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盛翻臉史魔找蔣算

易經有云:「君子豹變,小人革面;居變之終,變道已成。」試譯白話文:有學問者改變自我,潛移默化改良美德,回頭是岸善莫大焉,長期的動亂,最後落點仍得守正道而轉化為吉。康德有見解認為【政治若不被道德約束,無法使政策進展;兩者如發生衝突,終究還是必須靠道德力量斬斷無法解開之結。】
傳國領導人物,有正、負區別。美國歐巴馬總統說,我們都得從「做什麼都無所謂」,轉換成「為自己負責」。以正道過濾是非,為歷史負責是必要的。如果褒揚沒有是非的歷史,肯定武力藉口爭取自由與民主卻造成沒有政治自由,也沒有民主議會,這種革命都是說不通的;事實上,批評更能促成島民諒解歷史的困頓,有利各方轉折。
兩岸有許多問題得靠道德勇氣政治家檢討釐正是非弭平創傷,否則無法實質和解。無法談統一的問題,就是統治者對於道德的共識認知不同。國共爭執讓島民厭煩,只有革命理論,只會宣傳鬥爭,沒有扎實內涵。[共產]學列寧鬥爭,最後變成合理一黨專政?沒返回正常共和體制,誰會附從?揀到應該贖罪者的第三代,是不夠的!
正道革命,不可拿槍動武,這情況下,哪怕失敗,也不會被送監牢;看段祺瑞,其北京掌權,由1924年11月起,執政職位相當於總統兼總理,他後來被馮玉祥驅下台,但沒有理由公審段,因為段[執政名義]統治過程都走正道;其他北洋領導人,在抵抗南方失敗後,都沒有受到[蔣政府]逮捕、起訴,這說明,正道治國不必畏首畏尾。而1930,中原戰爭時刻,彭德懷建國;1931,九一八國難後50天,毛澤東蘇區掛蘇維埃旗建國,國歌是國際歌,鈔票印列寧,請問,國家法律可以判什麼刑?
何謂統治?就是簡單施政,不要狗屁理論一大堆。德國興登堡元帥說:[在戰爭中只有簡單,才可以獲得成功。]希特勒把戰爭變成屠殺清洗種族,自然是不算簡單,殘暴使西方團結對抗,是自取滅亡。這句話,也可以用在治國,只有簡單依序,不必政治口號,20世紀哪來那麼多政治口號?【反右整風、三反五反、人民公社、土法煉鋼、三面紅旗、上山下鄉、輸出革命、文化革命、批孔批林、四項堅持、世界革命、消滅地主階級、消滅資產階級、鎮壓宗教信仰、大躍進浮誇風、停止大學十年、紅衛兵亂揪鬥、造反有理口號、破四舊立四新、破壞中華文化,這些都是政治口號。】君可曾看到可惡的美帝有政治口號?但美利堅的人民是幸福讓人羨慕的。
英國亞當史密斯《國富論》對於利益追求是以不傷害他人為前題;西方是以財稅手段克服貧富不均問題,絕不是鬥爭、沒收。【有文化的傳國精神,人道、正道應該超越革命價值;華夏國魂靠道德凝聚才不會崩裂。】給後世看的,只能是正道歷史。新中國要把握正道重點詮釋民國災難史,右岸有期待。

