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完)

在”房间”里,我让小霞坐床沿,我改坐她按摩时坐的凳子,掀开她胸衣,一对白皙、 细嫩、 丰满的乳房,裸现在我的眼前:右乳圆,如”光饼奶”,乳峰如春笋笋尖刚刚绽出,浅红色,乳晕桃红,有几粒小泡泡,左乳呈小椭圆,似”布袋奶”,乳峰则长长、 尖尖、 红红、 和多情妹A(蝶兰儿)、 多情妹B(季珍珍)不一样,很特别。会不会跟她是左撇子有关系(我见她左手写字)。我不禁啧啧赞美她的乳房”很特别,很好看。”她没有作声,纤手提着掀开的胸衣,一双美丽的眼睛(双眼皮)奇怪地看我这个”老头子”, 叫声”快,时间快到了。”我笑笑”才几分钟,一个钟就到了?”我还真想再次欣赏一阵,但又怕时间过去,便开始抚摸她双乳,接着,一只手摸她一只奶, 另一只奶吮吸着,有时轻咬她乳头,舔她乳晕,有时将她整个乳房含在嘴里…我阵阵兴奋,于是用力过大,把她乳头咬重了,疼得她挥小手捶打我……我向她讨饶说”我不敢了,我轻点…….” 一个”钟”到了,她坐累了,我”吃奶”舌头也酸了。 下午,我又到店里,再一次花双倍钱,摸、 吮小霞双乳。

5月20日
今天是周末,下午我又坐车来W市找小霞,但见她站在墙角,一声不吭,我把女店主拉到一边小声问她,她叹了一口气,提起小霞家事:她家住乡下,全家五口人,哥哥疯病常年住精神病院,奶奶年老多病,妈妈身体也不怎么好,一家顶梁柱的爸爸近年肠胃不行,给医生检查,说是肠长瘤,不动手术,良性会变恶性,这几天,疼得床上打滚,不动一刀,看来不行了,可她家哪来这一大笔钱呢?……我听了黯然不语,爱莫能助也……静了片刻,女店主突然扒近我耳边,悄声说”这位大伯,看样子你挺喜欢小霞,她是处女,您给她五千元,她就和您……”她要我和小霞做爱,初夜权给我!我脑子里一闪念,一时没回答。我想到一个多月前坐小轿车来W市,同座的有一位来自上海到本省旅游路过的七旬老头,沿途就听他扯东扯西说个不停,其中讲到,现时国家实行”全方位”开放可以找女人玩,虽然有关部门年年扫黄,但到处有按摩女、 桑拿女、 陪酒女开放之类,这几年,他玩过二十几个女人,其中也有女大学生,前半个月,他还花5千元,破了市郊一位农村职业高中生的处女之身……想到此,我心动了,问女店主”小霞她肯吗?”女店主摊了摊手:”她只有这个办法,那么多钱,我也帮不了。”说着,女店主招手让我跟她走,并把小霞一起叫到小房间(即搁间),指着我对小霞说”这位大爷会待你好的,你别怕,就是头一回有些痛,以后就不会了。他会给钱的,你拿了赶快给你爸爸去住院。”小霞听着没正面回答,只是泪珠儿在眼睛里打转,我赶紧说:”小霞妹妹,大伯我喜欢你,你就答应我吧”她终于点点头。

我因为没带这么多钱来,和女店主商量过一个礼拜再来,准备带小霞到一家旅社过夜(女店主早告诉我,她这里一般不让按摩女与客人上床做爱,个别客人实在强烈央求,也只让按摩女带客人去稍远的租屋,我嫌租屋不好,便想到我和蝶兰儿住过的山镇小旅社), 女店主和小霞都同意了。

盼到今天周末,老想小霞,这一周时间好长。下午我来后,不见小霞,很焦虑,以为她不在店里做了,女店主说她在里面上钟,心才放下,时间到,一个麻脸汉从房间出来,乐哈哈地摸了小霞脸颊一下,哼着小曲儿满意地走了。一股醋意涌上心头。我只得傻笑。我要女店主马上让小霞跟我走,可店主说时候还早,离晚上还有两个多钟头,小霞还能再上几个”钟”。我连忙说这几个钟的钱,我付了,店主同意了,但又说小霞跟我去那么远的小镇,要一个按摩女跟去(怕小霞被我拐跑或……),我只得又同意,并付这个按摩女过夜费200元。先付小霞一半钱(2500元)次日上午她走时再付另一半。店主找了那位胖大姐陪小霞,跟我一同坐车走。

抵达小镇已是晚饭时分,我将身上携带的3000元让旅店女老板李嫂保管(预防类似蝶兰儿导演的那种戏。)

