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商貿將何去何從?

四年一次的美國大選最近塵埃落定,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互數家醜,為歷年來之冠。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最後以民調一路領前之下飲長痛而落敗,令無數人跌了眼鏡,摸不著頭腦。共和黨的特朗普入主白宮,對安省、加拿大有什麼樣的影響以及加美商貿關係將何去何從?
由於美國是全世界第一強國,無論那一次選舉,尤其是產生新的總統,對全世界每一個國家都會有影響,又因為美國是加拿大唯一的鄰居(北極不計),關係緊密,雙邊國界很長,是世界之最。所以美國總統一舉手、一投足,都會影響加拿大。
加拿大與美國的貿易一定要深化,另外要考慮分散商貿投資到其它國家。若干年前因為世界競爭很小,那個時候加人對競爭沒什麼特別感覺,只要南望美國,其它都不在乎,導致以前對貿易的競爭是“不知不覺”。這幾年來去過安省大大小小的城市,聽到大小企業家對競爭方面的各種體會,他們都開始感到競爭在這個地球村是重要的,但也發現現時業界對分散貿易方面進展緩慢,可以說是“慢知慢覺”。對於加美貿易未來的合作,安省和加拿大一定要主動和美國溝通,對接下來的貿易合作該談判則談判,該溝通則溝通。另外,安省企業對貿易的分散(其它國家)戰略要快速轉變過來,需要“快知快覺”的行動力。西方有句話,“歲月不饒人”,時間如潮水,不會等待任何人。希望加拿大在國際商貿事務上踏出快知快覺的步伐,不要臨時抱佛腳了。
貿易和美國深化,和其它(國家)分散,是金句!其實美國的外貿與三個國家的比重是非常突出的:第一是中國,占比例16%;第二是加拿大,比例為15.4%;第三是墨西哥,占14.2%比例,三個國家比重幾乎占了美國貿易的半壁江山。因為加拿大與墨西哥簽訂了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是北美貿易合作夥伴,加拿大與墨西哥的合作關係又非常好,兩個國家與美國的國際貿易比重又高,如果需要與美國重啟談判,他感覺加拿大是有實力的。2015年安省與美國之間的雙邊貿易額達3400億元,出口額1580億元,進口額1820億元,安省與美國貿易是逆差,進口多過出口,所以一旦美加重啟談判,加拿大可以用實力說話,談判起點和氛圍應該是良好的。
特朗普常常說自己是個商人,多年的行商經驗,使他明白行商的文化,清楚行商的重要性,更對如何做生意遊刃有餘,只要特朗普把做生意的思維加上政治思維,未來如果開啟談判,這個多方面的談判應是智慧和理智的考驗。期待加拿大與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一起努力友好合作,繼續締結親密而堅實的夥伴關係,也期待與美國的新一任總統一起促進貿易,為加國和美國國民締造成功。(本文略有刪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