誰染紅都是變色龍

兩岸統治團隊,若談走資,除了毛澤東,後來都算是變色龍;這說明一個道理,不言已喻。盛世才治疆,與蘇共態度起伏隨勢變動,是屬於求生存的變色龍。依盛自己的說法,是蔣政府內政部長彭昭賢介紹,前往荒涼塞外人口300萬的新疆。其動機有二:一.為了開發、建設和鞏固邊疆;二.接近蘇,有機會看社會主義國家情形,以及所謂導師史達林是怎樣領導世界革命?用以決定信仰。
盛對六大政策的辯解是:1.以親蘇政策應付蘇,必須如此才能夠保障西北邊陲領土;2.盛憑藉蘇軍援助,粉碎馬仲英及日等等數個企圖在疆建立回教國野心;3.盛在和史、毛的十年直接鬪爭中,澈底認清蘇的統治真相;在五年計劃中,軍事雖有進步,但馬克思主義缺少建設社會主義國家的藍圖,所以工農業仍是落後的;而由於農業歉收,導致每年有許多餓殍。盛由此認識了史領導世界革命總路線是錯的。由蔣的後來處置態度,顯然能夠接受盛的顛三倒四辯詞。
1933年2月20日,和闐伊斯蘭民族革委會在和田集會宣布成立[和田臨時政府],主持人伊敏在[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瓦解後,逃往和田,推舉其兄滿素爾為帕夏,主持[和田臨時政府],改稱[和田伊斯蘭王國]。412政變,金樹仁下台,盛接臨時督辦,開始治疆,脫離中華民國國府的節制。6月12日,馬仲英部馬如龍攻克和田,殺滿素爾,「和田伊斯蘭王國」滅亡;穆罕默德伊敏逃克什米爾。混亂期間,盛曾擊敗昔日長官駐伊犁的張培元。11月12日,[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再建國,屬南疆政權。馬仲英部馬福元攻擊疏附,占領喀什回城。34年1月,蘇軍2千從巴克圖卡入疆,換上盛代為準備的疆族軍服,假扮歸化軍,帶著山礮、野礮和坦克裝甲從塔城南下。在過程,盛是為了抵禦馬仲英侵入,33年底求援,史達林軍援值300萬盧布軍火,並借傭兵使他穩住,疆成為親蘇地區。
馬仲英部則是[借殼上市]奉蔣之命以逸待勞,蘇軍先頭部隊才侵入,就被馬部迎頭痛擊,但仍憑藉著重型武器分數路,突破防線抵達迪化;之後,蘇機轟炸,馬家軍傷亡慘重。迪化城內盛軍也配合攻擊馬仲英部;這次是蘇官方支持的。馬仲英發電報告南京[盛世才引蘇兵打內戰],蔣當時正在圍剿蘇區。馬仲英部34年2月6日攻下喀什,先讓[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瓦解。此刻馬仲英表示願意效忠南京,但也找英援。
1937年初,在北疆的馬仲英部帶兵攻盛,打庫車;盛又求救,蘇軍援3個團,飛機40架,坦克20輛,助盛驅馬部後,蘇軍部份返國,少數官兵留守邊境。馬部有馬虎山率殘兵逃印度,其旅長馬生貴降蘇後,被殺。之後馬仲英眾叛親離,一切大江東去,以地利之便奔蘇,下落不明,可能死於清洗。盛開始獨霸新疆。這些都是軍閥崛起後造成的怪現象,隨便喊價,有人叫,談攏即賣。那麼說,誰是軍閥崛起始作俑者?歷史有證據,梁啟超、蔡鍔是也;請注意,梁成立共和國第一個造反政權–[肇慶軍務院]是1916年5月8日,此時袁已棄帝制;延勢過程,吳佩孚、孫文、張作霖在形成軍閥,責任也是很大的。
盛與蘇是在36年1月簽訂[盛蘇密約];這個密約簡單說,就是疆要脫華的密約。盛原只是為生存,後來被蔣軍介入後,隨蔣轉向反共,也是為生存。而馬仲英在英、蘇、蔣勢力徘徊,後來擇蘇,卻不明不白從人間蒸發,其部,後被盛接收。
盛與馬都遊離於[蔣黨、建國、蘇維埃、中共蘇區、附回民建國],哪個機會大,即變臉投靠,親蘇、親共、親蔣、反共、建國、反建國,都是先求自己生存,遊離各方賣價;37年9月起,配合史達林政策,在疆清洗殺托派2千;此部份,中共應該沒意見,因為中共也鬥過托派。中共青年團俞秀松,來疆後擔任疆反帝協會秘書長、疆學院院長職務,並和盛世才的二妹世同結婚,也被世才逮捕遞送蘇,39年2月被處死。
陳立夫是抗戰初期奉命訪盛,其說法,盛能力很強,除太太,什麼人都不相信,督辦公署門口,晚上都架滿了機關槍,很可怕。37年8月21日,蔣政府與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蘇開始援蔣抗日,中蘇轉戰略同盟。由於蘇援軍火、物資由疆轉抗日前線;盛同意後,10月,八路軍在迪化設立辦事處,任務是,保持和蘇之間物資通道,接待路過疆的共黨幹部和國際友人,籌集援助八路軍抗日物資,管理在迪化治療的八路軍傷殘病員。
38年8月,盛訪蘇,見史達林三次,蘇盛密約貸款500萬盧布給盛;對於之前疆亂,史指出,是日本支援托派策劃。過程,史同意盛加入蘇共,但擔心蔣會不滿,交代入黨之事要保密。這一趟,史滿足盛的短缺設備清單勒索。

