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12)

这人姓曾, 二十岁去日本当厨师, 后来开饭店, 经营餐饮业掘到”第一桶金”, 后移民加拿大多伦多从事土特产品贸易, 干了几年, 又挣到大笔钱, 后来办超市, 又获成功, 身家达到千万加元。 前几天, 他刚当选大多地区原籍中国F省同乡会的会长, 为筹建同乡会馆, 他带头捐助一笔加元 (当晚筹款酒宴共筹集到几十万加元)。 还听说, 那年他捐资百万元人民币, 帮中国大陆故乡盖中医院门诊大楼…总裁帮我推车! 这是我第一次碰到的总裁呦, 一路帮我推车!

午饭后, 我在购物大厅扫地时, 远远瞧见这位白衬衫的总裁, 又是一个人但却是提一个黑色公文包, 从中间过道走着, 和一位年老的员工招手说说话, 便出了大门。 我想小跑走过去将他长相看清楚, 已来不及 (我认人差, 记性坏, 倘若他换装了, 时间久了, 怕”相逢不相识”)。

7月2日 周四
今天下午4点, 向任经理请假半天回家休息。

这几天, 可算是自己来加拿大打工最艰难的日子, 一方面自己病了 (可能是中暑), 发低烧, 怕冷 – 昨天下班回家, 稀饭才叭一口却冷得发抖, 爬床上盖三床被子还是怕冷! 超市午、 晚饭, 一见鱼、肉就发麻, 没什么东西下肚, 却坚持上班 (昨天是加拿大国庆节, 但超市还开门营业, 而且顾客很多 – 西人超市关门歇业)。 另一方面, 这两天给工头气得不行:前晚, 有一顾客在卫生间呕吐, 我听过路一员工说了, 过去清理, 又发现男女卫生间未清扫 (本是老赵干的), 便帮他做了, 而自己原要清洗的门口餐厅, 嘱咐老赵代做, 工头从门外拉车发觉门口餐厅脏乱, 当着顾客的面骂我”…你明天不要上班了…。”昨天傍晚, 拉车拉了大半天, 自己实在累乏, 请他也出去拉车, 谁知他大吼:”哦, 你累了,不干了! 不干, 你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 你说我能不累? —清洁部四人(除了我) 给购物大厅”打蜡” (即地板清扫干净后用拖布”刷”上蜡水,以整洁、美观)至昨日凌晨三点才下班, 而我则从上午10时上班, 到下午约4时、 4时半老赵、 工头才先后上班, 这六个钟头内我一人干平时三人做的活儿 (即所有清洁工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干), 不累才怪呢, 加上自己正在病中… 工头这句 “PK”我的话, 何止讲一次?!…我当即与之大吵, 骂他”神经病”… 晚上这餐, 本来就难下咽, 只叭两、三口饭就搁下…

7月3日
33℃ 夕阳 晚8点下山, 知了还在树上鸣叫。

下午约4时, 顾客与往常每周五一样突然多了起来, 这类情况往往是周末有些华人下班了, 开车携家人一块儿来超市购物, 准备周六日外出烧烤或旅游的食物, 当然也购买一周的食品。

我们几个清洁工都忙碌不停, 各负其责,埋头做事。 我在菜部扫地, 广播里的音乐停了, 传出呼叫:”清洁部阿叔请带拖把到干货7A …” 广播停止时, 我习惯性地伫立听着, 尔后马上到超市购物大厅后面拉出水桶与拖把。 到干货7A区一看, 打蜡地面上一滩呕吐物, 逸出酸臭味, 先找来警示牌, 放在呕吐物边上, 用拖把拖几遍弄干净了, 还要将几件清扫工具拿拉走, 却瞧见三个人出现在自己跟前, 一位是瘦瘦高高的黑人男子, 一位是单单瘦瘦的华裔妇女, 还有一个是一岁多、卷头发、 稍黑脸盘的混血儿女孩。 华裔妇女开腔:”谢谢你啦,是我女儿刚才吐的。”我看了她一眼, 笑着说:”没关系, 这是我们要做的。” 她拉了拉黑人的手, 讲几句我听不懂的英语, 便听黑人对我说声:”SORRY, THANK YOU” (对不起,谢谢), 我连忙回说 :”YOU ARE WELCOME”(没关系)。 她一边牵着女儿的手, 一边挽着黑人的臂膀, 跟在推购物车的黑人旁边走了, 才走几步却回头看我, 忽然小跑过来, 喊了一声 :”明中老师!…” 我一惊:谁叫我? 正迷糊时, 她已到我跟前:”明中老师, 不认得我了, 我是张青, 你的学生张青呀!” 我睁大眼睛, 扶正高度近视眼镜, 终于辨认出来, 这位正是当年我教高三语文、 任语文科代表的才女张青。

