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酒楼到写字楼–我的加国求职之路

《职场宝典》栏目由本报与加中职业网( www.dragonet.ca )联合主办

首届《职场风云》纪实征文大赛参赛稿件选登

作者:靖 康

我在加拿大的职业生涯,起源于第一次难忘的面试。
那一年我刚刚登陆加国,正是简称沙士的非典型性肺炎流行的非常时期,经济萧条,市场一片惨淡,找工作自然就成为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我找专业工作找了一段时间,无数发出去的简历都有如泥牛沉大海,最后决定不管什么工作,先找了干上一阵子再说!于是,我找了一份华人最流行的报纸,按着招聘栏逐份工作打电话去问,最后有一家酒楼让我第二天上午去试工–做女招待。
路远,第二天我很早就出发,坐完了7、8个站的电车,还坐了四十五分钟的公车,终于来到了这家酒楼。我来到前台说我是来试工的,这时,有一个徐娘半老化着浓妆的女人过来了。只见她斜着眼,刁着一根牙签,用非常傲慢的口气说,你做过酒楼吗?有本地工作经验吗?我说没有。她又说,那试工是没有钱的,你知不知道?你还做吗?我说可以。那女人就把我交给另一个光头的胖子。
胖子交给我一张酒楼的地图,指给我看,原来是桌子的分布图,大概有一百多张,我一看头都晕了,不晓得该怎么才能记得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胖子就说快到厨房去!
前台和厨房就只有一步之遥,里面却是天渊之别!这是我第一次进到厨房,里面的情形叫我大吃一惊!里头的油烟、蒸汽、气味熏得人想要作呕,湿嗒嗒的案台上,一摞摞的杯杯碗碗堆得跟小山一样。我忽然觉得脚下一滑,低头一看,地上积满了黑乎乎油腻腻的陈年油渍。谁能相信不到一箭以外那美轮美奂的餐厅里,吃的东西是从怎样的一个地方出来的呢?我还来不及多想,厨房里的一个管工已经交给我一条围裙叫我系上,告诉我说,我的工作叫传菜,就是负责把蒸好的点心拿出去上菜。
每次传菜出去,我最少得拿上七、八笼点心才能出去,我还从来没有端过这么多这么重的东西。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出到外面还要辨认桌子的编号,这桌子哪跟哪,我完全没有概念。有时候别的招待看到了就好心提醒我,不过大多数时候我都象个盲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找,管工看见了就在旁边骂。就这样,在管工不时的教训中,我来来回回走了不知道多少趟,我的手渐渐地从累到痛,由痛到麻,到最后已经没感觉了。身上的白衬衣被不同的点心粘了一点点的,后背早就湿透了,头发也被满头的汗水打湿,变成一缕缕的 ,最要命的是脚,竟然走出了水泡,脚后跟痛得钻心。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饿得头晕晕,手也发起抖来。厨房的人都轮着吃了饭,那个大师傅问要不要给我一份,管工说,她是来试工的,按规矩不管饭。厨房里有一个山东来的女孩子,比我早来一个月,她悄悄地告诉我,酒楼经常借口试工,实际上是让人免费干活,一般很少真正请人。
终于干到早市收了,我感觉仿佛过了一世纪。管工很不甘心地把我交回给那个胖子和那个女经理。他们俩对望了一眼,那个女人问,要不要给她钱啊?胖子说,给,怎么不给呢?说完胖子从一个装满了零钱的大罐子里拿了两块钱,随手一扔,那硬币掉在前台的桌面上,滴溜溜的转了一个圈,最后停在桌面上。
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心想,好不好愤然掉头就走呢?但是最终我没有这么做。我把硬币拿在手上,说了一句,谢谢你们。说完,就走出了这家酒楼。
回到家,我几乎要饿死!我一口气吃了三碗饭,又喝了不知道几碗汤感觉饱了。吃完饭洗澡,我几乎洗了一个小时才把身上的臭味洗去,也没时间去挑脚底的水泡,就胡乱贴了一片创可贴倒头就睡。一觉睡醒,却是月朗星稀的半夜。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我不由得深深的怀念我在广州的工作,那是一家全球知名的企业,而我在那里有自己独立的一间办公室。
时间在忍耐和希望中悄然渡过。无论怎样的艰难,经历多少失败,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下去,因为我不想放弃。终于有一天,在我坚持不懈的申请之下,我找到了一份正正式式的专业工作。
这家公司有很多华裔移民,有香港人,台湾人和大陆人。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也许大家都知道在这里工作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同事之间的关系都非常融洽。我们同一组有四个人,包括一个四川来的女孩,一个西安来的电脑技术员,一个厦门来的机械技术员。我们四个经常在午饭后一起散步,一起加班,累了就说说话,讲讲自己的经历,交流一下网络上的消息和笑话,就这样,工作的时间过得很快。
没多久,这家公司就破产了,我又陷入了找工作的痛苦中。不同的是,这次我有了本地工作经验,又在进修专业课,比起刚刚移民来的时候,竞争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我改变了以往找工作的方法,不再是简单地看招聘广告发简历那么盲目了。我开始有的放矢地发简历,最重要的是发给中介公司,尤其是专门做我们这一行的中介公司,同他们谈我的长处和短处,以及我的目标等等。中介公司承诺尽量地运用他们的专业技巧来包装和推销我。
没多久中介的电话就来了,告诉我有一家本地非常知名的企业在招聘,但是是临时工,问我愿不愿意做。我非常乐意,因为这也是积累经验的好机会。
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尽我所能把工作做好,同时我还发现了一些更有效的方法来处理工作,我也很婉转地提出来。第二天,我的上司说她非常满意我的表现,就问我愿不愿意申请成为正式的员工,她会极力推荐我。我考虑了几天,分析对比了另一家我正在申请的各方面条件都很相似的公司。西方有谚语,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于是我就答应留下来。
有人问我,你工作的公司听说非常难进去,你是怎么表现自己的呢?我说,其实对于雇主来说,要找到适合的员工也很难,专业知识固然重要,但是为人处事往往是决定挑选的至关重要的一环。
而我和中介公司的合作一直都非常愉快。这家中介公司至今还定期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参加他们的研讨会,询问我的工作情况等等。中介公司固然是在做他们的生意,利用推销你来赚钱,但是其实他们也是在帮助你,因为他们有很多很专业、很中肯的意见。当你成功了以后,不要忘记通知和感谢他们。一来,他们可以把机会留给那些还没有获得聘用的人;二来,这也是一种礼貌,这也是很多中国人忽略的地方。这样,当他们将来有机会再为你服务的时候,他们的记录就会显示你是一个有始有终,负责到底和为他人着想的人。他们就会用这个作为一个例证来推销你的为人,而具备这样的品德的应征者,正是雇主想要找的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