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最青睞的監獄Don Jail:裝著比“越獄”還要精采的故事

是什麼讓人甘願在驕陽下煎熬三個多小時等待入內參觀?一座監獄,一座關著罪犯運營著的監獄,首次對公眾開放,還不知何時是第二次。這是2003年多倫多Doors Open最戲劇性一幕。魔力在哪裡?半年前上映後狂攬6座奧斯卡金像的歌舞喜劇犯罪片“芝加哥”有大量的監獄鏡頭在這裡拍攝。多倫多人的記憶尚未消褪。其實,這已不是第一次,它被稱為好萊塢最青睞的監獄,有許多影視劇在此取景。1988年由湯姆•克魯斯主演的大片“雞尾酒”更是將它作為拍攝基地。

這就是Don Jail,多倫多為數不多的立國前建築遺產之一。因為戲裡戲外的追捧度,走走聊聊曾多次到監獄外一睹其風采。監獄位於東區唐人街。站在北美唯一的中式石牌樓北眺就是。這棟坡上的多層石砌建築,古樸典雅,兼具雄偉,呈現標準的意大利建築風格。再加上人字形屋簷門樓和雕刻精緻的門欄,如果不知道的話,根本不會聯想到是監獄。也難怪被稱為“犯人宮殿”。之所以如此設計,是因為英國女皇認為政府建築象徵著女皇的威嚴。監獄設計師為William Thomas,是加拿大當時最最負盛名的哥特式建築設計師,尚未親眼看到監獄落成就在1860年去世。同為建築師的兩個兒子,則繼續父親的工作,直至完工,成就了一段佳話。值得一提的是,新民黨前領袖林頓離世後,樓前的路名Don Jail Roadway也改為Jack Layton Way。

等到登堂入室,依舊是Doors Opens。此時紅磚東樓已在2014年初被拆,原址修建為Hubbard Park 。 William Peyton Hubbard在十九世紀長時間擔任多倫多議員,為加拿大首個擔任公職的非裔政治家。Don Jail門楣上則懸掛著死神(father time)的頭像。踏進神秘監獄的厚重大門,是一段不長的走廊,兩邊牆上是有關建築物歷史的展板。1856年,多倫多市府購得此處土地119英畝,以建監獄,公園和其它市政設施。監獄初建於1859年10月,誰知在1862年幾近完工時毀於火災,只得重建,直到1864年方才落成使用,有184間監室,東翼囚男犯,西翼囚女犯。從內部來說,基於對犯人的人道關懷,在當時監獄屬於全球最好最先進的監獄,包括通風,自然照明,牢房的視野。1958年,監獄不敷使用,新建了紅磚東樓。1977年,因為過度擁擠和設施過時,加上許多多倫多政客和國際人權組織的持續呼籲,老樓的監獄功能壽終正寢,僅作辦公用途;到1993年因建築安全而完全停止使用。新樓也由於超額關閉囚犯,以及沒有探訪室,運動區,電話間,律師見面室,淋浴,洗衣房等,不符合聯合國犯人福利標準,受到政客和人權人士抨擊,警察也不願在此工作,導致2013年關閉。

再穿過沉重的木門,便是最為稱道的三層樓高的圓形大廳,加上玻璃穹頂有五層樓高。從大廳可以分別進入內部一排排關押犯人的房間。這裡原為監獄中央監管大廳,獄警大聲一喊,聲音便可傳到兩側的每一間牢房。大廳每層樓的環廊及鑄鐵扶手非常漂亮。老樓現在保留有20%的牢房,包括禁閉室和死囚室。對外開放的是一,二樓的部分走道和地庫。地庫保留了牢房的原貌,事實上整個樓都如此。寬寬的過道,內側是監室;外側是厚厚的石牆,高處的小窗戶帶有鐵柵欄,犯人可以眼望外面的世界。監室,約一米寬,三米長,三面是厚牆,一面是粗鐵條門。空間非常狹窄,但時常會關押至三人。走走聊聊沒有免俗,和其他遊客一樣蹲進牢室,關上牢門,請人拍了張犯人渴望自由的照片。

樓上基本改建為辦公室,但仍舊保留了絞刑室供遊客參觀。絞刑間很小,貫通一,二樓兩層,像如今的電梯間。死刑犯從二樓送入,絞死後被放下到一樓收屍台,再從邊門直接送走。這是加拿大第一個室內絞刑間。此前,死刑犯都是被頭蒙布袋,推到街頭執行。警戒線外人山人海,甚至殃及周圍屋頂,毫無隱私可言。從1908年1月第一次到1962年12月11日最後一次,共有26位犯人走進這絞刑間。最後一次共絞死了兩位犯人,均為殺人犯。這是Don監獄第三次同日絞死2名犯人,也是加拿大執行的最後一個死刑。也正是這間小小的絞刑間,培養出了許多業務過硬的加拿大著名儈子手,最為有名的當屬Samuel Edwards。據說大蕭條時期,多倫多市民常用他的名字來嚇唬那些不聽話的小孩。

1952年12月16日被絞死的Lennie Jackson和Steve Suchan則和他們的同夥書寫了Don監獄最為傳奇的故事。Edwin Boyd和Howard Gault是多倫多銀行搶劫犯,在Don監獄和另一雙人銀行搶劫團夥中不幸失手的Lennie Jackson相遇相識。臭味相投的三個人沒幾天就開始密謀險惡的越獄計劃,還居然成功。工具是藏在Lennie木頭假肢裡的一把鋸條。成功逃脫後,三人和Steve Suchan匯合,開始了四人團夥作案。非常不幸的是,做了幾單銀行劫案後,因為Lennie Jackson和Steve Suchan殺傷一名殺死一名警察,四兄弟全被緝拿歸案,重聚Don監獄。不過,逃生的慾望讓他們再次動了歪心眼兒。通過律師的幫助和自己的詭計,他們還真的又一次越獄成功。這真是比《越獄》更精采的越獄故事。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四兄弟最終還是被關進Don監獄,並被嚴加看管。這次,歷時短短十個月的四人犯罪團夥終於壽終正寢。

Don Jail也是多倫多著名的鬼地。最著名的是金髮女鬼,許多獄警在午夜值班時看到她在大廳飄蕩,還不時發出淒厲的哭泣。這是一名於1890年代在女監上吊自殺的女犯。不過,無論鬼故事如何恐怖,罪犯的故事如何血腥,走走聊聊和其他遊客一樣,毫無陰森的感覺,因為老監獄已是Bridgepoint醫院行政樓。Don監獄長期和醫院共用該地塊。早在1860年,這裡建有House of Refuge;1875年因為天花流行專設為 Riverdale Isolation Hospital;再後來改為慢性病康復醫院Riverdale Hospital。走出牢房,站在藍天白雲之下,古堡監獄在摩登醫院和幽綠草坪襯托下愈顯典雅古樸。人人不禁讚歎其為城市的建築瑰寶。(多倫多那些地兒)image031

image029

image027

image025

image023

image021

image019

image017

image015

image013

image011

歷史陳列

image009

摩登醫院‬

image007

拆毀的紅磚東樓

image005

死神頭像

image003

監獄老樓

image001

Don Jail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