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擔憂國際局勢下的中國、美國和加拿大

譯者按:英語和法語的加拿大俱樂部(Canadian Club)是兩個獨立的、全國性的非謀利機構,經常邀請國內和國際上頂尖的政界、商界領袖、科學家、文學家、傳媒人士演講,以促進國人對公眾事務的興趣。2016年10月3日,兩會合辦邀請前法國總理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發表對現時世界形勢的見解。拉法蘭於希拉克(Jacques Chirac)總統時,自2002到2005年任總理三年。現任法國上議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主席。

拉法蘭開始演講時用英語感謝主辦機構及嘉賓,接著就用法語發言。他的演講,既有深刻智慧的哲理,也有感觸時勢和熱愛世人的情操,充分表現了他思想的深遠、博大和邏輯。現根據錄影譯成中文,希望讀者得以增加智識,更加瞭解當今世界形勢的實況。

目前的國際形勢使我感到非常不安。我是(法國)外交和國防委員會的主席。自從我開始制定政策以來,我實在是看到一個緊張、令人擔憂的國際形勢。如果你看看一個我對它有好意的國家–中國,我看到力量的結集,令我不知所措。看俄國,我只看到它因內部的經濟困境,(這事情大家並非不知道),必須向外尋找勝利以作補償;再來看烏克蘭、克里米亞和地中海東岸。我的國家法國,已經出兵參與美國對抗伊斯蘭國和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特。我們和俄國聯手對抗伊斯蘭國,但它沒有和我們一齊對抗阿薩特。美國在某程度上已經退出。這使我們陷入錯綜複雜的形勢。

我們得到一些勝利。我們在敘利亞、伊拉克都勝了一籌,但我們的對手伊斯蘭國去了利比亞。在利比亞,他們威脅到突尼西亞,這個兄弟之邦、鄰人和新興的民主國家,受到了嚴重的威脅。突尼西亞受到威脅。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將會怎樣呢?這是我們歐洲和地中海的邊疆。如果我們觀察當前的國際形勢,嚴峻的情況引人注目。如果你想從美國的選舉得到安慰,你有理由可以感到焦慮。在我心中,特朗普的行情漲了幾分,因為我住進了他的酒店。這兒井井有條、寧靜,房中有肥皂、水和威士忌,但是我們仍然對國際的形勢感到極不安心。

在法國人們所爭論的,現在最引人注目的,正是這嚴峻的情況。因此在民意調查和社會的氣氛中,我們見到對團結的索求。在這情況之下,歐洲人的構想是什麼呢?歐洲人無法高瞻遠矚,因為歐洲需要接受挑戰,特別是英國「脫歐」後的新體系。啊,英國人!啊,亞伯拉罕平原(注)!啊,那些往事!祝陛下平安!英國脫歐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們二十年前,不會想到歐洲會解體。我們建立歐洲,是為了和平。加拿大的軍人,為此有過大幅度的參與。我們建立歐洲,以確保我們的未來,但如果我們使歐洲解體,和平也將解體。這也是一個很嚴峻的問題。我們將會與英國進行一場艱難的談判,因為新的協議,將會是歐洲和英國的協議,但新的協議,不會和舊的一樣,將會是較低層次的。這會給我們造成困難。

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防禦的問題和軍事的問題。我們在防禦的合作方面,將會和英國產生大問題。法國與英國,是兩個能夠出兵國外的歐洲國家。我們同是「安全理事會」的常務理事國。我們有使用核武的能力。我們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我們應該繼續合作,不只是為了歐洲的安全,也為了全世界。我們必須尋求歐洲大陸新的體系,同時和英國在防禦和安全上,維持重要的關係。也許事情會改變。德國對國防一向保守。現在他們決定把明年的國防預算提高超過7%。也許事情會改變。總之,我們必須在安全的問題上,保持我們的行動,特別是和英國合作。歐洲的構想,有幾個選擇:貨幣、更團結的歐洲、擴大的歐洲、統一市場的歐洲。無可否認,我們將向這些方向邁進,但我們不知道要怎樣做。我們希望重建歐洲的步伐,以法國和德國的組合以及其他願意參與的創始國為基礎。對於我們所談及的這嚴峻局面,歐洲無法確立主導的方向,因為她首先必須重建。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歐洲足夠堅強,能夠找到創造自己未來的力量。

在這些爭辯當中,美國的構想,歸根結底是尋求領袖階層的穩定。雖然它有困難,有問題,有緊張的局勢,但美國的經濟在近期多次都反彈,這就證明了領袖階層有穩定性。如果認為美國無力面對自己的問題,我們是錯的。美國有潛力。但是有些人為的力量,例如在敘利亞,今日造成了不穩定的情況。我們希望美國將來會扮演一個角色,也許與過去不一樣。美國移向太平洋的政策,是新的趨勢。當然我們歐洲對這樣向亞洲的擺動,十分敏感。我們見到不明朗的情況。也許美國大選會把問題解決。

