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 再谈婚外情的一些现象及理解

一些年前,笔者去洛杉矶一所大学开学会,那里碰上一位大学外系同届同学。会后茶余之际闲聊,谈到婚外情,尤其是一夜情这个题目,这位仁兄开口不凡:“谁不想偷情新鲜一下?只是许多人有那贼心没那贼胆罢了。想想老婆孩子,不想弄翻了家里这条船。想想名声地位,不想来个弄里巷外,名声扫地;忍忍算了。还是回家抱儿子守黄脸婆,没味但踏实。”这段话里,有许多层含意,后边再详细分析。

笔者过去十多年闲,也做过一些婚外情的研究,发表过一些有关文章,被邀请到电台以及一些机构举办这方面的讲座。工作中也经常与婚外情的案例打交道。无论是在研究中还是工作中,笔者越来越认识到婚外情是极为复杂的现象,种类也很多,动机无数。笔者今特再撰文,谈谈男女偷欢以及婚外情中的一种类别:一夜情。

先定义一下:一夜情的当事人,可以是结了婚的人,也可以是未结婚的人。但因为本文是在婚外情的前提下来进行构思考虑的,而基本不是指单身男女因为孤独或性欲的需要而发生的一夜情,本文重点是从婚外情的角度来谈一夜情。

另外,这里一夜情不是指嫖妓或国内官员包小密,一种是金钱肉欲的交易,一种是把权利转化为肉欲的享受,这些都是低级动物行为,不在本文探讨之列。

一夜情在这里也不一定是指一夜的情欢性爱,而是指男女在一个较短时期内的性与情的交往,但一方或双方并没有与对方长期交往的打算。有一夜情的人多半不想破坏自己的婚姻家庭。

一夜情,在老一代人中用另外一个词,“杯水主义” ,此词大概起源于三、四十年代蒋家王朝提倡西化的“新生活”时期,大意是男欢女爱,玩玩就是了,不必太认真。用完玩完,像杯水倒掉就行了。

在婚外情研究中,一夜情属Overnight romance (一夜浪漫) 的范畴,研究的对象重点是像出差人员,一个人出差外地,晚上在旅馆酒吧独饮,排解孤独,或大厅电梯里碰到同样是短暂来此停留的异性,开始聊上,然后是一块儿饮饮料聊天,然后是请在房间里坐坐。两个孤独的人,因为环境的巧合,如果一方热情一点,另一方不拒对方好意,先推一下,然后就范,热身情欢就接了下来。有的老板出差喜欢带上个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或女下属,这里可能有权力的操纵,这种一夜浪漫也可能发生。另外,女老板和年轻男下属之间也可能发生同类。

也还是在婚外情研究中,另一个范围是研究“旅游船上的浪漫”(boat romance), 是指如果在一个游轮上,远离现实生活,有一周至十天的假期,人们吃、住、睡都在游轮上,沿海到各城市来观光,然后又回到船上,去下一个目的地。人们在船上可以游泳,晚上有舞会,有各种游艺活动。如果这船上有单身男女(无论已婚未婚),大家偶尔碰上,然后如果能聊到一起,不少时候这种男女很快会成双对进出,进入角色,旅游船上的浪漫情欢就开始了。Boat Romance在概念上是指在特殊的时间场合,男女之间有可能进入浪漫情欢的角色。

还有一种特殊情况,老同学老熟人,在分别多年以后又见面了。如近年来国内盛行的大学毕业二十年的团聚,老同学中难免有老情人,过去的心上人,过去追求过的,抛弃过的,暗恋过的。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一笑泯恩仇。各自己建立家庭事业,也无直接利害利益冲突,反而能更轻松地看待笑谈往事。

为了与过去情人完个梦,了一段情,这种一夜情也有发生。笔者只是听说,概率有多高不知。但从心理分析逻辑来看,这种现象的出现是有相当的可能性的。 况且,不少人在人到不惑之年,也悟出在人生中你爱的人你没有得到,曾经爱你的人你不想要,而与你结婚的人多半是在适当时间、适当地点出现的基本合适的人选而产生的结果罢了。 如果你的个人婚姻是在这种背景下建立,那么当你与过去老同学、老情人再见面时,想完个人生追求梦的想法可能也会导致一夜情。

近年来开始的回国潮,不少拥有西方公民或绿卡的人士开始回国,想干一番事业。这里边鱼龙混杂。据笔者观察,想回国的,多半一些是为了回国淘金,赶上时候捞一把。另一些是无论专业和西方语言都过不了关,在西方不可能有多大专业发展的人。有少数优秀者是想回去成为专业学科的带头人。但笔者的确知道还有一些人是把老婆孩子留在西方国家,自己独身回去,包个二奶小蜜,多几个年轻姑娘的情人,痛快一番也不枉活了一生。这最后一种人往往是有人到中年的中年心里危机,这种人人格上往往也有人格障碍,最常见的是“自恋型人格障碍症”(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当然,被留在海外的太太,也可能在孤独难熬有机会时红杏出墙。

