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說要抗戰異端不少

真理在某種矛盾或魔障,遇到文化、道德之層次高低落差,錯亂糾葛後,會變成沒有恆長的。政治部份的異端、民主的膚淺,糾葛後,現在正在改變人類的秩序。要啟發出有益後世生活安定、幸福的真理,眼前須要具備道德勇氣的領導人領航。如果一切都讓民主自由膚淺言論改變生活的秩序;真的!地球絕對會變成人類不適合住的地方;科學家說2030年要開始開拓移民火星了。
世間一切都在異變中,連男女婚姻也會生變,宇宙一切現象都生生滅滅,變化無常,災難在鑄型,民主聲音卻在吶喊–人民勝利了!真的勝利嗎?如果自掘墳墓,那種算解脫,好吧,姑且算勝利,但後世得接受懲罰。
有時認知蛻變是因為刺激,有時是改變冷漠。所謂諸行無常,讓它存在,現在人類只是越來越冷默,都是自己在選擇走孤寂的世界。
生活中,例如談民主,是否正確?通常談民主,人民支持就是民主;但希特勒依照人民支持戰爭的意見,發動戰爭,後來德國人承認是錯的。列寧革命,有人附從就是一種民主,傳染到中國,結果一個思想造成戰爭抵制,延伸後遺症,死了一億五以上。但當時人民以為,新世界來到了,人民勝利了!真的勝利了嗎?
人生一切都會變化,然後共識也會變化,最怕的是文化、良心、道德錯亂,造成公平、正義有不同標準,然後災難會開始發酵,什麼時候爆發,要看客觀環境。20世紀以後的災難,都是馬克思鬥爭思想使文化、良心、道德錯亂,都是破壞公平、正義延伸的戰爭。舉李大釗為例,他原來渴望安定;讚揚袁世凱統一中國功績,以袁與拿破崙和華盛頓等媲美;而後來附和反袁集團,什麼原因呢?轉型為鬥爭思想罷了。但在中國,曾經用鬥爭製造文化、良心、道德錯亂,破壞公平、正義的才能有肖像懸掛,才能鈔票印人頭,人民戒律逐漸消失,你說,不會形成災難嗎?
一切事物都處在發生、發展然後消滅的無窮迴旋中,有生必有滅,沒有恆常不變的東西;發生、發展及消滅是宇宙間的一切事物運行的規律。世界每件事務都在運動變化,生命也是無常,快樂與痛苦都在不斷地變化標準,人們掌握了無常、無我,無欲則剛的道理後,才算是把握真理,不會消滅的道理,才是真理。但現在存在的許多爭執,都是有欲才剛的,卻是找不到是誰運作,【找不到可以批評對象出來譴責的起源,原來這就是民主。】而也看到始作俑者,因為涉及統獨禁忌,因此遇到不能不暫停討論的魔障,大家只好繼續不談是非,然後等著山洪爆發。那個時代由於鬥爭的矛盾,造成中國走入相殘宿命,一派必須消滅另外一派,才能使困難解決;而雙方都必須假裝鎮定,都知道是領導人犯錯造成浩劫,但卻得習慣大家心照不宣。
毛澤東對第一次訪華的尼克森說:『他(指蔣介石)稱我為匪,我們也稱他為匪。』周恩來插話:『我們彼此在糟蹋自己。』他們兩邊都有道理,他們彼此在糟蹋自己;這關台灣人什麼事?結果被迫綁著受罪,還恐嚇,強迫要有共識,島民是處在矛盾與魔障,原來這叫做相忍為國。習大大顯然不願意攤牌,避開敏感統獨,很好;但難道漸次改進也不行?

