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从张东岳失踪案说起——谈谈绑架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多伦多华裔儿童张东岳至10月20日从家中神秘失踪,此案扑朔迷离,引起各方多种推测和猜想。加美警方联手,加强了加境、机场、关口的检查。美国联邦调查局下属节目《美国重要通缉》(American Most Wanted)也于11月1日向大约1000万北美观众播出此事,希望能帮助找到女孩。也有人请出算命大师,用其特殊的方法如《易经》来推算此案和女孩的命运。

本文不想分析张东岳一案本身,想谈谈绑架模式及行为。在这之中, 一般分为儿童绑架和成人绑架是两大类型绑架。

成人绑架一般又分为劫持,如劫持飞机、公共汽车中的人质。这类劫持一般多为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如人质交换,送劫持者去某个特定的国家或地区。911事件中的劫持飞机当炸弹,可算是本拉登的一大发明。成人绑架的另外类型为赎金绑架,如张子强绑架李嘉诚的儿子,后为李家用十几亿赎金赎回。另外,对女性成人的绑架,不少具有性侵犯的性质。许多这类绑架人质后来被撕票。

还有报复绑架,即被绑架者得罪过绑架者,这种绑架是一种心理和行为上的复仇行动。报复性绑架也有可能使人质致残或被撕票。另外,报复性绑架又可分为:被绑架者本人或家人得罪过绑架者,即绑架者认为曾经在心理上、行为上或经济上受到过伤害,从而产生复仇心理和行为。另外一种类型是被绑架者家人虽然没有在心理、行为上伤害过绑架者,但可能亏欠过绑架者,而致使产生报复行动。

抢劫绑架一般是为财,即得财一般就放人,类似赎金绑架。但是,笔者在士顿读书时,麻州发生过一起命案,一位青少年仅仅要达到自己的目的:16岁时要拥有一辆新车。他便用枪抢劫一位开新车的女士,押到郊外后将其杀害。所幸的是,这女士在被劫持途中,偷偷打开手提包中的小型录音机,录下途中对话。警方后来找到遗物,很快根据录音将凶手缉拿归案。

儿童被绑架,情况与成人绑架有些不同。首先是儿童绑架很少是处于政治目的,除了历史上发生过的劫持者劫持校车,以期同政府达成某种交易例外。儿童被绑架中,东西方又有不同。西方类型的儿童绑架案,有相当一部分是对儿童进行性侵犯,即指心理学上的“恋童癖”, 这是一种精神变态的人产生出来的行动。东方类型的对儿童绑架,许多是儿童拐卖,以达到获取金钱的目的。绑架儿童,也有的是出于要赎金,这种目标一般指向富有家庭。无论是以赎金为目的的绑架成人或儿童,一般来讲人质是相对安全的,因为杀害了人质其绑架本身就失去了意义。

如果是以报复为目的,人质/儿童的安全就很难说了。除非绑架者的目的并非是伤害人质/儿童,而是要在精神上、心理上折磨、打垮对方或家人。当绑架者认为已经把对方和家人在心理上、精神上推垮时,他们也可能放出人质。从西方类型的儿童绑架研究显示,因为大部分儿童绑架属性侵犯性质,所以头24小时是关键,如果24小时之内不能迅速找到儿童,儿童生存的机会就会减小不少。东方类型的儿童绑架,大部分与金钱有关,所以儿童的性命相对安全一些。

鉴于一般研究数据认为人质绑架,头24小时是关键。不管是劫机、劫持汽车、劫办公室,一般都要争取在24小时之内与劫持者对上话,以心理学、交流学、谈判专家组成的小组与人质劫持者对话,以延缓绑架者对人质下手的行动。以心理交流手段,说服对方释放人质。同时,不管是成人或儿童被绑架,被绑架家人家属需要与警方紧密合作,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知道的有关的和可能的一切,包括正面的和负面的内容,原原本本地告诉警方,以便让警方能迅速建立起一个劫持者的档案模型,犯罪学和犯罪心里学上称为“Profile” 。这个模型建立的主要目的是初步拟定作案动机、作案方式、作案人的年龄甚至性别、作案人的大致出身背景、以及文化、教育和受训练的背景,作案人以及受害人大致可能存在的地区和方向,以尽快缩小并集中收索目标。

另外,如果证明作案者不只一人,受害人家属出面,通过广播电视进行呼吁,也可有一定效果。因为作案者是两人或以上时双方不会是铁板一块,通过良心呼唤,其中一人被良心被唤起的话,可以帮助说服他人,至少是暂时不要对人质/儿童下手。但是这种通过大众传播媒介的呼吁一定要快,措辞最好要经过专家指点,推敲,其核心目的是呼唤其良心良知,以延缓可能采取的行动而保护人质/儿童的安全。

人质绑架者大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为性侵犯者,这类人许多是由于精神有问题。心理学对强奸研究表明,强奸者的心理机制不是发泄性欲(虽然是一个部分),而主要是征服感和变态的对异性的报复心态。恋童癖是一种精神病症。

第二种是以强烈的政治目的为目标的绑架者,大部分都是有脑筋、有智慧的人。他们的绑架劫持行为一般是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的。其策划时间可达几周或数年。

第三种是以报复或金钱为目的而进行的绑架。这类绑架者又可分为两种人。一种是性格鲁莽,一时冲动产生的绑架行为。另一种是精心策划的集团,这些人一般要经过30-50天的策划期,包括调查和研究行动的全部路线,仔细跟踪过被绑架者本人及其家属的行动时间,精心地计算过每一个步骤所需要的时间,怎样行动及其分工,以及把人质运往甚么地方。这种绑架行动的成功率非常高,一般在90―95%。

下面谈谈被绑架的心态。被绑架者的第一反应是“惊恐”(Shock),接下来是不断的恐惧(Fear)。对于儿童来讲,最不幸的是除了恐惧以外,还有迷茫(Confusion)和极度惊吓。因为他/她心智还不成熟到这一地步: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被绑架的经历都是创伤性的(Traumatizing)。这种心理创伤会随着焦虑(Anxiety)、忧郁(Depression)、惊慌失措(Panic Attack)、以及恶梦(Nightmare)和哭泣(Crying)。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

另外,在极个别情况下,如果是儿童,被绑架者可能被洗脑(Brainwashi)。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曾经有一名美国少女,被绑架数月后被人发现,警方调查初期,她居然否认自己的身份和姓名。“洗脑”是心理学上专门研究的一个课题,起源于美国一批心理学家研究朝战期间被中方俘虏的美国军人,中方对他们所进行的分化和“政治教育”,西方人称作为“洗脑”。

下面谈谈人质/被绑架者被获救以后的心理和情绪问题。很多人都会产生“受心理创伤后综合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主要表现为长期的往事回顾(Flash Back)、焦虑、惊恐反映(Startle Response)、恐惧(Panic)、忧郁症、高度紧张(Hyper-vigilance)失去对人的信任感(Loss of Trust)、强烈的不安全感(Strong Sense of Insecurity),再加上失眠、恶梦、常出冷汗、气虚,更有甚者可能对人和生活不再有信心,而尽可能避免与人交往等。这些人需要许多关怀、爱护、帮助、保证(Assurance),需要人的陪伴,也需要人去倾听。这种人需要长期接受心理辅导和治疗。(全文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