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10)

7 月 16 日
一早起床,我煮了饭, 吃着正要去工棚出工, 胡老板突然说今天不做了, 意思是我做工就做到昨天。 他解释说菜苗卖不动了, 花、 树苗由他与女友张罗就可以。 我没说什么, 感谢几句。

电话打给女婿, 女婿开车接我回去, 连同铺盖行李。我在他这里差一天就干满三个月。

乙 多情妹B
农夫与石头 (寓言)
一块石头仔从坡上滚落下来,差些砸到一个青年农夫的脚。农夫对石头仔又踢又骂:”你这个硬石头,臭石头,去你的吧!”石头仔说:”我是块玉,颜色黑了点。”

农夫说:”去去去,谁信你的话。”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个老头路过,捡起石头仔看了又看,惊喜地说:” 这是块宝石”。他指指渐渐远去的年前农夫,笑笑摇头:” 你呀你,就没这种福份”。他将石头仔捧在手上,抱到怀里。

与珍珍情爱
2005年7月9日
午后下起暴雨 (雷阵雨), 瞧见一位少妇抱着一个女孩于雨帘中匆匆行路, 我连忙过来, 用伞和她母女一起罩着, 过路口, 在街旁商店门口屋檐下躲雨, 一问, 原来她一岁多的女儿患重感冒 (热感), 从医院看医生出来, 没想遇到雨…..我摸小女孩的额头, 有些烫, 问打针、吃药了吗, 她讲针打了, 药没吃。 于是, 我让她母女俩到我住处 —我住处就在不远, 她点头了。

到我住处, 我倒了杯开水, 和她一起给女婴喂药。 药味苦, 女婴啼哭, 她立即掀开胸衣, 掏出乳头, 让她吸吮, 之后(继续喂药, 又哭, 又给吃奶。 终于, 将药喂光。 在她将乳头塞进胸衣时, 我才注意到她的乳房, 十分白皙, 丰满, 没有因哺乳而下垂, 依然挺立。 乳汁渗出, 将胸衣浸湿一片。

她坐在椅上, 抱着女儿, 哄她睡了, 我便和她聊几句。 她叫珍珍, 今年23岁, 临时住在市郊公路边木板房。 当她回答我提问”丈夫”这个问题时, 她哽咽哭了, 她丈夫在本市M 县老家, 近四十岁, 做水泥匠, 但脾气暴躁, 酗酒成性, 酒后常打她, 折磨她 (捱到三十多岁, 没人嫁他, 只好给她家上门入赘), 她实在受不了, 便离开他到这里投靠一个远房亲戚, 平时挑菜进城卖些钱。 这回女婴病地厉害, 还是借钱来看病。

我一边听着, 一边看着。 她长得不错, 身材适中, 鼻子高高尖尖, 颧骨有点突出, 眼眶有些凹进,像外国女人, 尤其是一对淡红眼珠的”兔子眼”, 显得很特别, 我对她产生一种怜爱之情, 拿出20元给她女儿看病, 她却不要。 她坐了一会儿, 谢我一句, 便走了。

送她出门到街上, 嘱她走好。 临走,她说我是好人, 要我有空去她的木板房坐坐, 我点点头。

7月15日
半个月后。
今天下午, 我骑车到南郊办事, 想起季珍珍就住在附近, 便来寻找, 探视她母女俩。

这是一条市区通向某县的公路, 路边一座小村庄, 公路从村中央进过, 两旁座落一些村庄, 也有几家商店、 饭馆。但季珍珍住的木板屋, 在村庄那一头 (村庄不远) 一排木板房, 她住在最西边。 她正好在家做饭。 见我来。 她十分高兴, 冲杯冰糖水给我喝。她说女儿病好了。这两天断奶, 准备送回老家, 给她奶奶带, 自己要在这里专门卖菜 (否则, 她进城卖菜, 女婴要托邻居阿婆带, 要给阿婆一些钱作为酬劳)。 她还说, 这次回家, 要跟丈夫离婚。 我吃一惊, 没有表态。 她说起丈夫的事, 又哭了, 女孩醒了, 被母亲的哭声吵醒了, 她哭了, 珍珍掀开胸衣, 掏出乳房, 却又将乳房塞回去, 只给女婴喝葡萄糖水。一会儿女婴又睡了。

季珍珍走到一边, 对着木板, 托抬乳房, 朝墙壁挤奶。 我问她这是干啥? 她说断奶, 奶水多, 涨得乳头痛。 她转身走到我面前, 将乳头抖一抖, 示意我吸它。 我是过来人, 自然知道将奶水吸干了, 乳房不再胀痛。 于是, 我将她左乳含在嘴里吸着, 不停地吸着, 一股股甘甜奶水进入我的食道、 肠胃, 接着又吸吮左乳, 有同感。 但珍珍却催我大口吸。遵命不如从命, 我张大嘴巴, 将她整个乳房吃着, 用力吸着,但见她微张芳唇, 微闭双目, 愉快地哼叫…..”你这样会舒服吗?…”我松开乳房, 小声问道。 她点了点头, 轻声应着”会的, 会舒服….”

