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无情拒登机-急探病危老母(1)

中国海关边防检查站,已经外延到了美国、加拿大和世界各地。中国海南航空公司(通称海航),实际上就在海外履行中国海关边防检查的职能。不管信不信,反正我被害惨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中秋节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国内中秋节清晨,还没等我给国内老母亲请安拜节,电话铃就响了起来。电话另一端,是国内老弟,声音急促,告诉我一个特坏消息:老妈突然心脏病发作,病情险恶,心跳呼吸非常微弱,正在紧急抢救,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老弟要我做好思想准备。老妈原来只有血压偏高,从未有过心脏病。突然发病,猝不及防,凶多吉少。我立刻心急如焚。心脏病突发,通常会死人的。多伦多一位世交老伯,就是心脏病突发,还没等到救护车来,心脏就停止跳动了。

我马上上网查找回国的航班。同时,要老弟把医院病危通知电传过来。几乎折腾了整整一夜。天快亮时,又接电话,老妈经过医院全力抢救,心跳已恢复,病情略有缓解。老弟要我先稳稳,说装老衣服准备好了,但现在看来不用操办丧事了。我赶紧叮嘱,心脏病经常反复发作,一次比一次严重,胡耀邦那么好的医疗条件,最后还是因为复发去世,千万不能大意啊。此后两天,与国内始终保持热线联络。果然不幸被我言中,老母病情出现反复,再度病危,医院组织了二次抢救。消息传来,一分钟都不能再耽搁了。我立即向公司老板请长假,在网上订好回国机票和国内从北京到老家的机票。同时,打印出中国官网《外国人入出境法》关于“看望危急病人或者处理丧事的”可在北京办理落地签证的规定,9月12日一早,就登上回国的飞机。

按照预定联运路线,我从本地乘美国班机先飞到纽约市,再转飞波士顿,最后乘海南航空班机转飞北京。为什么要选择海南航空?因为当时我以为,海南航空应该比外国公司更了解中国入出境法有关看望危急病人可以到北京落地免签的规定。问题就出在这个“以为”上,没想到海航有中国海关边检的职能,惨在没乘坐美国航空公司赴中国的航班。

前两段美国班机航程,一路顺利到达波士顿。当我来到海航波士顿服务台换领登机卡时,麻烦来了。前台叫来了海航波士顿机场负责人江某。我向江某出示了母亲病危通知和中国官网关于看望危急病人可以到北京办理落地签证的规定。江说,你没有中国签证,我们同情你,但不能给你登机卡。不过,可以帮助你联系北京落地签证处。然后,他就用手机与北京联络。对方无人接听。他就把两个电话号码写给我,要我自己联络。一个是口岸落地签证:86-10-64590454,另一个是边防:86-10-56095400。边防值班电话打通了,对方答复,边防不负责落地签证。落地签证处打了几次,都无人接听。大概因为当时国内正是凌晨四点多,总是无人接听。

拿不到登机卡,情急之下,我就试图说服机场安全检查人员放我进入机场,到海航登机口直接登机。负责机场安全检查的一位女官员,对我老母病危拿不到登机卡非常同情,立即带我回到海航服务台,请他们为我出登机卡。遗憾的是,还是遭到江某拒绝。江说,没有中国签证,不能登海航班机。如果让我登机,他会失去工作,海航也会被中国政府重罚,甚至取消其海外航运权。到了这一步,我才明白,海航不是普通的国际航空公司,实际上是中国海关的海外边防检查站。于是,我不得不据理力争,强调中国已有落地免签的法律规定,海航是国际商业航运公司,要做的应该是遵守国际航空规则,保护乘客的合法权益。我到北京,能不能取得落地签证,是我本人的问题,后果由我本人承担。海航不是海关,并不知道我到北京能不能拿到落地签证。我订了机票,海航作为国际运营的航空公司,没有道理不给我换登机卡。不准我登机,我可能就见不到临终的老母亲,报憾终生,海航这样做,太不人道了。

江某感觉到了我的焦急和不满,答应再与一个刚调到北京落地签证处工作的原海航同事直接联系。谢天谢地,电话总算通了。对方要了我的护照、病危通知、母子亲属关系公证等,通过电话传过去等待答复。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眼看飞机起飞时间就到了。我感觉周围的时空似乎凝固了,血压在升高,心跳在加速。那种平生从未有过的压力,一秒比一秒更难承受,简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对海航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实在受不了了,我也快心脏病了。”这话是真的,丝毫没有夸张,几乎就要晕过去了。江某终于不动声色地开口了,不是给我换登机卡,而是指示服务台人员,通知飞往北京的海航班机关闭登机口。

我绝望了,晕了。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国民移民海外,二十多年来在美国加拿大,来来往往去哪都自由,回自己祖国探望病危老母,有国家入出境法律规定落地签证却被海航无情拒登机,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就这么卡在了波士顿。还有天理人道人伦人情可讲吗?海航给我探望病危老母之行带来的噩梦开始了。沾上海航,意想不到的麻烦还在后面。 (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