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遊哈密爾頓自然篇:都市森林Dundas Valley,失戀者的跨世紀悲泣

閲讀過Hamilton哈密爾頓“從鋼鐵之城到咖啡王誕生”的歷史篇和“湖畔山城”的城市篇後,一定得繼續跟著走走聊聊,走出哈市圍城去一覽其娟秀的自然篇。

在“世界頂級懸崖小徑Bruce Trail”遊記中可以得知,從尼加拉瀑布附近的Queenston開始,直至布魯斯半島頂端Tobermory,有一條億萬年前地質運動造就的地理奇觀Niagara Escarpment尼亞加拉斷層。該斷層最直觀的視覺印象就是綿綿不絶的懸崖,以及懸崖山下覆蓋著的原始森林。哈密爾頓整個城市就坐落在斷層之山,城中的山丘就是這懸崖。Hamilton Conservation Authority哈密爾頓自然區管理局擁有和管理著包括斷層區域在內的眾多綠地,共計有一萬英畝,設有幾十個公園類保護區。
走走聊聊到訪的第一個哈密爾頓保護區公園是Dundas Valley,為南安大略的公園瑰寶之一,面積達1200英畝,有河谷,溪流,山坡,懸崖,Carolinian森林和珍貴動物,是World Biosphere Reserve世界生物圈保護計劃的一部分。到達公園前會經過Dundas小鎮,公園應該得名於此。小鎮一如每個南安大略鄉村小鎮那般:古樸,典雅,寧靜,悠閒。

公園裡唯一看到的是純粹的自然,沒有人工飾物。甚至連健步小道大都也是走出來的,沒有鋪設磚石。到公園來,遊客唯一可做的就是穿行自然之中,要麼靠雙腳,要麼蹬單車。對走走聊聊一行來說,就是健步多倫多的延伸。整個公園建有40公里長步道系統,與Bruce小徑互聯成網。主要步道線路有Main Loop Trail及其分支,Bruce Trail和Rail Trail。除公園大門外,還有多個入口以方便遊客。

公園口停車後,首先看見的是Thomas A Beckett Forest標牌。這片林地是為了紀念保護區創辦人和自然保護專家Beckett。訪客中心設在一座舊火車站裡,有Niagara Escarpment世界生物圈保護計劃的相關展覽。站前廢棄的舊鐵路上建有32公里的Rail Trail。這是加拿大首條類似的步道,連接哈密爾頓和貝爾發明電話的小城Brantford,也是Trans Canada Trail的組成部分。在這條鐵路步道上,可以不時看到騎馬運動愛好者,英姿颯爽,甚是瀟灑。

環形的Main Loop Trail可以說是公園的主幹道,串連起公園的諸多節點和景點。不過,這崎嶇小道不時上坡下坡,左拐右拐,頗有些難度,如果要騎單車更累。走走聊聊非常喜歡這起伏山巒的茂密森林所呈現出的盎然生機和原始氣息。還會路過50多年前的蘋果園,遇見150多歲的老橡樹,聞到有益健康的硫磺味溫泉。再加上溪流潺潺,小鳥靈動,透過葉縫樹梢的藍天白雲,一切的大自然的清新讓大家樂不思蜀。

有一座廢墟坐落在環形步道旁,叫做”The Hermitage”。這棟石屋及周邊建築由George Gordon Browne Leith建於1855年。其實,歷史可以追溯到神父George Sheed於1830年購得此地。在Sheed於1832年死後,土地於1833年被賣給Otto Ives。據說,他夫人的外甥女和他們居住在一起。不巧的是,他的馬車伕William Black和外甥女雙雙墜落情網。終於,馬車伕開口請求夫人恩准他們結婚了。但是,很不幸遭拒絶。第二天一早,Black和馬車沒有按時出現。人們發現他在馬廄的樑上上吊死了。因為自殺者不能埋葬在教堂墓地,所以埋在了野地,即如今Lover’s Lane和Sulphur Springs Road的叉路口。以後,在每個月光皎潔的夜晚,常有人會在此聽見失戀者的哭聲。

接著便是The Hermitage的主角George Leith登場了。在1855年購得這塊地後,他使用當地產的石塊建造了這棟在當地屬於最豪華的住宅。主樓一層有很大的門廳,畫室,圖書館和餐廳,並配有豪華傢俱,名畫,珍貴的初版書籍和精美的瓷器等。為了滿足全家人的生活,全力開荒墾地。到1861年, 250英畝土地已有150英畝耕種作物。同時,Leith還建造了一系列附屬建築,比如廚房,帶有蓄水池的兩層洗衣房,馬車房,工作房,木塊儲藏室,糧倉,孩子看護屋,糧倉和門房等。在1861年,共有13人居住,包括5個傭人。

1865年,Leith把西側的十畝地賣給女兒女婿Matthew Wright夫婦。後者建造了18間房的大宅。1880年,有人接手這座房屋,利用不遠處的溫泉開設旅館,成為旅遊熱點。旅館曾經歷兩次嚴重的火災,最後於1910年永久關門。”The Hermitage”則在Leith夫婦分別於1887年和1900年去世後,由其另一個女兒Alma Dick-Lauder繼續住在。她是一位作家,有許多有關哈密爾頓的歷史文章,曾在1897年結集出版書籍”Wentworth Landmarks”。The Hermitage在1934年毀於祝融之災, Lauder 先搭帳篷住在園裡,後來在廢墟裡造了座小屋,一直居住到1942年去世。1972年,保護區管理局購得其中的120英畝土地,作為Dundas Valley公園一部分對外開放。倖存的門房則開設為博物館,解說廢墟的歷史,也為自然之旅增添了些些人文的溫馨。

然而,這次Trip也有個小遺憾,因為在Dundas Valley沒有遇見瀑布。要知道,哈密爾頓有著“瀑布之城”的名號,瀑布也為很多保護區公園帶來無限精采。不過,遺憾也是走走聊聊再次到訪哈市的動力。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