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25)

周副主席從遵義會議講到黨的六屆二中全會,從八路軍、新四軍的建立、壯大講到抗戰的方針政策。他還特別提到新四軍對日寇的第一仗打得英勇頑強,俘虜了兩個鬼子,贏得了茅山人民的讚揚與支持,使新四軍在江南人民的心目中紮下了根……
周副主席這晚整整講了四個小時!他那敏鋭的眼光、深刻的分析、詼諧的講話,博得了一陣陣掌聲,好幾次他的講話為大家的歡呼、鼓掌所打斷。聽了他的話,新四軍指戰員們個個眼睛放亮,人人精神抖擻。
小戰士在外面擔任警戒。聽著祠堂裡人聲鼎沸,他的熱血也沸騰起來。這時,他又想起自己向軍長央求的那件事。他甚至想到現在就去找他。但他走到入口處,又踅回來,他搔搔後腦勺搖搖頭,自個兒笑了。
會散了,周副主席走出祠堂,朝臨時住處走去。軍首長接著走出來,從小戰士身邊走過去。小戰士本想上前去再次央求,但見人那麼多,不便開口,便收住腳步,站在那兒發愣。
就在他急著快哭的時候,耳邊忽然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待他轉身回頭一看,不禁大叫一聲:“軍長!”
原來,軍長不知什麼時候轉回來,站在他眼前。
“教導團二營三連四排戰士侯俊傑,我命令:這幾天你也去警衛周副主席。”軍長嚴肅地說。
“……”小戰士睜大眼睛,激動得說不出話;他連“是”或“保證完成任務”的話都沒說,等他醒悟過來,竟撒腿跑了,連給軍長還禮也忘了;小戰士畢竟是個機靈鬼,沒跑兩步,又跑回來,向軍長立正,敬了個軍禮,大聲說道:“請軍長放心,戰士侯俊傑保證完成任務!”
軍長笑了,拍了拍這小戰士的肩頭,跟他一起走,親切地和他交談。
過幾天,周副主席來教導總隊視察,教導總隊為了熱烈歡迎他,舉行了一場籃球友誼賽,小戰士到球場一看,只見周副主席親自為球賽當裁判,聽見他吹響了球賽開始的第一聲哨音,看到他調整雙方隊員站好,組織雙方隊長“跳球——爭球”……
當天晚上,天空沒有一絲雲彩,只有一彎明月和幾顆閃爍的星星。雖是春天,但風裡還帶著濃濃的寒意。在周副主席的住處,油燈還亮著。小戰士在門外警衛著,臉上也沒有一點悃意。
門“呀”地一聲開了,周副主席走出來,把自己身上的一件大衣脫了,要披在小戰士的身上。
“周副主席,我,我不冷……”小戰士忙推開大衣說。
“哎,小同志,我衣服夠,你穿上吧!”周副主席和藹地說,把大衣披在小戰士身上,然後拉著他的手,一同坐在門前的一塊長石條上。
周副主席把小戰士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一開始便問他:“小同志,你就叫侯俊傑呀?去年就是你和排長把那個日本鬼子抓回來的?”
小戰士說:“這是排長的心計。還有我們團長指揮可靈哪!”
“是不是你們原先那個五團的副團長鐘根生?”
小戰士點點頭,說:“是他。”
周副主席讚揚地點了點頭。
小戰士心裡又驚又喜。他原先在五團,前些日子才調到指導團,五團這位鐘副團長比他更早調來教導團當團長。周副主席才來幾天,便對這裡的情況這麼熟悉,連他自己的事,也給周副主席知道去了。“一定是軍長給他講的。”小戰士心裡想道。
“周副主席,你知道去年那場戰鬥?”小戰士過了片刻,問道。
“知道知道,”周副主席說,“你們打得漂亮呀!蔣介石藉口新四軍不懂本地話,要將新四軍調去安徽前線,讓他自己的部隊留在後方,叫我們新四軍拼掉兵力,好把我們吃掉。與此同時,日寇、偽軍又在茅山一帶散佈謡言,搞得當地一些老鄉不信任我們。這,沒有什麼!我們新四軍有堅定的目標和信念。去年第一仗,我們不就打了個勝仗?!新四軍活抓了日本兵,日寇、偽軍心驚膽寒,茅山人民轉憂為喜,誇咱們新四軍是硬骨頭,是真正抗戰的隊伍。去年這一仗,可不能小看羅。小同志,你說呢?”