土皇帝是個狼種豬

1939年9月,周恩來經疆赴蘇,路過迪化,盛向周要求調走與他無法合作的鄧發,盛威脅,如果鄧發在迪化,不要讓他看見;周答應,說明,鄧在疆任期只剩4個月,不會和盛有見面機會,若要和中共談事,會由其他人進行。周此事轉彎處理,說:盛世才不允許共黨在疆宣傳孫文,我們就應該按照他的要求。鄧發後來批評:[盛世才就其出身來說,是野心軍閥,就其思想來說,是土皇帝,就其行為來說,是狼種豬。] 1941年1月,盛提議成立[突厥斯坦蘇維埃共和國];史達林拒絕。5月,盛製造一起虛有的「汪精衛的陰謀暴動案」,以漢奸、托派和陰謀暴動罪名,前後逮捕杜重遠、新疆官員1200人。被軟禁的張學良寫信給盛求情,釋放杜重遠,盛不理睬;之後,派人毒死。6月,德蘇戰爭,雖然莫斯科守住了,但戰局,蘇仍劣勢。
12月7日,太平洋戰爭爆發,在中國,【領導人蔣介石意識,在考慮收復東北、臺灣等被日佔領的同時,也開始考慮恢復對已在相當程度上失控的主要受盟國影響的邊疆地區的控制。……蔣介石所設想的這一同盟條約最後雖未訂立,但它反映了蔣期望利用這次世界大戰解決新疆等問題的構想。這一點,蔣曾明確寫道:[對新疆與西藏問題,應乘世界戰爭期間解決為便。]在1942 年1月的《本月大事預定表》中,列入了研討[新疆西藏收復之計畫]的工作。1月底,蔣在日記寫道:[對新疆與西藏統一之方略已定],同時表示實施方略尚需等待機會。蔣對新疆問題極為看重,認為新疆問題事關國家主權安危的諸多方面,西北之後患與西北之國防當為戰後第一要務,此題不能解決以前,則一切皆難生效也。】(黑框內,全見武漢大學王建朗教授著作:試論抗戰後期的新疆內向) 1942年4月,維吾爾族、歸化族、塔塔爾族和回族發動暴亂;蘇聯領事、顧問、教官與中共各部均牽涉其中。何應欽擬訂收復新疆主權方略;一面安撫盛,要遏止蘇在華陰謀。42年春,蔣請馬步芳去疆,勸盛與蘇聯和中共斷絕關係。6月27日,史達林派特使來迪化,企圖阻止盛返回投蔣;盛直接說:【我要在疆建立民主統治。這是第一次說清楚,是正式翻臉。】

盛世才清共為表功

早先,1938年1月,蘇軍照會蔣政府後,派軍駐紮哈密,有守護疆東大門功能,除了保衛盛的割據政權,也造成國軍不能隨意進疆。應盛的邀請,延安前後派三批幹部赴疆,派鄧發駐疆,毛澤民到疆工作,先任省財政廳廳長,廢除新疆舊幣,發行新幣;之後任民政廳廳長等職。這些世界革命開拓西疆先鋒,後來多數被盛在43年9月前後殺死。
依史料說法,蔣是毛澤民等三人已經就刑後,才獲報。那麼在蔣以為還未執行國法前,曾經批示,刀下留人,並且要將人犯送回延安,盛憑什麼要殺在疆的共黨?【在如何處理被捕的中共人員上,重慶方面與盛的想法起初也並不一致。從國共關係乃至中蘇關係的大局考慮,蔣介石起初並不想剝奪這些被捕者個人的生命。他主張,新疆共黨百餘人被盛拘禁事應即解決,使之歸還延安,切勿殺害,更不宜久拘新疆境內,以防不測之變。】(黑框內,全見武漢大學王建朗教授著作:試論抗戰後期的新疆內向)
那麼既然人已殺死,蔣為什麼未究盛濫殺之責,我們試著替盛找有利的證據;一.史達林在1943年5月宣佈解散第三國際,共黨原是準備在疆玩蘇區,既然已經解散第三國際,我阿才是新疆統治者,也有理由執行清共;二.國共合作抗日後,40年7月12日毛下令規劃,以黃橋戰役嘗試倒蔣,10月4日打四天;新四軍取勝,殲滅國軍第89軍,軍長李守維陣亡,旅長翁達戰敗自裁,共軍聲稱殲滅國軍1.1萬;得意之下,11月7日毛給共產國際信,提出閃擊國府後方,趁亂、趁虛而入,挑起內戰,加速中國失敗。計畫是以15萬精兵,電文寫:「出十五萬精兵抄到他(蔣)後方,打幾個大勝仗。」這是在黃橋戰役之後,皖南事變之前;對於重慶,屬於叛亂團體,死罪。11月25日克宮復電,拒絕精兵計畫(德軍是11月17日數路齊發總攻擊,此時莫斯科仍被圍困;12月5日紅軍才大反攻);寫著:絕對的關鍵是你不要首先挑起軍事行動。之後皖南事變是41年1月爆發。殺毛澤民這種事,在那個時代,都有人愚忠表現;例如戰後刺殺李公僕(1946 07 12)、聞一多(07 12),都非蔣授意;幕後主謀後來查出,兩案都是霍揆章將軍指使;霍後來有向蔣坦白,是手下現場聽演講,義憤雞婆行事(台語)。霍揆章有來台灣,1953逝於台北。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