下面回到婚外情与前面提到过的那位仁兄的高论上。正如笔者以前文章提到过的,婚外情的引诱发生的机制很多,大部分不属于道德判断的范畴。

婚外情在许多情况下还不与目前这个婚姻有直接联系(当然,不幸福的婚姻可能促进婚外情的发生),它很大程度上是与当事人生长的环境有关。这里是指过去生长的环境对一个人人格上造成的缺陷。

而婚外情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补偿这些缺陷的手段之一,如想把低下的自信心提高一点,不要那么自卑,需要他人的注意力 (attention seeking),需要他人的欣赏 (admiration seeking), 投射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即指本来是我的问题,我认为是他人的问题,创造环境条件,让他人像我期待的那样做,以证明我是对的或减轻我的内心罪过感–如把他人引诱来玩一夜情的游戏,感到他人同我一样甚至认为是他人拉我下水的);自我预言(self prophecy, 即指本来没有的问题,由于不安全感或过度焦虑,行为做过了头,不想发生的事就发生了),等等。

另外也要说明一点:因为一夜情这种现象短暂,当事人因时间地点的便利而顺水推舟的进行,所以很少为当事人身边的人知道。身边人猜到的,多半可能与事实不符。笔者想说的是,如果你没有证据,就不要去冤枉好人(无论是猜想婚外情还是一夜情)。

前面提到的那段话“谁不想偷情新鲜一下?”分析开来:一夜情或偷情,由于男女之间的荷尔蒙分泌的原因,往往觉得很刺激,很激情,很投入。如果当时觉得真正找到了心上情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婚外情或一夜情是在远离现实生活的条件下产生的,它不与日常洗衣,做饭,买东西,做清洁,油盐柴米酱醋茶等繁琐细节打交道,它只呈现浪漫的,美好的而往往不是很真实的一面。

当事人虽有激情和美好幻想,这种生活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那位老兄说“还是回家抱儿子守黄脸婆,没味但踏实,”指出的是现实日常生活多半是枯燥乏味的,但却是真实的,别来那么多想入非非的幻想。

至于对于婚外情一夜情,“只是许多人有那贼心没那贼胆罢了。”这里是说明我们人都是软弱的,我们远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崇高(注:另见笔者关于探讨撒谎一文)。同时,许多人对于婚外情一夜情这类事,也是想想罢了。至于真正付诸行动的,还是不太多。花心萝卜那类人。成天想的是性和玩女人,这种人属于“性上瘾”(sexual addiction)的范畴,这是一种精神病态,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其实,无论是在研究中和工作中,涉及到婚外情这一现象时,据笔者观察,大部分当事人并不想“弄翻家里这条船。”所以如果出了问题,配偶要保持理智冷静对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吵架打骂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笔者建议先不要考虑快速离婚,应该争取解决问题,看这个婚姻还可不可以保持下去。

笔者知道的确有的婚外情破坏了婚姻家庭,给配偶和孩子造成了无限的痛苦。但因为婚外情而进一步发展成现实婚姻的人,也有许多问题要面对:
其一,就是偷情的事新鲜刺激过后,真正的现实生活多半还是枯燥无刺激,那你又怎么办?再出去偷情?

其二,就是这种因婚外情发展起来的婚姻,信任(trust)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当事人会猜测对方:既然你过去都可以从偷情而发展为今天的婚姻,那么谁敢保证你今后会对我或这个婚姻永远忠诚,猜忌多半是这类婚姻的一个组成部分,时间长了也会造成问题。你以某种手法得到的,很有可能因为它你会再失去。一句话:只有上帝才是公平的。信不信由你。

最后,还想谈谈婚外情一夜情与人格之间的关系,以及与精神障碍之间的一些可能的关系。

一些婚外情、一夜情可能与自恋型人格 (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以及边缘型人格 (borderline personality) 而产生的人格障碍有关。因为自恋型人格的核心是自我自大,在幻想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成功,权力和被他人爱上以及有权去享受异性;

而边缘型人格的核心生怕被人抛弃,拼命想抓住某种人际关系,而在实际人际关系中由于人际关系处理上的不稳定,要不极度将对方理想化,要不将对方贬得一钱不值。不难看出,有这两类人格障碍的人将有很大可能坠入婚外情一夜情中。

另外,有严重焦虑症的人,由于内心的强烈地不安全感,可能会想在婚外情中去找临时安慰,但这类人士多半属于有那贼心没那贼胆的一类,因为他如果真去做了,他因前怕狼后怕虎的性格,反而会后悔莫及。

而从小有过多性知识的孩子,长大以后可能在这方面早熟,而性欲望往往也可能比他人更强烈,加上从小被暴露在性环境中 (如目睹大人性交) ,长大以后可能不会在性生活上很认真,也较容易陷入婚外情一夜情。

总之,一夜情、婚外情是相当一部分人生活中有过的现象,它出现的起因机制,却是相当复杂的。我们应对当事人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关心。

笔者从来无意赞同支持这类现象,但作为一位专业工作者,作为一位研究此现象的人士,笔者只能表达对于这一现象的理解,并对当事人的内心挣扎以及无辜受害人 (如配偶) 的痛苦的同情。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