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原来都需要社会帮助

很小的时候对”酒鬼”两个字的印象是,嗜酒成性,醉生梦死,不务正业,败家,暴力,犯罪,不可救药等等。来到加拿大,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一个叫A.A (Alcoholics Anonymous)的组织,并通过志愿者的活动认识了一批如此特殊的人群。他/她们曾经因酗酒成性而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失去做人的尊严,接近毒品和犯罪,几十年生不如死但又不能自拔。在遇到A.A之后,脱胎换骨,重新回到社会,自食其力,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通过多次的志愿者活动与他/她们近距离接触,我才知道,过去心目中的”酒鬼”原来都是一些或多或少患有心理疾病和人格障碍的普通人,他/她们需要治疗,需要社会的帮助。

A.A是一个国际性的自救互助组织,于1935年由Bill Wilson 和Dr.Bob Smith 在美国的Akron, Ohio发起。据说已有两百万人受益。该组织存在的意义是:戒酒并帮助其他酗酒的人戒酒。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他/她们自己逐渐总结了十二个步骤帮助其他酗酒的人脱离酒精,完成精神和人格重建。采取一帮一和定期聚会的形式,帮助别人的人叫Sponsor, 被帮助的人叫sponsee, 每一个人既是Sponsor,又是Sponsee,非常象一种师徒关系,只是他/她们之间的关系更紧密,更体现精神和人格上的相互支撑。他/她们对日常生活中的饮料和食品是否有酒精含量极尽挑剔,0%的容忍度。每当有人成功地戒酒一周年或又一个一周年,其他的人都会真诚地为他/她庆生。所以他/她们中很多人过两个生日,生日和重生日。有不少人已成功戒酒几十年,重新有了家庭和子女,还成就了一番事业。

在这个组织里,不论你是谁,资深律师,名演员,还是普通的体力劳动者,不论你富有还是贫穷,在精神和人格上人人平等。他/她们有不少人在戒酒的各个阶段,仍然患有各种心理障碍。戒酒的过程有反复,既有对新生活的向往和渴望,又有多年形成的酗酒习惯,以及周遭环境对自己的诱惑,内心痛苦的挣扎可想而知。每一个Sponsor有时会在半夜时分接到Sponsee的电话,那个电话很有可能会是生死攸关的。一个满脸阳光的小伙子在当天夜晚还和大家一起坐在咖啡厅外面的露天场所喝咖啡,嘻嘻哈哈开玩笑,几个小时后竟然因为用药(毒品)过量暴死在家中。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每个Sponsor的手机会24小时随时处于开机状况。作为志愿者和朋友,当我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时不时地突然消失而扼腕、惋惜和流泪时,他/她们却早已习以为常。当我为他/她们内心痛苦的自我挣扎而战战兢兢,为他/她们鼓劲,为他/她们喊加油时,他/她们的脸上流露出的是因为一次次战胜自我后自信的微笑。当我小心谨慎地呵护着他/她们的自尊心时,他/她们用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幽默感让我释然和放松。是啊,幽默感来自内心的快乐。他/她们的笑容那么天真烂漫,那是因为他/她们获得重生后,象婴儿在成长。由于经历过死亡,他/她们更珍惜来之不易的新生活,更懂得知足和感恩。他们对人诚实,真诚又真实,因为他/她们需要首先接受和肯定自我。由于他/她们曾经饱受冷遇和歧视,他/她们更体谅和理解别人。他/她们那么乐于助人而不图回报,是因为他/她们曾经那么无助,那么需要别人的帮助。当我和他/她们一起观看他/她们自编自演的短剧时,我发现他/她们为有些并不可笑的情节开怀大笑,只有他/她们自己知道为什么。我也更理解了A.A成员之间那种未被金钱和物欲污染的珍贵的友谊。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