目前我們也許見到不明朗的地方。我們陷入了美國和俄國的關係中。俄國目前的構想,引人注目。我們很明顯地看到俄國的經濟走下坡,普京先生向外找尋他在內部沒有取得的成功。形勢成全了他。人們還在討論克里美亞。國際的權利受到嘲弄。烏克蘭的情況是不能接受的。人們見到情況在改變,尤其是最近幾個月,我們看到,一方面土耳其軍方擊落俄國飛機,另一方面俄國總統到土耳其尋求共識。他們在東地中海的行動已經一致。在這情況之下,我們很明顯地看到,俄國在「棋子」面前的行為。我們看到俄國在伊朗、土耳其的角色,和在整個地區,包括在埃及的角色。俄國從以往插手的政策中得到好處。最後,他們從西方國家撤退的政策中,很容易地得到利益。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想和你們談談中國的構想,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我也認為我們沒有瞭解到事情的幅度。中國從來不胡亂做事,不會毫無準備地做事。中國有時間去做出選擇。中國不為一代人工作,而是為一連串的世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知道必須探索一條對自己有利,也對夥伴有利的出路。不要低估中國人的智慧。有一天,中國的主席對我說:「我們和你們一樣聰明。我們瞭解你們,我們同樣地聰明。我們知道我們有過剩的工業生產力。我們知道我們需要市場。我們知道亞洲需要領導才能。我們也知道大家需要圍繞著中國動員起來,因為中國令人不安。」這個「一帶一路」的方案,其實就是「絲綢之路」。我不知道美國人心中怎樣看。但在歐洲,我們認為這是神話,是馬可波羅和其他尋找中國偉大神話的人的想像。

當中國有一個策略的時候,他們也把錢放進去。這次向西方的開放,他們透過這個亞洲基建投資銀行,放了不少錢,這銀行在絲綢之路的力量是千億。連加拿大也想參與,雖然它不位於絲綢之路上。但加拿大知道這是一個多邊組織。我們見到的,是可與世界銀行匹比的財力。也許他們的措施會與世界銀行配合,也許會競爭。我們見到一個有相當財力的組織。今天,這個組織計劃從中國西部到東歐,建造45條火車路,貨品陸運只須20天,而海運要40天。圍繞著這個計劃,有很多策略。歸根結底,這是透過交流和基建,尋求團結,造成龐大的市場。但給我們歐洲人造成了大問題。這是怎麼一回事?這是把世界重新分配。在東亞有日本,中間有歐亞大陸,包括歐洲,另有美洲。中國以歐亞大陸向我們送上了新的禮物。它向歐洲提出了一隻大鵬鳥,有兩隻大翅膀。一方面是歐洲和亞洲,另一方面是歐洲和非洲。這是中國人所構想歐洲的未來。這是很重要的難題,因為它提出了戰略的問題。在這英國脫歐的時刻,很多西歐國家的防衛,是「北大西洋公約」。但是在「一帶一路」這個項目之下的防衛機制,將是另一回事。我們必須慎重考慮這新的禮物。

加拿大的角色也是重要的,不尋常的重要。它好像是另一隻大鵬鳥。它在美國上空撲翼打鈴,一直伸展到墨西哥和更遠的地方。另一隻翼伸展到歐洲和法語國家,也就是非洲。無論如何,這就是未來的國際關係。我想引起你們注意這個問題,就是太平洋局勢將會緊張,這是由於中國和美國的競爭。他們的回應對我們事關重大。

共產黨的報告說:“誰擁有歐洲,誰就擁有世界!”因此我們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不是談明天早上的問題。我在談一個戰略問題,以研究我們現在是什麼的處境,怎樣建立關於未來的構想和怎樣做。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和加拿大一齊思考戰略和交流。加拿大是在亞洲戰略上重要的夥伴。你們是美洲,有著美洲的力量,但又和美國不同,可以和中國對話,在這地緣政治重新分配的時候,這是加拿大戰略角色重要的因素。歸根結底,我們必須確立一種思維。我們法國人和加拿大人,不能對這個正在重組的世界冷漠,我們不能對這個世界沒有構想。我們會有戰略上的討論和思考。我見到未來好像一隻大鵬鳥。我相信大陸國家有前途。你們是大陸國家。你們也大也小,美洲人但又和美國不同,歐洲人但又不是歐洲人。你們是陰和陽。加拿大是現代化的國家。它有自己的複雜性,它擁有不同的世界。因此我認為外交戰略的思考,對我們的民眾是必須的。

我來向你們在這問題上參加意見。我可以促進不同方面的組織,和歐洲在這問題上進行交流,因為你們有前途。我們一齊思考,就會一齊行動。一齊思考,對我們絕對有利。在我結束及感謝你們之前,我想向你們說,我清醒看到世界在改變,有一些事物,會使世界翻天覆地:信息科技、新的經濟形式、新的交流方法、新的組合。但有一樣東西永遠不能代替,那就是「以人為本」的價值觀,同時有比我們更大的力量的信仰。在加拿大與法國之間,有些價值觀,我們願意在改變中的世界適應,但我們不會放棄。這種價值觀做成了我們歷史上的友誼,使我們走到一起!

(注)亞伯拉罕平原,位於魁北克城外。1759年9月,英軍在此戰勝法軍,法國勢力從此退出加拿大。
(圖)前法國總理拉法蘭在加拿大俱樂部發表演講(Courtesy of Le Metropolitan)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