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深秋

紅葉在空中飄舞。翩翩紅楓,落在林中、湖邊、草地上,恍若尋找不同歸宿的精靈,不知何處才是吾家。此情此景,叫他不由聯想浮翩、愁緒滿懷。明知「長安居,大不易」,何以偏要來走這一遭。如今端的是多少別離情,思潮暗恨生。在楓葉國的這個大都市,如何才可以好好生存下去?

不止一次,他站在伊頓中心對面的廣場,只見車水馬龍、人來人往,黑頭髮的、黃面孔的、白皮膚的,各種各樣來自世界不同國家的人,還有本地俏麗男女,在他身旁匆匆而過。遠處一個神父模樣的激情男士,捲曲長髮披散兩肩,身上背著十字架,手上舉著擴音器,向人群悲憫地大聲高呼:「天國近了,你們要及早回頭!」

另一面,幾個披著艷色毛氈的秘魯樂手,正奏著動聽的曲子,樂聲如泣如訴,每一曲都訴說著一個動人故事;每一曲都低迴著難以遣散的鄉愁。

    望向遠處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想著如此多采多姿的異國風情,充滿動感充滿生氣的好地方,叫人怎生不向往不羨慕不盡心盡力去爭取安穩長居。嘆一口氣,他決定回家繼續努力工作,與其望天嗟嘆,不如「退而結網。」

    這天,她正呆呆站在窗前,看著那滿天黃葉,一片片在漫漫秋雨中舞動。惆悵依舊,寂寞依舊。不變的,只有一天復一天淡淡的哀愁。忽然想到,原來人生所有的愛與恨,所有的悲與憤,竟是如此微不足道,只有生存,才最重要。以前視為說說也嫌污了嘴巴不夠浪漫最最老套的柴米油鹽俗事,如今才知道是人生最不可缺的大事,少一點也不行。

    對故鄉的思念,是那麼刻骨銘心地沒法忘懷。她想起故鄉的山,故鄉的水,如今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會不由自主在心中細細描繪故鄉的山山水水,尤其印象最深的是離家不遠,和此地大湖完全不同的那個輕波柔柔的小湖,還有湖畔遠處樹木蒼翠、巍巍的高山,景緻是多麼的令人懷想。啊,月兒彎彎照九洲,也照在故鄉的土地上吧,午夜夢迴,思念這一切,已是她飄泊在這陌生國度的艱辛生涯中,唯一的慰藉了。

    也許,天是空的,但永不會墮落,星星是亮的,永帶給人夢想和歡樂。人生旅程,有起有落,又有什麼值得困惑呢。去尋覓一條最適合自已的出路吧。

又到深秋,他與她,還有一班來自同一遠方的朋友相聚一起,在後園的樹蔭下,在燒烤的火焰映照和熱鬧人聲的襯托中,他彈起久已塵封的結他,琴音晶瑩剔透、樂韻悠揚。長長的飄髮,穿著海藍套頭大毛衣,下穿一條薄絨長裙子的她,在眾人中顯得亮麗玲瓏,有人悄悄打聽她是誰。一時興起,她唱起一首使人情不自禁就和唱起來的古老情歌:「請給我講那親切的故事,多年以前,多年以前,請給我唱那動聽的歌曲,多年以前,多年以前,你已歸來我憂愁全消散,讓我忘記你飄泊已多年,讓我愛你仍像從前,多年以前,多年以前——」

他們墮進愛河,不久決定選個好日子辦理人生大事。加拿大的天空是那麼藍,多倫多是如此令人樂以忘憂,假如工作順利,在辛勤的工作和刻苦的拼搏下,待生活安定下來,經濟更好些時,他們想著生一個雪國寶寶,永遠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梁園雖然不是我家,但既來了,就好好住下吧。在這片淨好的土地上,在這片可愛的藍天下,為什麼不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新的家。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