小戰士點點頭。
接著周副主席詢問小戰士的身世,知道他是個孤兒,家住南方某省溪河岸邊、世世代代到處遊蕩的船民時,周副主席便給他講“窮人鬧革命”的道理,末了還說:“將來,等我們打敗了日本侵略者,還要參加國家建設,讓全中國勞苦大眾都過上好日子。”……
侯二春聽著,感到分外激動。自己親爸爸生前是多麼勇敢與幸福!她羡慕自己的爸爸,下決心要學習爸爸的革命精神、做一個雷鋒式的好青年。
時健秋等團員青年都鴉雀無聲地聽著。和往常聽人講故事不一樣,這回,他們誰也沒有插嘴。
對秦鷹剛才講的故事,他們並不滿足。時健秋對秦鷹要求說:“秦書記,時間還有,當年你是排長,和侯俊傑烈士親手抓過那兩個日本鬼子,你就給我們講講‘黃橋之戰’吧!”他一提議,眾人馬上附和。
秦鷹看看錶,說:“好吧!”於是他又侃侃而談……
後來,小戰士調回五團。過了五個月,就是這一年八月,國民黨頑固派對我們新四軍發動突然襲擊,著名的黃橋之戰便在那個時候展開。
那天正好是中秋節,晚上月亮特別圓,特別亮。趁著攻打我們的國民黨兵過中秋喝得酩酊大醉時,新四軍採用樓梯攻城戰術,經兩小時激戰,衝進了黃橋的城門。在國民黨大股部隊增援上來後,我們暫時退了出來。
為第二次攻下黃橋,新四軍作了充分準備。當地老鄉儘力支持我們。那時,黃橋一帶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謡:
黃橋麵包多又多,
送給新四軍老大哥,
吃飽喝足打日蔣,
來日解放全中國。
又一次激戰即將打響。戰前,縱隊司令陳毅同志作了動員。當小戰士聽到陳老總講到這一回打不下黃橋,我們大家都要到長江去餵魚時,更是摩拳擦掌,急不可耐。
就這樣,在陳老總直接指揮下,在民兵、老鄉的支援下,指戰員們猛打猛衝,決不後退,終於攻下黃橋,給消極抗戰、積極反共的國民黨頑固派以應有的回擊。
在這次戰鬥中,靠小戰士機智勇敢、我們又活抓了兩個敵人,不過這次不是日本兵,而是國民黨兵,其中一個是國民黨連長。只怪我軍副連長就是我——那時不留神,半路上被這個反動傢伙逃跑了。為了這個,我被陳老總恨恨地刮了一頓鼻子!……
秦鷹說著說著,把煙頭掐滅了。
眾人聽了,都“啊”地一聲。
秦鷹正想繼續說下去,忽然門外刮來一股風,他抖索了一下,想什麼,便又抽起一支菸,緘默不語。
團員青年們驚訝地睜大眼睛。
二春問道:“爸,你怎麼啦?”
秦鷹沒有下面回答,只是問:“二春,你說這陣刮什麼風?”
二春看了看,不假思索地回答:“北風唄!”
秦鷹笑著,沒有說話,只是抽菸。
這時,有一個青年看到牆上貼著一幅時髦的標語,詼諧地說:“不,刮的是‘反擊右傾翻案風’!”
秦鷹把煙扔掉,站起來,頗嚴肅地對大夥說:“不知道我們鑽探隊的青年同志覺察到沒有,最近社會上颳起一種妖風,又有人暗中反對周總理、反對老一輩革命家。這種情形,大家想想一九七四年的情形,恐怕會有啟發。”
地質隊員們常年累月鑽山溝,但因為走南闖北,消息並不閉塞,對一九七四年“標語戰”那一類的事,倒是有人知道。他們不禁追憶當年街頭混亂的情景。
這時,幾位青年大聲嚷叫道:“總理一生光明磊落,甘為孺子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誰要玷污總理光輝的名字,誰就不得人心!”
“我們要捍衛總理的英名,繼承總理未竟的事業!”
秦鷹見大夥熱烈談論起來,自己彷彿也變年輕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