黃郛是否涉嫌資日

1935年6月27日《秦土協定》,中國喪失在察哈爾省的大部分主權。28日,奉天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指使白堅武「正義自治軍總司令」率領偽軍劫持駐紮於豐臺的國軍鐵甲車兩輛,炮轟永定門,要占領北平,關東軍原要配合強進,國軍反擊白堅武部,計劃受阻而流產。土肥之後由華北駐屯軍司令官多田駿遊說吳佩孚、孫傳芳,以協助東山再起為名,要求出來領導華北自治鎮局;吳、孫拒絕。10月21日,土肥進行冀省香河縣偽自治政府,偽縣長只幹7天,失敗,被居民驅下台。土肥再來是11月11日到北平向宋哲元提出,限其在20日以前宣布「華北自治方案」,否則日軍會進攻,奪取冀、魯;宋哲元拒絕,19日,宋離平往津。土肥原賢二從此將工作寄託在日本人女婿,灤榆區專員殷汝耕身上。
1935年有冀東22縣[冀東防共自治政府],人口625萬,是懸掛北洋五色旗,殷汝耕是11月24日在通縣召集警政會議,宣布合併灤榆、薊密兩區為灤薊區,成立「冀東防共自治委員會」;自治宣言稱:「自本日起脫離中央,宣布自治,舉聯省之先聲,以謀東洋之和平。」公開聲明反對「聯俄容共」。1937年1月25日,殷汝耕在冀東電台演講:鼓吹要聯合德、義、日進行反共;說:「我們想要防共,在歐洲須聯合德、義,在亞洲須聯合日、滿,聯合戰線,一致邁進,或者可以把共禍根本剷除了。」
北洋故舊,並不欣賞蔣,尤其批評國黨,而為了要拉攏不知情的附和者,都要用防共做口號。陳濟棠1936年,六一事變也是如此,兩廣是以反日為宣傳主軸,但桂卻購買大批日本武器和聘請日本軍事教官、顧問。桂空軍新配備日製戰機,機場是日籍專業在管運作。李宗仁當時發表「焦土抗戰」,譴責日本侵略,攻擊蔣政府的「不作為」,嘴巴說抗日,目的在反蔣,更可恨的是[聯日抗蔣]。陳、李在穗發出通電,痛陳九一八後日本侵略,決定粵桂30萬部隊、飛機100多架,內河艦艇20多艘北上抗日,收復失地。並攻擊蔣對抗日不作為,要求蔣停止進逼各地實力派。國府回電駁斥,稱「攘外必先安內,統一方能禦侮」,並痛斥兩廣為「地方將吏抗命」。
六一事件後,南京用情報組織牽線收買兩廣將領,以12萬港幣買通粵飛行員黃志剛,並由黃連絡1架飛機2萬法幣的價格拉攏投國府,7月2日以黃志剛為首,4架O-2MC、3架波音281與3架轟炸機共27位飛行員飛南昌,宣告投寧;黃志剛隨即升任中隊長;接著再以40萬港幣的代價買通粵空軍,18日由司令官黃光銳率74架軍機及後勤飛南昌投寧。
7月6日,粵第一軍軍長余漢謀飛寧向蔣輸誠,宣布歸順中央。12日,由鄭介民引線,粵海軍的新式魚雷艇2艘由艇長鄺文光、鄧萃功投誠寧。13日,余漢謀與親近將領通電擁護統一,反對割據。過程,兩廣與寧雙方出動80萬部隊對峙,最終寧只用銀彈,不發一槍一彈而結束政變。
殷汝耕主持自治,是用漢奸立場逼寧承認魯、晉、冀、察、綏五省自治,後變為日本掠奪這五省資源,稅款徵收、印製鈔票,操縱經濟養戰的戰略;用減低稅率辦法扶植日本指定進口物品,偽冀東政府還用降低進口稅辦法,協助日本商品傾銷華北;協助開闢鹽田、壟斷鹽產運往日本;協助日方走私。依天津、秦皇島海關調查,僅1935年8月1日至次年10月4日的14個月,經由冀東運到津的日貨,計有人造絲540多萬噸,捲菸紙50多萬噸,砂糖8700多萬噸,雜貨23萬多擔。所漏關稅合計國幣3460多萬元,這些只是略舉,最大的損失是東北種煙,華北偽政權協助轉運內陸。
北平政務委員長黃郛是殷汝耕的老上司,而且是黃推薦給日本用殷。除此而外,黃郛是馮玉祥1924年北京政變,廣州派給馮的連絡官,由於驅逐溥儀離開紫禁城,實際是造成日本劫持溥儀長春復國主因,這部份黃郛有責任,而到底是誰授意驅溥儀離紫禁城?殷汝耕後來漢奸罪槍決;黃郛的責任並未交代。