甜美的吸奶插曲结束了, 她将女娃抱床上, 哄她睡了, 扬手让我也上床。 我看了看门与窗户, 迟疑地畏缩不前。 “不要紧的, 人不会进来的…” 她小声说。 我斗胆上前, 先坐在床沿, 俯身吻她小嘴与眼睛, 她随之伸手臂挽住我颈脖。 我钻进她被窝, 脱她外、内裤, 手触到她阴部, 觉得湿淋淋的…. 她动手要拔掉我的裤子, 我不让, 自个儿脱。 女娃睡最里头, 我掀开她胸衣, 吸吮她右乳; 她要我轻轻地不停地吸, 说这样她会很舒服, 并且, 拿手捏起乳包, 让乳尖, 乳晕更加鼓突。 我愈吸, 精神愈亢奋, 男根儿油然勃发, 向”目的地” 进击。 可就要进入时, 女娃醒了, 哭了, 一看床上睡着一个陌生人, 哭得更大声, 如炸雷, 吓得我一下子软了,以为有人打门进来, 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裤子, 鞋子、 尔后躲到卫生间 (过厨房)…. 没听人来, 珍珍小声唤我出来, 我一瞧自己则苦笑; 只穿一只鞋子!…

我给珍珍一些钱, 她接了, 道谢, 并约我明天再来。 我问明天什么时候, 她想了想,说吃午饭后来。 我问”一定?”她点了点头答”一定”。

7月16日
今天午后约2点, 我骑自行车赶到珍珍木板屋不远的一处上山路口, 瞧见珍珍站她家门口向我挥挥手 , 一看我在路口下车, 便一个人走来。我要骑车过来接她, 她朝我摆摆手, 意思是要我在路口等她。

我还是推着车子迎上来。 她今日换上一套鲜艳的衣裤,齐耳短发也梳理一番。 我欢喜极了, 问她女娃呢? 她说让邻居阿婆带着, 不知牵带哪里去玩了。说着, 示意我和她一道上山。她也知道在她木板房做爱不妥呢, 要改为山上….

推了一段崎岖不平的上坡路, 我将车子藏到路边茅草丛间, 随珍珍再走。拐个角, 进入向阳坡一片木薯地。 我跟她钻入一人多高的一块木薯田, 珍珍指着没水的洼沟, 朝我莞尔一笑, 折断一片片宽大的薯叶, 铺盖沟底。 我连忙上前一起帮忙, 很快就弄成 “薯叶床”, 我俩先坐, 后抱, 随之两个裸体叠一块。 【此处性爱过程描述139字, 省略。】

离开木薯地, 我俩到小山头顶, 在茅草丛中找了小块地, 席地而坐, 开始聊天。 正远方两座山缝隙中, 市钢铁厂的烟窗高耸入云, 附近不远是一排排纺织厂的厂房。 本市是一座新兴的中小工业之城, 1958年后上海纺织厂、 鞍山钢铁厂等援建我省在此建纺织厂、 钢铁厂等。 我和珍珍由家庭谈到人生、 社会, 尽管两人年龄、 文化、 经历等不同, 但竟有不少共同语言。 我说:” 等你离婚了,我和妳结婚。” 她说:”你是大学生, 大作家, 我是初中没毕业的农民, 配不上你。” 我说:”你不嫌我老?” 她摇摇头,说:” 你人好比我那个”死鬼”好许多”。 她叫老公是死鬼。 她说过几天自己带女娃回老家给妈妈带, 要跟丈夫办离婚。

7月20日
季珍珍上午先将女娃托老乡回家由妈妈带 (她自己过一段才回去),中午应约到我住处。 我煮米粉给她吃。 一人一大碗。 吃饱喝足, 我俩就做爱。 两人几乎同时达到高潮, 我的爱液和她的爱液流在一块儿, 浸湿床上一大片。

我留她过夜, 她点头俞允。 她说, 昨天是农历十六, 初二、 十六是盖新房的东家给水泥匠师傅煮好菜酬谢的日子, 卖了一整天的菜, 人很累, 下午就在这里睡一阵, 让我把门关了, 放心去单位上班。