那时, 她才十八、九岁。 十几载春秋, 她已到而立之年, 当年女孩红润的脸颊、 苗条的身材不见了, 展现眼前的是略带泛黄的脸色, 稍臃肿水桶腰的仪态, 而且, 那位头脸窄长似长青瓜、 身材如竹竿、五十岁、 肤色炭一般黑的”老外”(我注意到, 他脖颈黑黝黝地)…我喟然叹息, 摇摇头, 无力地拉着水桶, 拽着扫把走了。 一矮一高(她1米50多, 他近1米90), 一瘦一胖的反差, 老在自己脑际缠绕、 盘旋, 搅得自己一夜未眠。

7月29日
今日碰到张青购物, 我们之间聊谈时间长了, 内容多了, 也敢问起她的”隐私”, 方知她与夫君移居多伦多不久, 因婆媳不和等原因, 夫妻关系紧张, 一次打架她报警, 夫君被警察拷走, 关了半个月, 夫君出来不久与她离婚, 爱恋加上结婚近十年的感情做了了断 (两人未曾生育)。 前年, 她结识那名黑人并与之同居并生下女儿(但未正式结婚, 只算是男友-男友与黑人妻子分居但未办离婚手续, 所生两个黑人男孩由妻子抚养)。

下班回来, 我构思并创造一个小小说, 题目:”一记耳光”, 就是以张青和前夫的婚姻关系为素材, 加以一些虚构(我已听过几起华人夫妻打架、 妻子报警、 丈夫被关的案例; 多数丈夫放出来就起诉离婚的事)。

甲二章 大盛超市
2009 年 8月4日 晴 气温由 33度 降至 18度 蓝天白云 秋凉。

今天中午, 女婿开车载我到位于北约克大盛超市试工, 一位30多岁壮硕男子接待(服务台员工打电话给他说有人来”见工”, 他便来了), 看了我填的”招工表”, 问了几句, 如以前做过超市吗? 要求多少工钱等, 我回答做过 (主要是清洁工, 也去蔬菜部、 水果部、 鱼部做工几天, 每周给 400 元吧), 他点点头, 又问什么时候能上班, 我说今天就可以上班, 他说行。 我把随身早备好的工作服换了, 和已去超市买东西的女婿(为避嫌而在我”面试”时走开-见工是不便家人陪的) 打个招呼, 让他开车回去, 我马上工作。
新一家超市打工生活又正式开始啦! 离开大华超市的原因很简单:每天工钱较低。

9月6日
天气回暖 23度 小雨时下时停。

一连三天, 晚饭后老师傅传教并让我开洗地机。 清洁部就我和他(广东人)、 她(香港人)等三人 (前面一位师傅不干了, 据说每天干 12个小时, 太长太累, 自己辞工了, 正好空缺, 我及时补上)。

下午见到门外面空地上一个老外 (四、 五十岁左右) 脱了鞋子, 只穿袜子, 在一块纸皮上跪拜, 面对空墙与一大摞空纸箱, 嘴里念念有词, 不知在向谁祈祷什么, 此时, 雨刚停下。 我在操作压纸机, 无意中瞧见的,觉得十分好奇与不解。

另听水果部一年轻员工说, 有一个印巴老头常来超市购物, 但却爱将塑料袋弄破, 尔后要求”特价” 即便宜卖他。 今天下午, 这位”老外” 又来超市啦。

还有, 快吃晚饭, 一个30多岁的黑人先算一些东西的钱, 后又拿一些东西不给钱出门, 被专门看管的一年轻保安截获, 但他不认账, 几个经理围拢上来, 他挣脱跑向马路对面, 朝北边逃了。

超市对面站着一些人不知议论什么, 我出门扫地也过来看些热闹, 这一看不要紧, 自己不觉得笑了: 好家伙! 会是他? –华人, 中年男子, 神经病; 正站在停车场, 身背大书包, 双手挥舞, 指着远方, 嘴里念念有词:”你跑了…你以为我怕你…我才不怕你呢…”这些话与他到大华超市购物前讲的话大同小异! 怎么, 他那么远也会光顾这家华人开的超市? 难道士嘉堡十几家华人超市, 他都一个不漏? 就凭政府给他的”救济金” 走遍天下都不怕?!

