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雨夜思

涼夏之夜,微雲蔽月,一襲風自東方來,刮得窗外葉叢窸蘇作響。又將是一場夜雨,這司空見慣的景色!我站在窗邊凝望。不多時,路旁的燈光便映出淋漓水珠,中庭裡那些烈芳誾誾的花朵黯然斂起容顏。這是盛夏的餘韻,也是季夏的悲歌。

夏夜的雨總是嬌尼多姿,惹人憐愛。或許其時朗月當空,下一刻便浮雲鬱鬱。有時來去轟轟烈烈,帶著暴風殷雷,駭人心魄;而有時卻又昧於聲勢,倏忽即來,戛然終止。誠如一位柔情綽態的美人,喜怒姿儀,遺情想像。

我愛雨後清潤的微風與淡雅的香氣,卻又不知為何在這清清淡淡過後,總覺有一絲悵惘失意。人都說秋風是記憶與愁緒的載體,可緣何夏夜風雨已帶著秋季的氣息?或許是那頻滴的夜雨無意間沾落的滿地亂紅,讓人起了憐憫之意。這芬馥的盛夏,本是百花團聚、爭奇鬥艷,萬樹紅紫、千里翡青,時時令人目迷五色、流連忘憂的多彩時節。但此等景色畢竟只在六月之中,轉瞬即過,繼而芬芳披離,胭脂滿野,綠肥紅瘦之中,遂難得幾片輕紅膩白,兀自撐持著夏季光景。如是言之,夏之為夏,既是萬物的相聚,亦為榮衰之別離。我輩處斯相聚之歡,徒悅眼前風物,而不悟明朝變數,霎那即似深秋,多情之人,寧不徒喚奈何乎?

此夜的輕雨,柔弱得讓人心醉。我在窗前聽她呢喃,那滴滴答答的響聲,似乎正低吟往事,使我不由得想起畢業典禮的那日。甲午年庚午月癸丑日,才不過短短二十幾天罷了,倒似是很久之前的事。那日清晨便起的我,有幸與今年第一場雨霧相逢。多倫多大學的畢業典禮設在市中心的聖喬治街區一片古建築間。四周樓閣環繞,皆百年風物。於中開一片闊場,青草離離,方數百步。及西南之角,一幢圓樓,便是畢業場所的所在。我到達時,人影尚寥寥,而我獨自徘徊廊廡之間,暗想數載光陰於此,師生同儕音容歷歷成幻。其時晨夏之雨稍歇,半城都在霧裡。遙觀湖畔高塔名廈,極聳百仞者,纏雲若帶,縹緲繚繞,彷彿天境。

那日的夏雨十分淘氣。人影稀疏時她便躲進雲中,待人物漸繁,她又現身嬉鬧,沾濕我們的衣袖。不過,在場人人都忙著寒暄合影,她的淘氣被忽略了。過一陣子,就暗暗退出眾人的視線,只漫漫雲霧依舊。若說春風有情開萬花,夏雨豈無情助雅興?

正式的典禮結束後,就是短暫的合影留念。一眾師生一湧而出,都集中在草場上。方經雨水的洗滌,青草釋放出清香,濕氣浸潤著空氣。可能是濃厚的霧靄壓蓋了車流的噪音,四周動靜闃寂,惟有目前那一片草地人群熙攘、語笑喧嘩,如自成一隔世之小天地。彼時情境彷彿天造!身處其間,週畔多為同窗學友,不禁很想多送些祝福和歡樂,然唯恨無聳淵魚之雅技,以悅諸客之清聽。就如當日一位同學對我說的:“也許我再也不會見到你。”

時間隨輕落的細雨,悄悄流向看不見的角落。我像每個人一樣忙著穿梭於人群之間,尋找自己熟知的面孔,以及曾有一面之緣的人,想要盡可能地留住更多鏡頭,留下更多想念。當不再有人可以讓我按動照相機的按鈕,伸出手去笑言幾句,也就是我該離去的時候了。我從沒有見過同系的同學那樣聚集在一起。那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在盛夏的晨午,在滴雨的時分。我走向來時的道路,回首一望,暗嘆雨霏雲麗、花果繁實,竟有秋風飛藿之感。而我目無汍瀾之涕,心無摧裂之苦,但有一絲淺愁縈繞不散,如樓外煙雲,粘若輕絮。再見了,又是一場相聚離別。人生這樣的際遇能有幾次?而這一次一定暗示著很多人學校生涯的結束,與走向人生的開始。有人說人生最難的兩樣東西,一為開始、一為結束,是否因為始末聚散總是糾纏一體,無從辨清?我走了,雖不瀟灑,也不哀戚。夏雨助我訴說心事,复自雲中走出,溫柔地沉呢。那夜,我寫下了十六個字,算作是一種紀念:思慕友人,雁群載軒;慨然我心,孤鴻翼翼。

那日的雨還在思緒裡飄泊,今夜的雨卻已在月光下終結。我望著窈窈夜空,獨憐此夜雨。憐此夜雨,為誰唏噓哀嘆?滴落亂紅如雪,洗褪胭脂凝華。嗟此夜雨,因何依依飄灑?化前塵於夢幻,泣昨日於今朝。噫!悠悠四年一笑也。何背影之匆匆,若水雲之聚散?惑相逢之無憑,傷友誼之難捨。將念故人之遠遊,欲寄離緒於來思。悲夫、悲夫!誰解奈何!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