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乘人之危宰客真黑够狠–急探病危老母(2)

行前曾上网认真收集信息,有人提供北京落地签证的情况,在北京二号航站楼持病危通知和照片等,填表办理过落地签证。本来以为万无一失,不料海航不准登机,对北京落地签证,只落得个望洋兴叹。

“不让登机,我的机票怎么办?”我不得不问。“这个我不管,是你自己的事情。”海航波士顿机场负责人江某说完,转身就走了。站在波士顿机场大厅,我一时不知何去何从。连晚上去哪过夜,都满头雾水。

事出意料之外,要紧急应对的麻烦太多了。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通知国内老弟,波士顿受阻,北京到老家的机票必须取消或者延期。第二件事,就是告诉太太,我陷在波士顿了。第三件事,就是联系订票公司,通知他们海航不准登机,询问机票可不可以改。第四件事,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是留在波士顿办签证,还是返回家里,改道多伦多回国。……  忙着打了一通电话,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波士顿地区一位老友打进来的。九十年代初,太太在哈佛医学院工作,我家曾住在波士顿郊区五年。这位哈佛博士老友,当时是我家公寓楼下的邻居,交情不浅。前几年他回国发展了。没想到,正巧他回美度假,接到我太太电话,二话不说,就来救急,接我去他家里过夜。真是柳暗花明,天无绝人之路啊!

老友相逢,喜出望外。十年不见,彼此都多了许多白髮。促膝夜谈,我才知道,波士顿现在还不能办中国签证。他们办理回国签证,都要跑去纽约中国总领事馆。这样一来,我留在波士顿就没意义了,只有打道回府,就近转回多伦多办特急签证一条路可走了。

第二天清晨,老友夫妇开车把我送到灰狗巴士车站,依依惜别。天气相当恶劣,一路大雨滂沱。我的心境,也与天气一样,不见一丝阳光。一路上多次扎紧安全带,防备巴士在蜿蜒高速公路上打滑。换了三班车,八个小时后终于平安到了家。

按照订票代理公司的指点,改票必须找海航直接处理。我立即联络海航美国服务热线,要求更改波士顿至北京航线为多伦多至北京。因为前面美国航班的机票已经用掉了,我不可能再飞回波士顿了,只能就近去多伦多,办理特急签证,并从多伦多直飞北京。从道理上讲,我的波士顿至北京机票由于海航不准登机,不是我本人误机,没有使用,不等于作废。对于海航来说,多伦多至北京航线短于波士顿至北京,做一下内部调整航线变更,是再简单不过了。但是,想象力再丰富,我也没有想到,海航服务代表代号7976和8916,竟然开出多伦多至北京单程改票费用总额1560美元。天哪,网上随手定一张多伦多至北京的单程机票,才不过五六百美元。我先前从住地到纽约-波士顿-北京的往返票价总共才1074美元,现在改票走多伦多至北京单程竟高出原定往返票价近一半。疯了,这是改票吗?分明就是乘人之危,先不准登机,废你机票,再等你改票,往死里宰客。我愤怒了。直接打电话找波士顿机场海航负责人江某,要求他承担拒我登机的责任,帮我改票。否则,我将委托律师向美国法庭控告海航。江某不紧不慢地说,票务的事,他不管。告海航就是告政府,愿意去哪告,就去哪告。

他姥姥的,就这德行,这种奸商经营之道,只管拦客打劫,其他什么都不管,还有脸代表政府,你也配?眼下,探望病危老母亲十万火急,没功夫跟你扯,回头再算账。违反出入境法落地签证政策,耽误了我的紧急行程,若是病危老妈等不到儿子到家就走了,我跟你海航没完。别以为狐假虎威,自称代表中国政府我就不敢告你。   (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