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飞去的面试求职经历

作者: 彭兴华

来到加拿大八年了,我经历了网络泡沫及全球金融风暴,置身其中,深有感受。第一场危机将我送进了加拿大的第一所商学院-HEC Montreal(蒙大商学院)。 第二场危机让我从阳光明媚的佛罗里达州回到冰天雪地的多伦多。
2000年,3月份的北京春寒料峭, 我独自一人带着八岁的女儿踏上这条移民之路。在北京登机时,加航就通知,带小孩可以先登机,在飞机上孩子也受到特别的关照,给礼物、玩具、食品。 孩子可能从登上加航的那一时刻起就喜欢上了这个国家,而我则深深的感受到,从踏上这个美丽又陌生的国度的同时,也将开始艰难的求职历程。
办好各种落地手续, 安排好孩子上学,申请电话,买电脑。先到活贤社听讲座, 如何求职, 如何面试, 如何写简历,接下来就是上网发简历。有许许多多的求职网站,对我而言,加拿大最好的是 www.workoplis.com,美国最好是www.indeed.com。在国内, 我可没有受过这份苦,而在美加却经历了无数次的求职、无数次的面试、无数次的失败。
我在加拿大取得的第一个offer,还算比较顺利。在多伦多与温哥华的一家德国公司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电话面试,未邀请我去公司面试。这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七次面试。不到一个星期给了我一个 offer, 两年的合同,可以续签。可是好景不长, 公司本来打算聘我从事一个新的项目, 可是项目迟迟不下来, 最终公司在竞争中失去了这个项目, 我不久也失去了工作。那时IT的泡沫已经出现, 我离开不到几个月, 那家公司在西班牙及温哥华的办公室就关闭了。
我不得不开始在加拿大的第二次求职生涯, 乘飞机前往卡尔加里, 搭水上飞机到维多利亚面试, 两次远征折戟而归。 在大温地区,又面试了10多次,在第14次面试时拿到了offer。这是我第二次取得的offer。由于工资低, 经常要加班, 孩子没人照顾, 加上公司里一些不愉快的事, 干了不久我就回国了。我从国内回来时, 这家公司也倒闭了。
由于受网络泡沫的冲击,我放弃了找IT工作,从温哥华搬到蒙特利尔,读了一年的法语, 然后申请双语大学HEC Montreal的金融学硕士。2003年8月入学到2005年9月,我基本上把硕士预备课程及硕士课程修完, 开始写毕业论文及求职。
从2005年9月发出第一份简历到2006年9月拿到MetLife 的offer,经历一年,上百次的面试。 一次面试可能包括1-3轮,一轮面试可能包括1-10人次。在与HEC的中国同学聚会时, 我曾开玩笑地说: “百战夺君命, 百战迎曙光。 我面试快100次了, 争取100次时成功,不然我也要跳桥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而我内心里却坚信: 雨天越长,晴天越近。
印象中,从蒙城飞到美国去面试总共有四次。
第一次是去北卡的夏洛特,又称为皇冠之城,因为该市的最高建筑-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大厦的楼顶就是一个皇冠。该市是北美的第三大金融中心, 美联银行及美洲银行的总部都设在该市。我去Bank of America总部面试。公司在第一、第二轮电话面试时都提及我的毕业问题,第三轮面试又再次提到,可能是我还没有拿到学位,BOA没有给我offer。
第二次是北卡的罗利, 一家能源公司Progress Energy 美国250强,是代理联系的,公司没有与我进行过电话面试。败在一位中国博士的手下。面试中最难对付的是中国人与印度人,他们在公司里大部分是从事具体工作的,问的问题很细,不好回答。印度人还有口音问题。
第三次面试,是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通过电话面试后, 我飞到该市与美国的第六大银行-美利坚银行 (U.S. Bank) 进行面试。在该市的一餐厅想起这么多年来的求学、求职及面试经历,不禁泪流满面: 人为刀鉏,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任人挑选。
