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最香

元旦,我在单位值班。
烟抽没了,我下楼去买烟。其时是下午两点多钟,因为过节,街上的车和人便显得少了许多。迎面走来一个抱孩子的中年乡下女性,她径直走到我面前,脸有些涨红,说:”大兄弟,行行好,给几块钱吧,孩子一天没吃东西了!”
我吓了一跳,心想大过节的,怎么出门就遇上讨钱的了,不太吉利!
我欲转身扭头就走,但看看女人眼巴巴期待的眼神,再看看她怀中的孩子,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当日沈阳的最低温度是零下18度,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样子,戴一顶时下不常见的兔耳帽子,小脸冻的如丰收的红苹果,有泪花如冰晶一样冻在脸颊上,让人为之心酸。大过节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在大街上说饿,不行,我四处寻摸一下,前边五米处有一家”正宗杭州小笼包”,我手一指,说:”我带你们去吃饭。”这家包子铺的店主是一对杭州人,夫妻,小包子做的相当不错,干净还便宜,我有时错过了食堂的饭时,也常来他们家随便吃一口。进屋,不是饭时,小铺里没有其他食客,女人怀抱孩子略显踟躇,我手指一宽敞地方,说你们坐那吧。我坐到女人对面,对老板说,来两屉包子、两碗二米粥、一碟子小咸菜。
人要是饿了,大约是没功夫感谢人的。包子上来,女人的眼神顿时放出光来,伸手夹一个过来,在嘴边吹了几口气,凉一些后,塞到孩子的嘴里,又迫不及待地夹一个放到自己嘴里。这样直勾勾地观人吃饭,有碍人吃饭的心情,我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老板闲扯,眼神略有略无地瞅一眼这对饥饿的母子。两个人吃饭大约是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的,一个字,吃得”香”。一个包子一口一个,来不及细嚼,便夹起了第二个包子候着。这时,她吃的别说是包子,手机、药片、纸盒、靴子、皮鞋、开泰管,我估计也能嚓巴嚓巴一气吃下去。想想我儿子吃饭,仿佛如喝中药,这时我真想打电话把儿子叫来,一同观瞻什么叫”吃饭”,但细想又觉不妥,于是放下了这念头。
两屉包子、两碗粥吃完,前后不过三五分钟。饭食进胃,身体暖和了一些,女人和孩子的脸色红润了起来。我问:”吃饱了没?”女人想来并没吃饱,但大约又不好意思说没吃饱,于是小声地说:”吃饱了。”我征求她的意见,说:”要不再来两屉。”女人不吱声,头更低了。我于是对老板说:”再来两屉。”
吃这两屉,娘俩吃的没那么快了,也偶尔能腾出嘴来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女人说她是安徽什么地方的人,那地名没听说过,再加上她的乡音,我没听明白,也没好意思再问–女人是来找丈夫的,丈夫在沈阳打工,因为春节回不了家,打电话让她们来东北过年。昨天晚上下了火车–因为是第一次出门,怕孩子丢了,净注意这事了,把带的行李全忘在火车上了。出了车站,一看一大广场全是人,东西南北立时就蒙了,在广场转悠好几圈,也没找到接站的丈夫。在车站呆了一宿,想天亮了再挨地找丈夫,没想到沈阳太大,远比她想象的大–她说,在她们村找个人从村东到村西也不过五分钟的路。我想笑,但又笑不出来。
我问了她丈夫的名,又问她还有没有联系她丈夫的其他方法,她说电话号码什么的全忘在包里了。我又问,还有没有其他的–比如给你写信用的地址–这让她想起了什么,她解开衣服扣子,从贴身的什么地方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信封,说就写过这么一封信,我一急,就全忘了。我拿过来,细看,是某某花园的建筑工地,没有门牌号。
那个地方我恰恰去过,知道归艳粉街派出所管。而那个所里的人我认识几个,我掏出电话给派出所打电话,请他们查一查某某花园的暂住人口里有没有女人的丈夫。不一会儿,电话打过来了,说还真有这么个人。我把情况和所长说了,求他们一会儿把这个女人和孩子给转送过去。
吃饱了,女人和孩子面色红润,眼神柔和有光。我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把这母子俩安排好,说给送到艳粉派出所。又反复交待女人,到派出所找谁谁谁。女人眼念热泪,说我遇到你这么好的人,该怎么感谢你啊?我说,别感谢了,到沈阳,咱沈阳人不能让你饿着肚子。
我回小包子铺结帐,老板一脸的疑惑,问我:”你真不认识她们啊?别是让人骗了?”我惊讶,都饿成这样了,骗我什么?我见过很多骗子,没见过装饿而且吃那么多包子的骗子。骗子者,利用别人占便宜的心理谋取对方的钱财,我在她饿中占到了哪一样便宜?没有嘛。
结帐总共花了十五元钱。做了一件好事,心里欢乐,想,权当买了两包烟,又不慎丢了,戒烟两日,与人方便又与已身体有益健康,何乐而不为?
我不止一次看到媒体上有关类似的回不了家的骗人钱财的报道,说实话,我对骗子和揭人骗子的人都心怀不满。我花费了十来块钱,却换来心灵的惬意,即使受骗,也算不上谁骗了谁,女人除了说找丈夫并没有承诺我别的事,没说在美国给我块地,也没任命我当公安厅长,没保送我去读党校函授研究生或同等学历。我只不过给她和一个未谙世事的的孩子买了一顿包子,让我手里的钱产生了应有的道德感。这些钱应算正用而非邪用。扩而大之,想每年捐出的钱,也不在小数目,这些钱想来并没有被骗,难道有困难的人得了这些钱会去花钱嫖娼?我都舍不得受捐的人能舍得吗?
说多了。其时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数,做一些让良心心安的事并不是关于人性的试验,我们大多数人,钱也并没有多到率意而为的程度。可是,看见饥饿的人,我们如果有能力给他买个包子,还是买个包子与人吧。送出一个包子,也许换来的是一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我们这个时代缺这个。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