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關

是的,古往今來,情關難渡。可是,天下又哪有易渡的「關」呢?

情,既飄忽又迷濛,弄不好,一生平添愁滋味,小命被折騰個七零八落,只餘遺憾與無奈,被迫走往天盡頭、水窮處,只能哭號歸來。

時代巨輪總是不問青紅皂白,殘酷地輾碎那些細緻美好的感情,吞噬自以為永恆不變的愛戀。一切悲歡聚散在癡男怨女來說,回首依依。但,這又有什麼用?世事自有命運之手在操縱。管你剔透玲瓏,任你聰明慧黠,都過不了這千難萬險的情關。

推理小說常常意外頻生,得由作者筆下傑出神探去抽絲剝繭;一步一步把案情推斷破解,不到最後一刻,都不知結果如何,不知誰是兇手。愛情其實也一樣,而且更難捉摸,更是撲朔迷離。你以為得到了的,只是鏡花水月。你自以為緣濃情深、一生一世,到頭來,端的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不過,聊以自慰的是,人生再艱難,再痛苦,也不能沒有情與愛。無論如何,有夢總比無夢好。只是,那些在愛情大牆面前碰得頭破血流的人,往往嚇破了膽,哀鳴著,猶如帶箭的飛雁,歷盡寒枝不敢棲。

那個住在多倫多,身穿紫色大衣,長年不施脂粉的女子含淚告訴我:「不,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個個充滿激情的夜晚。花園裡樹影在晃動,抖落著無數明明暗暗的光影在地面上。風從園子那面輕吹過來,吹得樹葉瑟瑟的響,嗅到一陣陣醉人的淡淡的花香。濃烈的情愫,令樹下的我和他感到窒息,大家無法呼吸,只是你擁著我我擁著你,輕聲細語、低眉淺笑,完全不管這世上還有其他人和物,只恨不能相互融化在夜魔的陰之中——」

歡樂自古總是那麼短暫,誰說歷史漫長,自唐到清也不外那麼一瞬間。從霍小玉、楊玉環至今,又有誰好過了,痛苦由來無盡,惟餘綿綿長恨。她的他,最終還是忍心離棄。管你恩不恩情不情,管你萬箭穿心痛不欲生。那個他,但見新人百媚生,拋下舊愛追逐新歡而去,留下孤清的她,回首在情路一次次失落撲空,空感慨:真箇「情關」難渡。

算了,別再說下去,就當到這世上瀟灑走一回。來吧,來懷念過去,來忘掉錯對,曾在一起的日子總有樂趣,忘卻不羈的醒與醉,讓所有往事飄散在風裡,讓眼淚帶走一切愛的恨愛的怨愛的憔悴——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