三人吃完晚饭(去镇上饭店”小吃”当地风味),让胖大姐在自己住的房间歇着,我带小霞来溪边一处小公园闲坐聊天。凉风徐吹,树叶飒飒作响,眼前水流潺潺,于明亮月光映照下,波光粼粼。景色十分宁静迷人。

小霞这回穿白色百褶裙, 异常清秀漂亮, 夸她几句, 她乐陶陶, 可一提起家事,小霞则愁容满面,语调哽咽。她说明天下午自己就要拿钱回家,好让爸爸尽快住院开刀,我拉起她的纤手,轻轻抚摸着,安慰她一番。接着,我问她家里情况。她说小时候听她奶奶和邻居讲过,她奶奶的妈妈老家在省城附近乡下,当年日本军队侵占省城时,她奶奶的妈妈被日本驻军一个军官掳进军营做”压寨夫人”。 蹂躏一个月后,军官随军开赴东南亚战场,途中却将她奶奶的妈妈抛弃,这时,她奶奶的妈妈才发现自己怀孕。她奶奶的妈妈到处流浪,后来安居这里,生下她奶奶。民间流传女儿长相像妈妈,儿子则像爸爸,所以,大家都说小霞她像奶奶,像日本人。我们交谈,十分亲昵,这种”前戏”做得好, 后面做爱就会顺畅。我自己不会忘记对小霞进行,”性教育”,说做男女之间的事会”痛快”,先痛后快,要她别怕,配合我。她听了不语,像是听懂默认。

回到下榻的大间,已是晚上九点,我把隔壁小间的胖大姐叫到大间,陪小霞,我下楼去街上买点心,三人一起吃了,准备上床,可胖大姐却说小霞做爱得带”套”,说着从提包里拿出一个避孕套。我与多情妹A(蝶兰儿),B(季珍珍)做爱从未带过套,女老板也没说我要带套和小霞过”初夜”,怎么……”你不带套,得再拿500元!”胖大姐又说。我想给5千元已够多了,还要钱?”我打电话问问女老板。”我拿手机要拔号码,却听胖大姐又说”女老板说了,小霞到这里,由我说了算,你打电话也没用。”我停住手,想了片刻,说”这个钱……”我转向小霞,小霞回答”这钱不是…”胖大姐连忙接嘴:”这钱不是我要的,是小霞……”不等小霞再答,胖大姐又说”这样吧,你给250元得了。”我生怕搅乱事了,只好答应。胖大姐要我马上付,我只得下楼找李嫂,从自己一叠现金中点出250元。李嫂在一边笑笑”那个女孩很小,不到20岁吧?””18岁””啊,那你艳福不浅,还宝刀不老, ‘双飞’呢”李嫂说着诡秘一笑。 “双飞”指的是同时与两女上床,我忙解释”那位胖大姐是来保护的,怕我把小的拐跑”。 上楼进大间,给小霞钱,叫胖大姐到小间睡觉,准备关门,却不见她起身:”我呆着,你们做爱就是”这怎么行?两人做爱,一人在一边当”看客”?”不行””小霞胆子小,我怕你吓着她……””我说了,我会待她好的,你就别担心。””小霞头一回做这种事,要不,我帮你……” “算了算了,你走吧!”我心烦,再下去,我可要发脾气了,胖大姐见状,只得出门了。

给胖大姐这么一弄,足足去了一个钟头,约10点,我们才先后洗澡、 上床。 房间很大,床很宽,灯光很亮,气温暖和。我先脱,只剩一条短裤,爬进被窝。我要替小霞脱,她不肯,自己在被窝里脱。我侧身搂她,伸手抚摸她双乳,当触到她大腿侧时,她居然”咯咯”笑了,原来她那里一触即痒。我很少见她笑,这一笑,我也乐了,方才的不愉快烟消云散。我脱下短裤,也替小霞褪去胸罩、 内衣与内裤,两人赤裸着,由我说了一通”性话”,哄她配合,掀开被单,观赏她裸露的下身,于灯光下,但见她小肚腹圆,光滑,白皙,没长一根毛!这是我未料到的。两片小唇红艳,对称穴口渗些血(小霞在溪边公园说自己例假刚净,也许还会流一些经血。) 我拿棉签轻轻拭净,显现一圈膜,果真是处女!正趴着看个仔细,不经意触到她大腿侧,又听到她痒而笑。我心花怒放,欲火燃烧,轻轻抚摸她处女膜,然后爬到她裸身之上。 【此处性爱过程描述303字, 省略。】