据说, 该超市是我省几位中青年移民从西人手里盘过来的, 其中总裁即大股东还是女的 (属”女强人”之列)。 投资者看中周遭几幢公寓和独立屋、 半独立屋、 镇屋, 印巴裔及黑人的购买力强。 果然, 进超市的顾客大多是印巴人、 黑人, 白人及华人为少数。 印巴男子身穿白长袜、 白裤、 凉鞋, 女子额头”点红”。 还有穆斯林妇女全身被黑布裹得严严实实, 只露一双眼睛。

9月14日 周二 15度 下阵雨
今天在新超市做工10天。 看来, 除了周六、 日较忙外, 其他几天顾客不多, 生意清谈。 我和蔬菜部一名年轻员工 (本省老乡)聊几句, 他来此做工亦才两个月, 也说客流量不大, 我担心超市会不会亏本? 该超市只是大华超市的2/3, 周末也没有大华超市拥挤、热闹。 整个员工数也比大华超市少 (两餐吃饭, 只两张餐桌一二十来人之多, 而大华超市三、四十多人 围着五,六张餐桌)。 清洁工只我与老师傅、 老嫂子共三人。比我大 二、 三岁的”师傅”闲着无聊时会躲到”暗处” 抽烟。
超市广播音乐, 有时听了, 好笑: 一是印度老故事片《流浪者》 主题歌 《流浪之歌》 与《丽达之歌》, 油然而勾起回忆-当年年轻时很爱看印度电影 (除了《流浪者》 之外, 还有好几部印度片, 自己都爱看), 以至于创作 《”空中飞人” 奚天舜》 还模仿印度主题曲, 写了女主人公女儿与印度裔小伙子结婚呢。 二是中国股市主题曲-十几年前自己炒”原始股”挣了一笔, 随之买卖《隆平高科》 却亏了几万。

9月20日 周一 晴朗天气 15度
周末两天客流量大, 一天等于非周末的三、 四天! 几次广播请水果、 蔬菜、 杂货等部门的员工到收银台帮忙”装袋” (将顾客购买的商品分类装入塑料袋), 即是明证。 我有时也过来帮装袋。 周末平均一天有一千名顾客, 每人如果购物50元, 营业额就达5万元之多。

下午五点多, 我到门外停车场扫地, 见亭子购物车摆放较多, 便主动拉车, 不经意间抬头望天, 但见高远天空没有一丝云彩, 蔚蓝蔚蓝, 加上阳光灿烂 (还不到是夕阳的时候), 微风徐吹, 周遭绿树葱茵, 大路上小车奔驰, 给人一种清新而舒畅之感。 停车场路面倾斜, 从购物车亭到大门口, 皆为上坡, 我顶多拉8部购物车, 也觉吃力(不像大华超市, 停车场平坦, 我一次最多能拉20部购物车)。

晚上8点钟, 大老板金总裁来超市, 我做工半个月, 今日才见到她的”尊颜”-约40岁, 稍高个头, 不胖不瘦, 架一副墨镜, 正在服务台, 笑着与三、 四名中、小老板(股东, 也是超市各部门经理)交谈什么。 不到一个钟头, 她就走了。

在列治文山怡桃碧谷和密西沙加的三家大超市, 她也是大的股东。

10月15日
今晚, 在我成为情洁部”大佬”(同时加工钱)时, 我参加一场 “东西合壁”, 不同寻常的婚礼。 新郎小徐是香港人, 本超市干货部管工, 新娘是女总裁远房亲戚, 收银员, 前些日才调去密西沙加的大盛超市收银部当头。 下班后, 本超市全体员工都去不远的士嘉堡中心附近的一座教堂。 按基督徒教徒婚礼仪式, 新郎给新娘带上结婚戒指。 新郎父母往返美国、 加拿大、 香港做珠宝生意, 在美国花一万美元为儿媳买一枚蝴蝶花戒指, 闪烁亮光, 特别引人注目。礼毕, 大家到MALL一家香港人开的餐厅赴婚宴, 完毕, 一批员工开车到新郎新娘的爱巢-公寓套间闹洞房。 来的几乎都是年轻人, 我呢, 出于对东西方文化、 习俗融合贯通的好奇与探密, 也来看热闹。 按我省老家的传统, 大家纷纷给新郎、 新娘出 “难题”, 如互咬”喜糖”, 蒙眼捉”象鼻”、 摸”山峰”之类。 新郎、 新婚早已同居, 干练老成, 再”下流”的动作 也敢作敢为。 闹了一宿, 乐了一阵, 我便提前乘TTC走了, 因为明天还要上班。

哦, 差点忘了, 这桩婚姻事, 还是女总裁做的”月老”呢。

2010 年6月18日
在大盛超市不知不觉干了几个月, 除了每周休息一天, 一天干十几个小时, 空余时间不是创作, 就是帮做家务, 忙忙碌碌, 日子倒过得很快。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