第四次面试,在佛罗里达州,经过了两轮电话面试来到Tampa市。在那之前, Tampa在我的世界中是不存在的。 她是佛罗里达州的第三大城市,与第四大城市St. Petersburg隔Tampa Bay相望, 人口45万。 与我面试的公司是MetLife。 七十多年前, MetLife 是全球第一大公司,被称为巨人集团(“Giant Group”)。 从”泰坦尼克”号到 “911”,公司都能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泰坦尼克”号幸存者抢救指挥部就设在当时的MetLife总部。整个面试过程大约2个小时。面试我的人不多,时间还早,也没请我午餐。 我最怕的是进餐, 那些菜单, 我根本看不懂,不知道是些啥东西, 而且在进餐过程中, 也安排面试, 餐厅的噪音很大, 我的听力又不好, 一定会影响面试的效果。时间还早, 到宾馆退了房, 要了”的士”直奔Tampa机场。 该机场是全美最现代化的,世界排名第三。至今我在那个机场已经起飞降落了几十次。一是面试,二是出差。 飞机直冲云宵,从天空鸟瞰Tampa Bay,风景如画,房屋临水而建,三座大桥紧紧地将佛罗里达州的第三大城市与第四大城市连接在一起。世界上最长的无间断人行道位于Tampa,世界上第一条商业航班也起源于这两个城市。看着Tampa Bay上空的云朵,它们是那么雪白、那么悠然自得,而我却心潮起伏,感慨万千:人生有如云朵,不知道从何方飘来? 也不知道要向何方飘去? 我愿化作一片云朵,随风飘荡,遨游四方,不求职、不愁吃、不愁住、不愁穿…。
从Tampa回到了蒙城,还有许多的电话面试。我的面试大约有75%来自美国, 20%加拿大, 5%来自其它国家。曾经在同一天内与世界100强公司中的四家:HSBC、JPMorgan、BNP Paribas、General Motors 进行电话面试。
9 月11日, 终于收到了MetLife 的 offer,这是我第三次取得offer。从我拿到offer 到上班, 取消了20多个面试。包括Merrill Lynch、RBC、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投资公司等等。众所周知荷兰的红灯区很出名, 但很少人知道荷兰的金融业更出色。 这么一个小小国家,世界500强中就占了13家。 Shell, ING, AEGON,荷兰银行等等都是世界闻名的公司。ING (荷兰国际集团) 是当今全球最大的金融公司。ING, AEGON 我都不只面试过一次, AEGON在海牙的总部我也电话面试过。
MetLife 从纽约给我发来了律师为我准备好的TN签证文件。10月18日我过了海关却被拒签了。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求TN签证者必须持有美、加、墨本科以上的学历或与该三国同等的学历。我在HEC还没毕业,没有北美学历。海关已经过了,不能轻易往回走,又是让我按指纹、照相、填表,简直把我当成了罪犯,折腾了我两个小时。我的女儿不到16岁, 这些事情她就免了。机票也废了,房子也租出去了,还好是租给我的一位老乡,打电话告诉他我的签证被拒,还需要回去住几天。当日马上到多伦多大学办加急的同等学历证明。20日又去机场, 移民官看了我的同等学历证明及TN签证文件,问了我几个简单问题, 就给了我两张I-94表,填好表,交了$56,孩子免交。前后不到10分钟就办好了。
我的面试高潮是从我进入MetLife后到我将要离开MetLife前的这两年时间。 世界500强,我面试过的不下20%,美国10大银行中9大银行我面试过。从世界银行、花旗银行到英、法、 西班牙、以色列等第一大银行, 我都经历过。 两房(房地美与房利美),AIG我也不只面试过一次。世界10大豪宅,有3个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县, 我也去过棕榈滩县政府面试过。MetLife的一个职位,四位副总裁从美国四个不同的州打电话与我面试。在休斯顿通过视频与波士顿的三位面试官面试,这种形式的面试对我而言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些五花八门的求职面试历程,真是移民生活的特色。今天我依然是MetLife的雇员,明天就不是了。我在等待着面试的结果,也在准备着即将来临的面试。心中还是那句话:雨天越长,晴天越近。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