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之後的感觸

從來不知冰雨滋味,只在歌詞裡聽聞,在夢境裡幻想,以為冰雨必是帶有淒美色彩的大自然禮物。誰想這一場冰雨竟帶給多倫多連續三日的災難。逾三十萬戶多倫多市民失去電力。放眼夜空,不見了霓虹閃爍,唯有清冷漆風伴著墨黑的愁雲,惆悵心中的思緒。

過了三天兩夜沒有熱水、暖氣和燈光電力的日子。起初以為偶爾回歸無電的歲月,在茶几前遊戲火燭是一種懷舊的浪漫。但幾十個小時的折磨耽擱,終究會令人躁悶不安。沒有燈和電的多倫多,夜裡看上去像是座嵌在畫裡的古城,一切都在闃寂局促中輪轉。唯一能夠疏解無聊的,或是那路燈之下結了冰的樹木。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目睹何謂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冰雨帶給這座城市的除去災難,即是不可多見的奇景。儘管許多蒼老的樹木因不堪冰凍的折磨而斷了腰、彎了臂,還是有許些秀拔矗立在寒風裡,活像一件件絢爛奇巧,奪天人之工的冰雕。自街口遠望,叢叢玉潔珠白綴滿城市的每個角落。映著晚間燈光依稀,那冰枝的紋理彷彿閃耀出琉璃的光彩與玻璃的純淨。和腳下滑不留履的積冰相互襯托,讓人不禁感嘆整個世界都成了一件偉大的藝術品。

於是知道要完成一件藝術品,必須要有痛心代價。對於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三十萬戶不幸居民來講,這個冰清聖誕的美麗似乎不太值得用心去品讀和欣賞。鄰居,也是同學,一早便跑去有電的朋友家裡避難。而另一位好友還在電話裡詢問我的家中是否尚有電力供應,好讓他能躲避無電的危機?

危機,這確乎是一場危機。對多倫多市政府和電力公司來說,這場危機好像是上天一個突如其來的懲罰,或曰玩笑。在電力供應被某種原因切斷之後,相信他們也焦頭爛額地經過了三夜兩天的奮戰,才挽救了這場危機。然而,這場危機是不能避免的嗎?

我聽說早在兩個月前,多倫多氣象局就預報了今年的白色聖誕。當時的報導當然是以輕鬆幽默的語氣和心態祝福全市的民眾能有一個溫馨愉悅的年終節假日。可是作為市民的我們很想知道,難道氣象局能夠預報白色聖誕,電力公司和市政府就不能未雨綢繆,做好大雪來襲的準備嗎?老實說,今年多倫多的整個電力供應系統都顯得頗不如人意。尤其是筆者自身所處的Scarborough地區,幾乎頻頻停網停電。記憶中,自年初以來到現今,共有兩次大規模的停電,都是在大雨傾盆的夜,忽而燈火全消。不過這兩次小的危機僅僅只用了兩三個小時即宣告終結。這讓市民們對電力公司的搶修能力有了些信心,以至於在這次出人意料的災難發生時,我們都還十分沉得住氣,認為不過就是幾個小時的問題而已。

然而,這次確實是出了大的狀況。大面積的停電從Scarborough蔓延到Ajax 。白天的時候,幾乎每隔兩條街就會遭遇由於路燈系統失效導致的堵車。我們很想問,既然年間已有數次先例,難道市政府和電力公司沒有意識到Scarborough區內的電力供應系統是否出現大面積老化問題,或是其他問題的存在嗎?我想這一次市政府的反應是值得深深檢討和批評的。
我們中國古人最高的政治智慧來源於《黃帝內經》裡的一句話:“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為國為政之人必當有不治已患治未患的高度警覺性。我們不敢說政府人員或電力公司有玩忽職守的嫌疑,但他們缺乏憂患意識是可以肯定的。這不光是多倫多一市政府的缺陷,也是這個時代的西方社會普遍存在的弊病。從學術風氣到現實社會的管理層,幾乎都是在分析、探討和管理現象,而不甚追究現象背後那個所謂的本體昭示了什麼。我們希望這次的事件能夠讓我們認識到一些潛在的問題。在下一次冰雨到來時,能讓全市的百姓盡情沉浸在美崙美奐的冰雪景色中,而不是讓孤弱無依的老人受冷挨餓,年富力強的人們有家不願回。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