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再搭海航扑空险被甩–急探病危老母(3)

我所在的城市,没有直飞北京的航班,回国只能走联航,时间碰时间,赶上哪家联哪家。在波士顿被海航拒登机后,恰逢周末。周六一天在回家路上。周日也办不了回国签证,急死也没用,能做的就是在网上预约,等待周一去多伦多办特急签证,直飞北京。

周一清晨,我就直奔多伦多中国签证申请服务中心。近几年来,我一直呼吁回国自由探亲免签,但为了探望病危老母,还是不得不办理回国签证,感觉非常无奈颇伤自尊。生为中国国民,不但回国探亲要办签证,连看望病危老母国家有落地签证规定,也被拒登机,一想这些,就很郁闷。

多伦多签证中心设在市中心。早上八点多,高速公路一直塞车。爬呀爬,终于赶在签证中心开门时到达了。说明老母病危情况,递上所要求的材料,一件不少,我被告知,特急签证有可能下午三点半拿到。出了签证中心,我就跑到熟悉的本地图书馆上网,查找傍晚可能搭乘的北京航班。真是冤家路窄,只剩下海南航空7976一个航班,晚五点二十分从多伦多直飞北京。如果赶不上这个航班,就得再晚走一天。计算了一下时间。如果三点半左右能够拿到签证,半个多小时赶到机场,搭上海航7976, 还是有可能的。不过误机的风险很大。为了不走错航站耽误时间,我又仔细查对了登机航站楼。

下午两点多,回到签证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从电脑信息看,我的特急签证总领事馆已经批了。三点半左右会送到签证中心。好在签证中心可以无线上网,我当机立断,用随身平板电脑定好了海航7976航班北京单程机票,票价六百多美元,并马上通过电话,向海航服务热线确认了机票。

万事俱备,只等签证。三点半,签证没到。三点三十五分,签证还没到。三点四十分,还是没到。分分秒秒急煞人。三点四十三分,签证终于到了。我递上二百加元,接过护照签证和二元多零钱,连收据都没要,转身就往外跑,开车直奔高速公路。天啊,不知怎么了,市中心处处塞车。上了高速公路车流还是不动,赶快穿下湖边公路,一直冲到427高速公路。这时,大雨顷盆,427高速公路能见度相当差,车流相当缓慢,不得不见缝就钻,不停地换线,甩掉了一队又一队车流,终于提前五十多分钟到了机场。拎起随身包裹跑进候机厅,我一边跑,一边问,一口气跑到海南航空服务台前时,突然傻了眼。服务台内外空无一人。所有航空公司服务台都有工作人员和值班人员,唯独海航空台。我急忙跑回安检口,向安检工作人员说明我母亲病危,已经定了机票,不能错过海航7976班机,请求协助登机。安检人员要我再回海航服务台,试试看是否可以自动打印登记卡。我再跑回去,请附近的印度裔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帮忙,但他们爱莫能助。

情急之下,我又跑回安检口,请机场安检人员帮忙。他们看了我平板电脑里的机票收据,带我找到安检负责人。安检负责人又立刻向机场指挥报告,海航有乘客老母病危,请求帮助登机。看到我紧张得大汗淋淋,一位黑人安检安慰我说,海航已经知道你在这里,不用担心,他们马上会来人带你登机。你不登机,机场指挥不会放海航起飞的。听了这番话,我真受感动,连说谢谢。

大约五分钟后,海航一位空姐跑出来,拿了我的护照,要带我过安检。但安检人员要求出示登机卡。空姐只好让我等在那里,自己跑回去打印登机卡。过了一会儿,又跑来一位年轻的海航男士接我,手里拿着我的护照和登机卡。一过安检,那位男士就对我说,还有五分钟登机口就要关闭了,我们得赶紧跑。于是,我就跟着他,拖着随身包裹箱一路狂奔。也不知道为什么海航登机口位置那么远,跑了半天,直到我喘不上气了,还是没到。“不行了,我实在跑不动了。”看我真跑不动了,那位男士就抱起我的包裹箱在前面跑,我跟头把式地在后面追。最后,听见海航登机口工作人员喊,“不用跑了,来得及”,我才松了口气。

进飞机一坐下,从里往外地热,就像刚刚洗了桑那浴一样,透汗不止。登机这般狼狈,怪谁呢?如果海航服务台不撤掉工作人员,哪怕只留一个,我也不至于扑空,疲于奔命。这一点,多伦多海航真不如波士顿海航。波士顿海航直到飞机起飞,服务台还有工作人员。如果怪不着海航服务台,那就只能怪自己,太急太勉强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海航7976正点起航,直飞北京。

多伦多是我的第二故乡。善良热心的多伦多人太可爱了。急探病危老母这顿折腾,有惊有险,总算在第二故乡赶上了回国班机,心里踏实了许多。不用说还得说,应该感谢多伦多总领事馆、签证中心及时办理了特急签证,感谢多伦多机场白人黑人安检人员伸出人道援手,感谢机场指挥指示海航等客,感谢海航7976班机男女乘务员跑出来接我。谢天谢地,终于可以回家了。拿到特急签证,说明我完全符合落地签证条件。波士顿海航非人道拒登机,耽误了我今生最宝贵的三天。老妈,您可要挺住,等着儿子回来呀,……

 (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