于灯下,我看到小霞开处后穴口膜裂,血流床单,浸出一片湿漉。小霞还在床上哭,我坐床沿,像哄小孩童那样哄她一阵。我扶她下床去卫生间冲洗。 当我冲洗回来时,却不见小霞,原来她躲到小间,和胖大姐睡。我不让,听胖大姐说”小霞喊痛死了,不和你睡了。”我们说好是和小霞过一个晚上,怎么…..” 我不再听胖大姐罗嗦,打手机给女老板,女老板要胖大姐接电话,胖大姐接电话,不敢再自作主张,只好劝小霞跟我回大间。 下半夜,我又要了她一次,她先不肯,经不住我再三要求,她默许了。同样,她喊痛。 翌日上午,吃罢早饭,给她2500元后, 我送小霞和胖大姐上车回W市。我自个儿坐车回住处。

8月5日
三个月后。 昨下午我好不容易来W市按摩店遇到小霞。女老板偷偷告诉我,小霞刚来上班几天,前些日子,有个”小混混”(当地无业小青年)将小霞叫走,一去就是两个多月。我向女老板说这次想带小霞出去住两三天,要她问小霞。女老板问我能出多少钱。我伸出一个手指,暗指一千元。她去找小霞商讨,小霞先不答应,待我加了两百元,小霞和女老板都同意了。 这次我携小霞坐车到W市管辖的Q县一个小镇,住的也是一家私人小旅社,附近一条铁路(本省西部大铁路),打算过一夜后今天上午带她去不远的县城玩,尔后晚上回旅社,次日上午送她回W市。 昨夜我和她做爱,她不再喊痛,微张小嘴,轻哼舒服。但我看见她美穴上方长出一小撮细细的黑毛了。 我小声问她和小混混的事,她居然开口骂人”我要你管啊”, 我不敢再追问下去(诸如有否跟他做爱,他给钱啊?等等),只是摇头傻笑和唉叹。 她累了,睡了,赤裸的身上只盖着半张被单。还在兴奋之中的我,没有马上上床,呆立床边,于灯下观赏东方”纸纳斯”——美丽、 稚嫩的美少女裸体,从包里拿出照相机,”咔嚓”几声,拍了她几张裸照。她翻个身,又睡了,还轻轻打鼾。

不知怎么地,下半夜,没到三点,她的哭声却把我吵醒。我问她怎么啦?她说,自己想爸爸,爸爸老实没本事,养不活一家人,肠开了刀,更不会干活挣钱,哪像你(指我)有工资拿,有钱睡我们这样的女孩。她想马上回去。说着,又哭。我当然不肯,哄她不哭了,才躺下和我一块儿睡。 吃罢早饭,我俩坐火车到达县城。本来很高兴来玩的小霞,不知怎么地又皱眉头闹情绪。给她买些化妆品和花衣服,她还是不开心。连午饭也没吃,便催我回旅社。镇上用罢午餐,还想回旅社和她再一次做爱,却因她哭闹要走,只得送她回W市。

10月2日
今晚到W市按摩店,碰上小霞正和几个按摩女在一个房间打扑克,”跑张”——谁手里的牌先出光,谁就赢。小霞老输,我着急,替她打,起先还是输,输100多元由我出,后来我则连赢,小霞接着自己打,也是赢,别的姐妹换了一批又一批(三人打牌),都输钱,她们不干了,说小霞有”款爷”(指我—今晚”包夜”,我给小霞500元)撑腰,打不过她。赌桌撤了,按摩女陆续走了(“上钟”的客人稀少了)。我带小霞到附近一家宾馆开房,已是下半夜一点半。

上床没有马上入眠,我抱着她坐在床上聊天。前两天,报纸一到,大小报都刊登82岁的杨振宁要娶28岁的翁帆,文学院上班的几个人纷纷议论,我独自一人暗想:上帝给杨博士晚年恩赐送宝贵的礼物(即让翁小姐做她”少妻”),我呢不信耶稣基督,那么,谁将会给我恩赐礼物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我梦见一位年轻女子在山镇(即我先后和蝶兰儿、小霞做爱的旅社所在地)一家照相馆拍摄结婚照,这女子一会儿是蝶兰儿、 一会儿是小霞,一会儿是季珍珍。之后蜜月旅行,我和新婚的她到我国云南西双版纳傣家山寨安居。又梦见携少妻来日本故土广岛过一老一少两口子的生活……于是,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小霞说,要娶她。她听了一惊一笑,骂我”神经”。我说我一点儿都不”神经”,实在很喜欢你。她却认真起来,说”你都可以做我爷爷了,还做这种梦。”我问她我有几岁,她说至多50岁。我听了笑笑。自己快60岁,已提前退休,过一阵要去加拿大多伦多定居了,只是身体还好加上剃头发刮胡子,显得年轻几岁。随后,我将要移居去加拿大之事,和她说了,她听了没有表示。我则表态:你在这里要保重玉体,不要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小青年来往。我到加拿大挣些钱,回国来娶你…….”这位刚刚高中毕业的女生”像是在听老师授课,只听不说。天亮,和我做爱累了的小霞还在酣睡,打着轻鼾。我起床,走到窗台,推开玻璃,窗外东边天上朝霞光芒四射,晨阳即将喷薄而出。我转头看着美丽少女踢开被子,赤裸仰躺着,不禁感慨万分,此情此景,终生难忘。

