鸟儿被关在我的办公室里出不去,被抓住了。我回来,许那孩子请他吃肯德基,鸟儿才被放了。可是,那对鸟儿却从此不再回来了。窗台上的窝,也风吹雨淋日久不见了踪影。可是,每每眼神扫到那,我的心都不由得一疼。快乐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可是我们却没有一颗淡然的心尊重快乐,所以快乐来了,又走了。

有时,我想快乐就像是掉到沙发下面的一粒纽扣,你专心找,怎么也找不到,等你淡忘了,它自己就滚出来了。 如果生命是一瓮美酒,我们爱的不是那百分之百的酒精成分,而是那若隐若现的芬芳。

陶渊明晚年曾有好友送它一张绝世名琴,但无弦可配。如果换到我们,我们也许会为配琴弦而焦虑不安,但陶公却在上面题诗曰: ”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 他爱琴,爱的竟是众弦寂然之后的 ” 琴趣 ” 。高山无语,深水无波,这是对人生的深层领悟,是人生的境界极致。

快乐不需要理由,不快乐却有无数借口。我们大多数时间不是在找快乐,而是在找不快乐的理由,为了名为了利为了不必要的那些得失而苦恼而沮丧。

据说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家不是富甲天下的美日,而是大西洋上一个叫冰岛的国家。那儿靠近北极圈,常年冰天雪地,冬天更是大部分时间处在黑暗之中,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家,死亡率位居世界之末,人均寿命居世界之首,科学的调查表明,那儿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家。

我对那个国家一无所知,我的一个朋友最近去那儿旅游,回来后,他抱怨说那儿一点也不好玩,一到周日,家家店铺关门,门上贴着 ” 我们正在度假,假期结束后会回来,很抱歉…… ” 等之类的牌子,给旅游者极大不便。但是,我却感受到了这儿的人的恬淡和快乐,他们看重的不是金钱,而是自己的生活。

淡泊,不经心在意,却是一种坚守;淡然,无影无踪,却是一种大智慧。心灵淡然若水,人生便如行云流水,轻盈飘逸。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