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2)

我尴尬地向他扬手,再道声 :”BYE BYE !”, 连忙溜下楼,风也似地逃出厂门……

说来可笑,自己当年上中学、 大学读俄语时,我并不笨,考大学(高考)时俄语满分 (100分)! 一直当俄语科代表 (大学一年级俄语为我们中文系公共课,我又当科代表); 评审文艺X级 (相当于副教授), 要考外语, 我俄语笔试还考了70多分; 就是现时年纪大了, 但俄语简单对话还行 (后面第二部 C 将写到; 我去加勒比海旅游, 于邮轮上巧遇一位俄罗斯女郎, 操出低级俄语和她交流,沟通, 她居然和我在黄金海滩一起裸泳。 这里按下不表)。 但奇怪的是自己对英语老学不会。

晚上回家, 和女儿一说, 女儿笑着摇头:”老爹没用,不去西人工厂, 去华人开的工厂找工吧。”

不久, 问到一家豆腐厂,一进车间, 耳畔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机器轰鸣声, 眼前弥漫热腾腾的水蒸汽, 高度近视眼镜 (一千多度), 马上模糊一片! 瞧我一脸苦相, 华人老板说 “这活不是你干的”。 另一家香肠厂, 加工猪肠、 鸭肠、 鸡肠之类。 虽然赃臭,但自己愿意干的,可华人女老板嫌我是 “生手” (缺少加拿大工作经验), 还没等我开口就先”PK” 我。

后来, 我到 “顶呱呱”中餐馆打工, 一打便是一年。 就是”顶呱呱” 中餐馆没做了, 也去别的餐馆或农场、 超市, 不去西人或华人开的工厂做工。

头尾五年,除了飞日本广岛寻亲一个月, 加勒比海旅游九天,我都在打工挣钱, 为的是供养自己在中国大陆相遇、 结识并爱慕的三位多情妹 A (碟兰儿)、 B (珍珍)、 C (上官云霞), 更梦想与其中一位成婚, 过”老夫少妻”的生活。

第一部 餐馆打工 ●多情妹A

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诃德骑士外出闯天下, 心目中总惦念着自己暗恋的、但人家并不认识他的本村漂亮姑娘; 为了她, 他勇敢地与风车搏斗…

▲给多情妹A 的信

亲爱的蝶兰儿:
我准备将自己在加国 (既加拿大国家) 多伦多士嘉堡区 顶呱呱中餐馆等三家餐馆打苦工挣来的加币 (可及时换成人民币), 留存着以后给你花用。

我像唐·吉诃德出行, 心中总惦记着自己暗恋的那位年轻姑娘, 为了她而勇敢地与风车搏斗…我在这三家餐馆打工, 总想着这是为你而打工…

这三处华人移民开的中式、 日式、 泰式餐馆, 总的说来,店东待我不薄, 自己打工较轻松愉快, 尽管有时很累很苦。 因为做工时间长一点, 挣的幸苦钱自然也多一点。 你和我的爱恋时日不短, 其间虽有风波或误解, 但你始终是我心目中之最唉, 我岂能忘切: 你曾多次于信中唤我为 “老公”…

甲 餐馆打工
甲一章 顶呱呱中餐馆
2006年2月19日

经朋友举荐, 我到一家广东人开的中式餐店”顶呱呱”餐馆打 “丁板工”即帮厨, 给师傅 “备料”, 诸如洗菜、 切菜、 兼洗碗、 搞卫生。

师傅瘦高 (1米75左右), 四十五岁, 头戴白色纸帽,身穿白色工作服,脚着球鞋, 沉默寡言, 但厨艺高明; 瞧这英、 中文对照的一大张菜单, 能做不下三百样的饭菜,点心! 人手缺, 当天面试,他手把手教, 我 “依样画葫芦”学, 赶鸭子上轿, 马上干活。 宽敞而明亮 (开几盏电灯) 的厨房, 就我们师徒俩: 他挥动双臂,于前面靠吧台的大小锅那里不停地炒呀煮呀, 我则在后边长桌上紧张地切菜、洗菜。

从我上班后的中午 12: 30 到 1:30 是高峰期, 进来午餐的食客几乎坐满餐厅 (9张餐桌, 36个座位),不少顾客买了饭菜装入塑料盒带走 (有的坐车里吃, 有的带回工作场吃), 四十开外的女老板与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传菜员忙得不亦乐乎。

女老板于吧台窗口大声唤我去餐厅收拾碗筷, 我摞下手里的活儿, 小跑过来端走大碗小蝶,正走进厨房, 还没将碗碟放进洗刷池, 猛然听见师傅骂一声 “你切个头!” 我吃一惊, 一看师傅将几大朵 “西兰花”菜丢到桌面上! 原来, 我没按他的要求, 这几朵西式兰花菜切的太小了,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将碗碟放入池中, 赶紧过来将菜花补切细了, 放进塑料小筐, 端到前面备料处供师傅使用。

下午 2:30 – 3:30 是就餐小高潮。 忙过了,我和师傅、 女传菜员开始吃午饭。 我一个人端到后面小休息处吃, 师傅和传菜员在餐厅用膳 (客人稀稀落落了)。 我瞧见女老板也在他们那里坐着吃, 但没听到三人说话的声音。 因为我知道, 我们打工的吃饭赶时间 (超过 1刻钟, 老板会不满意的), 谁还能像在家里一样边吃边说笑呢?
4:30 时我用半个小时将明天上午师傅要用的材料备齐, 便开始刷盘子, 清洗餐厅和厨房的卫生。 末了, 将垃圾装”车” (一辆沃尔玛超市破旧购物车) 拉到店外, 倒入大垃圾箱里 (10天拉走一次)。 该做的都做了, 离店时已是下午 6:45: 扣除午饭1刻钟, 下班时间应是 6:15 , 显然, 我今天推迟半小时下班, 多伦多找工不容易, 像我们上年纪移居老人打现金工就更难了, 我暗想: 以后是否都像这第一天迟下班,早上班呢?
(待 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