丙 创作小记
不忘自个儿的作家本分,几年多伦多忙碌的”累脖子工”,工余时仍在不停笔耕,虽数量有限,但日积月累,又得几十万字,有的还在当地中文报纸连载、 选登。 且看——
我在顶呱呱中餐院下班回家,路过一处公园,单车一放,板凳一坐,撰写长篇小说《多伦多的天空》。身边草坪青翠,花圃芬香,小鸟啁吱,面前椭圆形跑道,一些人在散步,小跑,夕阳悬于西天,东面不远的玻璃大厦反光而映现的晚霞绚丽多彩,飞机于高远天上掠过,后面两道靠拢很近、 抹着酡红的”尾巴”(喷气)紧跟着徐徐向前…….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过去,不觉得天色暗黑下来,连忙收拾笔纸,骑车赶快回家……

我到龙兴农场打工,吃罢饭洗过澡,在借住的小屋间,摊开稿纸创作电视连续剧本《鹰击长空——晚年毛泽东》。往往晚上10点钟才开始,一写就到子夜。有时,农场主与同居女友很迟回来还要做爱, 打闹声、 欢娱声、 床板声纷至沓来,搅扰了我好一阵子,待平静下来,又继续动笔。说来也怪,当时只是被骚扰而已,并无别的行为产生,可不知怎地,待我来大华超市打工头一两个月,却念念不忘尤索娅,尤其是她的微笑同我说话时脸颊中显露酒窝的美丽而动人的模样,常常涌现于眼前,但晚上做梦却不是与尤索娅,而是和蝶兰儿或珍珍、 小霞甚至前妻 (年轻的时候) 做爱,遗精快感了才醒来。这之前几年打工,自己一直性冷淡,没过性生活也无所谓,只懂得早出晚归打工、打工…….尚那时在沙滩上自己胆子大一些与尤索娅”裸交”,八九成也会梦见与她做爱; 想当初没敢和她”同床共枕”,还真有点后悔。

《第一伟人毛泽东》在大陆构思要写100集,从他出生写到他逝世;到多伦多后着重创作后20集,即描述毛泽东晚年发动”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对我一家有恩,1966年9月5日,我还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前小观礼台,望见他老人家(他在城楼上第三次检阅百万红卫兵)。有人却骂他是”第一罪人”是”暴君” “比秦始皇还秦始皇”, 这是人家的一种看法…….

我乘TTC 来超市打工, 上、 下班的车上, 挤半个小时或十几分钟, 赶写两部中篇言情小说 《我有很多多情妹》(多情妹A 蝶兰儿、 B珍珍、 C上官云霞只是其中三位)与《我有很多多情郎》 (日裔作家明中德人只是其中一个)。 文艺作品来源于生活, 又高于生活。 像多情妹、 多情郎的故事, 大多是报刊杂志的材料, 或道听途说的见闻, 加以编造, 想象、 夸张而成, 并非真人真事, 更不可 “对号入座。”

我在女儿家半独立屋的地下室, 灯光通明, 自己伏案创作, 三部中篇小说 《百岁老人谈天说地》、 《空中飞人”奚天舜”》 和这部《加国打工记》就在这里断断续续完成…

如果从考大学那一年语文考试作文题自己作答有小说情节算起, 我文艺创作已40年。 除了当作家(公务员)”坐班”外, 许多工余时间用于笔耕,共写了几百万字的手稿, 正式出版几本书, 100万字。 可以说, 移居加拿大多伦多, 是我生命的继续, 我觉得: 文艺创作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丰富、 充盈它就是丰富、 充盈我的生命;淡漠、 荒嬉它就是淡漠、荒嬉我的生命。
有得有失, 心因为创作, 花精力花时间花生命, 也愧对家人, 对他(她)们身心及家事关怀不够, 帮助不够。
(全文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