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老金

说起老金总不免想到他的童真。

老金是我的朋友,比我年长,人过天命之年,但距离人称 ” 金老 ” 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单位有一年竞聘,几名年岁渐长的老同志退居二线。年轻人称老同志原有的官衔似有对新任领导的怠慢,称 ” 老张 ” 、 ” 老孙 ” ,又有对老同志的不敬之嫌,便有机巧者创造了一个新词,叫 ” 张老 ” 、 ” 孙老 ” ,听着让人心生暖意。这一传统便在我们单位保留了许多年。

按照这一传统,老金也到了人称 ” 金老 ” 的岁数。但老金似乎与这称呼不太相宜,一是他不板着脸,让年轻人与他没有距离感,二是他的心态比我们还年轻,时不时冒出几句惊人之语,让年轻人自叹弗如。更是因为老金博学,经史子集、家长里短,都有他自己的一整套歪理斜说,让人只有心生敬礼的份儿。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称他为 ” 金老师 ” ,他坦然接受。年轻人乖张,便也跟着这么叫了。

我和老金办公室在一个大屋,中间隔了一层玻璃墙,但好在还有一扇门常开着,便也可借机常常叙唠一会儿。机关的生活常常让人有 ” 长夜漫漫何时旦 ” 的沉闷,了无生趣,但因为有了老金,就好比这扇开着的门,通通空气,破一破日常生活里的沉闷苦恼。

老金的童真常常表现在语言上,时不时冒出让人捧腹的话,让人乐而生趣。比如昨天办公室让人填表,岁数填完,小伙子问老金: ” 你有这么大岁数吗? ” 老金答: ” 这岁数是我妈给的,我决定不了呀! ” 一屋子的人哄然大笑。另有一次,我们单位去外地旅游,老金拉拉我的衣袖,指一白瓷砖门面,说 ” 这家商店好,不卖假货,不讲价钱,也不给人回扣。 ” 我侧脸细观,是公共厕所。

人到了中年后,还有童真,是一个人心存洁净,有善爱流于血液的表现。老金人善,这种善有时到了偏执的程度。比如看大地震中的图片,他有时会独坐在凳子上,沉思半天,细观,眼角湿润。老金是见历过大灾难的, 1976 年唐山大地震时,他就是参战的成员之一。一个人面对灾难时的态度,证明了一个的善恶。人老而应更弥坚,但老金的的脆弱,印证了他内心的纯净。

去年,有个漂亮姑娘来单位给老金送来一束花,我出面接待,细问让人忍俊不禁。姑娘是来表达谢意的,满面潮红,面露羞涩。想来只有小伙子给女孩送鲜花,哪有女孩送花给一半老老头的?那个姑娘乘出租车时丢了一部崭新的三星手机,价值大约四五千元。老金和老伴乘车时,在屁股底下无意中发现了这部手机,想一定是上拨乘客丢下的。老金多了个心眼,没把手机给出租车司机,人心叵测,这手机给了司机,谁知能否还给乘客呢?这样的新闻在我们的生活中已屡见不鲜。下车,老金打开手机,关机。打开,里面存有 ” 家 ” 的电话,打过去,老金彬彬有礼地问人家丢手机没有,接电话的女孩一句 ” 没丢,神经病 ” ,把老金晾在了一边。不一会儿,手机响了,女孩说刚翻了包,才发现手机没有了。老金让女孩来取,约定了地点。时寒冬腊月,偏那女孩家住的远,老金就和老伴在寒夜里等。女孩来了,看着鼻子通红,眼眉挂霜的老金,深受感动,要塞给老金 200 元感谢钱。老金脸窦生冷,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女孩千恩万谢走,老金拦住不让,然后恭恭敬敬给女孩鞠一躬,说: ” 你可卸下我心头的一块石头,这手机找不到失主,我堵得慌。 ”

花,老金收下了。女孩临走时,他一本正经地对人家说: ” 下次来时,别买花了,怪贵的,买捆大葱来吧,还实惠。 ” 时正逢南方雪灾,北方菜价猛涨,菜比花贵,一句话,把拘谨的那个姑娘说乐了。

也许捡了别人的东西,心里有块石头的人还真有。不久,老金的手机也丢了,让人给送了回来。这让他满心得意,说谁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这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但心里有石头的人毕竟是少数,不久,他的手机又丢了,这一次,再也没人给送回来了。但他不遗憾,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起码那个姑娘今后捡别人的东西会送回去。