到下午五点, 我从单位打电话家里, 珍珍接的, 说她刚醒, 问我晚上吃什么, 替我俩煮。 我说了干饭配排骨萝卜汤, 让她在冰箱找肉,冰箱边有一袋大米。

下班我去一家私营歌舞小剧场买两张门票, 准备饭后带珍珍去欣赏外省歌舞曲艺团演出。

回到家, 吃到香喷喷的热饭热汤, 又观看表演与精彩的歌舞曲艺节目, 回住处已是晚上九点钟。 我俩一起在卫生间淋浴, 我勃发的男根就想插入, 但珍珍不肯, 说没这样做过, 怕。 于是,我们很快上床。

房间开暖气, 20度, 我俩却脱衣, 睡在地板上 (铺张草席, 盖张被单)一整晚, 我都抱着她, 入港六次, 三次射, 十分快活; 每回都让我吮她乳房, 她回回高潮, 流出爱液…【此处性爱过程描述111字, 省略。】.

早晨, 朝霞满天, 我开门, 让珍珍一个人下楼走了, 除了晨练者, 街上没有什么行人。

2006 年9月4日
一年多后。

去年那夜, 珍珍和我连续做爱的时候, 说过几天要回老家与丈夫离婚, 要不了几个月就回来, 可这一走, 却是一年多! 她没有手机又没电话, 我找不到她, 她能知道我的情况却一直没打我手机和家里固定电话。 我以为珍珍不爱我了, 抑或…

今天中午, 我从县城开会回来, 途径珍珍木板屋不远时, 突然瞄见路上走着一个女人, 模样像珍珍, 却挺着大肚子… 客车开过去, 我站起来朝后再仔细一看, 她不是别人, 正是珍珍! 我喊司机停车, 让我中途下车。 下车过来一看, 我不禁喊一声”珍珍…”

她回头发现是我, 向我招手, 并朝我走来。

我俩就在路边交流一番。 她说, 她回家一段时间, 丈夫胡搅蛮缠, 好不容易办了手续, 女儿由前夫带走, 离婚才一个月, 却发现自己怀孕, 闹离婚加上”病孩子”, 自己身体虚弱, 留家里养身子, 碰到母亲老胃病又发作, 出血住院开刀, 自己只好与大姐, 二姐等一起照顾母亲….

“你现时身子有几个月?”我问她。
“七个多月”
“谁的?”
“…….”珍珍不答。
“你回家有没有… 和你那个’死鬼’…?”
她点点头。
“没离婚时, 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除了打骂, 还要和你睡, 是不是?”

我说着, 瞧她眼泪旺旺, 赶紧把话咽住。
“咱们什么时候在一起?” 停了片刻, 我问她。
“明天吧。”
“明天? 嗬, 明天我有事, 要向上级汇报, 改后天好吗? ” 出差N县两天, 要把会议精神向市文联汇报。
“好吧。”
“什么时候?”
“午饭后。”
“去哪里?”
珍珍想了想, 说:”去那个山顶, 就是那回做爱后我和你坐着看钢铁厂的地方。”
“好吧!我先到那儿等你。”
“行。”
11月1日
午后约两点,珍珍如约而来, 我从小山顶树隙向远处瞧见她手里拿着东西, 挺着偌大孕肚, 迈着外八字脚, 蹒跚地在上坡。 也太难为她了, 我走出茅草里到山腰迎她。

拐几道弯, 气喘吸吸, 笑着来到我跟前, 我抱着她, 往她左右脸上亲了又亲。我让她靠在路边的一颗松树上, 掀开她外内衣, 观赏她的上身:有点紫色的乳头, 乳晕, 光滑浑圆、 好看的孕肚, 一条明显的蓝色妊娠纹, 发光的几片鱼鳞状肚皮,微凸的肚脐…不由得我欲火中烧, 男根勃发, 我俯身咂她乳房, 手摸她下身小唇, 她愉悦地”啊啊”小声哼哼。我想马上要她, 她却不肯—怕路上行人走过。 于是, 我俩手携手往我已事前铺好的山顶”茅草床” 走来。 她把手里拿的小山锄和小藤篓 下说是如遇人问就说上山挖草药。 我呢, 给她捎一保温杯的乌肉鸡焖当归白凤丸之类, 给她补补身子。我用汤勺喂她几口, 她不肯, 自己吃。 她只吃三分之一。 之后。 我们开始做爱。【此处性爱过程描述101字,省略。】 周遭很静, 但听树叶沙沙作响。 我俩坐在”床”边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聊天。 我终于将自己不久将要去加拿大探并移居的消息告诉她, 她听了躺在我怀里哭。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