抗戰奔後方是為何

中共長征後期,工農紅軍稱是為尋求蘇援而組建西路軍,目標進疆,西路軍西進途中,史達林階段曾不讓其到達。紅軍長征到達陝北後,目標是接通近蘇,提出新口號[打通國際路線]意味著紅軍要求蘇援。後來西安軍變使史達林堅決[中國只有蔣有能力領導抗日戰爭,中共必須貫徹配合]。西路軍從西進後,中共損兵折將,此過程沒有得到政治利益。當時是9月11日,共產國際決定:中共在攻佔寧夏地區後會提供1.5萬至2萬支步槍、8門火炮、12門迫擊炮和配合數量彈藥;武器會在1936年12月集中在蒙南邊境,安排由烏拉窪洋行槍彈交貨。這個史達林部署當時是要中共看著蒙南邊境,日軍活動的構想。
在史達林大清洗時刻,1936年8月24日,莫斯科公審在工會大廈的十月廳開庭,蘇聯領導人加米涅夫和共產國際季諾維也夫被判死刑。這個時間稍前,張國燾已長期與共產國際聯絡斷線,他的紅四方面軍在藏族聚集區,曾建立興番滅蔣兩個政權–格勒得沙共和國(1935 11 08–1936 07)和波巴人民共和國(1936 05 05–1936 07),屬蘇維埃西北聯邦政府;這是屬於世界革命的一環,由於蘇共內鬥,後來沒有任何支援,燾的表現出色,人馬也最多,卻逼燾不准另立中央。
史達林做事裁決是很狠的,不談立場的話,評價很精明;其為了抗日,甚至曾經轉話建議蔣可以消滅中共軍隊。1936年9月蘇聯駐華大使莫洛夫在談判中蘇互不侵犯條約過程,對陳立夫說:『陳先生,中共只有兩、三千兵(指毛在延安第一方面軍),他們如果不聽話,你們就把他們消滅算了!』這話是史達林指示,蘇認為能促成中日戰爭最重要,還要避免蔣盟德,犧牲中共是手段。之後國府繼續勦共,這一次是有組織的集軍團攻擊戰,屬第六次圍勦。當時蔣有意盟德,緯國留學德國可佐證,但德日都有進行解放蘇聯之準備,史達林必須如此誘惑蔣,可以堅定蔣抗日意志。少帥西安行動,史達林並不苟同,還譴責。這時刻,盛世才主張無條件支持張楊,公開宣佈疆省支持張學良。
蔣一面勦共,一面請德整軍經武,計劃精兵建制,也將編制戰力不足部隊編裁;總目標是練兵80萬,德國裝備60–80個師,1934年前購德口徑15公分野戰砲、2公分機關砲等等,計值1500萬銀元。36年進口2300萬德馬克軍火。36年華與德簽軍購2.82億德馬克協議,其中37年交華8200萬德馬克軍火,含守長江15公分要塞大砲。這些軍購都是德駐華軍事顧問團建議採購的。
雙十二後,國共停止爭執。1936年底,中共派出第一批幹部赴疆工作,共黨孟一鳴任教育廳長兼疆學院院長、林基路兼學院教務長。37年4月,陳雲擔任中共駐疆首任代表,陳雲請盛下令新疆與甘肅交界,星星峽辦事處邊務人員尋找中共西路軍迷路餘部,此時李先念的西路殘部,狼狽逃出戰場,剩400。5月,陳雲帶著車隊載運服裝、食品、槍支彈藥以及醫務人員到達星星峽,接李先念部送往迪化。
泛紅說法,西路軍是指1936年10月由中共工農紅一、四方面軍6千,連眷2.18萬人,西渡黃河,穿著單衣草鞋,無後勤,無支援,在河西走廊與20餘萬敵軍戰鬥四個多月,完成上級所有任務,戰死7千,落俘數千。1937年4月,陳雲和滕代遠到星星峽去接西路軍時,說法是,李先念帶殘軍900穿過祁連山,入疆時700,436人勦械進疆。營救後有4500回到延安;這應是付贖金給馬,才獲釋(1937 03 27,毛曾談10萬銀圓.但成交金額未悉)。眷被俘、被姦、被殺或分配為馬軍妻妾丫環計1.2萬。徐向前回憶分析,西路軍任務飄忽不定,變化多端。而幾十年說法又是:[打通國際路線]、[西路軍領導陳昌浩不主張南下],與[張國燾逃跑主義]在糾葛,口號與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的戰略說法,總是讓人無法看懂;而最後為了說明元帥能夠活下來,是用打扮成乞丐說明歷盡滄桑的悲慘過程。原來抗戰前線是在新疆?你想做中國人,原來就是要讀這些連自己也無法自圓其說,很難理解的歷史。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