也许有童真的人还有孩子的另一面,执着。但人到了一定岁数,执着就往往让人理解为偏执了。午休时,我和老金常常品茗对弈,摆上几盘,以当消遣。说实话,老金的棋力似乎不及我,常常输多赢少。但我赢棋,常常几目便足矣,但输棋却是往往被杀一大块。这显示了我们两个人性格的不同,我谨小慎微、魄力不够、容易知足,而老金气魄大,谋略却直白。在下棋人眼中偏于 ” 执 ” 的一路,属于棋手的末等境界。不知这和他是当兵出身有没有关系。好在我们不是靠下棋谋稻粱,这也就无伤大雅。

但 ” 执 ” 放到人生中,就是大境界,就让人肃然起敬了。

有一阵,老金下班后常常不回家,把自己埋到一堆书稿中,问他干什么,一脸的孩子般淘气的笑, ” 写几封情书 ” 。他哪里是写什么情书,老金不知什么时候迷恋上了儿童教育学,他对时下孩子出这班进那班,学钢琴,学英语这些雕虫末技深恶痛绝,认为扼杀了孩子的天性。他广收资料,借助自己学电脑的经验,写了洋洋几十万言的一本书,《心里软件定成败 — 一位心理大师的解密报告》,并宣称 ” 人是由生理硬件和心理软件组成的,想学什么都能装。 ” 书出来了,老金羞如女娃,签字 ” 请乌鸦老师指教。 ”

说实话,老金的观点我不敢全苟同,但又不得不承认,书写的相当精彩,假设中国的老师和为人父母者读一读,当相当受益。有网友在论坛上挂贴子称: ” 草根老金比易中天于丹更有嚼头。 ” 话有替老金吹嘘之嫌,但从不看热闹看人生大道上,这话倒也又小了。

老金一直梦想着做个有钱人,实现他的一个大理想。但人在机关混,有多少机会能做个有钱人呢?他就买彩票,期待着大陷饼砸在他那头发已略有染霜的头上,这也显示了他 ” 执 ” 的另一面。彩票,我们两个都买,但我时断时续,缺乏常性。我对彩票的解释是 ” 花两元钱买一夜好梦 ” ,并不期待大奖这绣球真的落到头上。但这好梦还真 ” 砸 ” 到了老金的头上。去年,老金出差,打电话给老伴让代买彩票,并让老伴抄一下上期的中奖号码。回家,老伴不在,老金换衣上班,发现洗衣机上有一组号码,捡起一看,这号这么熟呢?一定是老伴抄回的中奖号码,拿出自己让老伴买的号一对,天啊,一个号也不差,中大奖了。

但老金人沉着,没有立即打电话告诉老伴,一路思忱着,中奖是好事,但好事不能办坏了,让家庭心生芥蒂。于是一路上他就酌摸钱的分法,捐红十字 100 万,给家乡的小学校翻修一下,四十五万,给女儿留三五十万,剩余的就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吧!

人有了超出预期的梦,便常常忘记了思维。骗子能骗人,不是骗子精明,是我们的心被痴住了。一上午,老金面沉似水,全没有了往日的俏皮。中午,我上网,查彩票中奖信息,问老金中了没有?一语这才惊醒梦中人。这号码哪里是中奖号码,是老金让老伴投注的号。一上午的百万富翁梦就这样让我给搅了局。

但人有梦,便是有理想,是好事。一个人没有了梦,活着还有多大意义呢?

老金为人赤诚,自称 ” 做事不怕吃大亏,做人不怕鬼叫门。 ” 他这话不是矫情,也不是谦虚。我想他只是道出了自己的真实心情。但人至诚,往往并换不来另一个人的至诚。众多的朋友里,难免夹杂些不够朋友的人。老金头撞南墙的时候也屡有,他是军人出身,满头棱角,想来头上撞包的事也不少。但人到了一定岁数,世事人心便看得淡了,人心豁达了。我有时想,老金的童真是上帝留给他的最完美的一张彩票吧!

古人有 ” 以邻为壑 ” 的警语,意思是和身边的人不能交往太近。但十几年来,有这样的忘年朋友为邻,却是幸事。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