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4)

10月3日
谜底很快被解开, 原来, 这天中午, 我照例提早上班,刚要进店, 却见从一辆小车里下来三个人; 女传菜员和一名小她一两岁的姑娘, 一位瘦高个头的年轻小伙子 (三位都是中国人)。 我止住步, 让三位同胞先行一步。

我跟着进店门, 忽然听见十七、 八岁的姑娘喊声 “妈!” 并搂住女老板的脖子撒娇, 随之说”今天我到厨房帮爹地,姐还在这里帮妈咪……” 说者无心, 听者有意! 跟着进来的我吃惊不小, 难道….

换上外衣, 穿上工作服, 我一上班与往常一样总是先到前面备料处看看什么菜少了得先准备, 却看到小姑娘一只手搭在师傅的肩上。左一声 “爹地”、 右一声”爹地”地叫着, 和他说笑着什么。 这时, 只是这时, 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 这是一家夫妻店! 厨师复姓欧阳不是雇员, 而是女老板的老公! 除了叫他 “师傅” 外, 我这个帮厨的还得称他 “男老板”! “女传菜员” 和小姑娘是男女老板欧阳夫妇的两 “千金”!后来才知道, 他们大女儿正在多伦多大学读二年级, 放暑假了来店里 “打工”, 方才来了又走的那位小伙是她大学同学, 也是男友。 小女儿今夏高中毕业, 考试刚完, 也来 “帮厨” (但没”挤掉” 我; 我的工作量相应少了, 但工钱照付), 算是做 “义工”吧!我在此打工一段时间, 初步估算, 这家夫妻店除了成本 (包括我工钱等开销房租,纳税等开支外。)顶多是 “薄利多销”;这对从广东移民加拿大十来年的华裔老板, 只是做小本生意 (开快餐店) 的小业主。

10 月 27 日 天气反常, 闷热
傍晚,从外面倒垃圾回店, 脱下围裙, 正要下班, 猛然听见女卫生间, 传来一阵吐, 耳朵贴门一听, 又有拉稀的响声…, 我将卫生间 “异常” 情况告知 女老板, 女老板头一皱, 道声 “不好, 这个死鬼…” 原来进卫生间的女顾客不是别人, 而是几乎每晚必来用餐的台湾籍的华人老处女! 她50多岁 至今未婚。

推门一看, 一阵臭, 酸味扑鼻而来, 一看便桶上下、 里外, 尽是拉稀物、 呕吐品!

处女衣裤脏兮兮, 由女老板扶着离开卫生间, 我呢, 又是打扫, 又是拖地,扫呀拖呀,换过几桶水, 折腾一、 二十分钟, 方将卫生间清洗亁净。

11月15日 不时下着小雨
中午险些出车祸! 按交通规则, 骑自行车得上大马路 (靠右边), 且头戴安全帽, 车前,后要装安全灯。 骑车者于汽车道上是 “弱者”稍不慎就会被大,小机动车所撞。 倘在人行道上骑车, 骑车者又变为”强者”, 行人就是”弱者”。 前些日, 连续发生几起人行道上骑车的年轻人撞伤老人,女人和小孩, 有个老太婆还被撞死,交警发出通告, 并于央街等几条大街路口设卡检查, 对违法的骑车者罚款。 于是, 我几天前便改骑大马路, 谁料到今天…,约11点, 我骑车到窝顿大街, 过401高速公路桥朝南前行, 快到劳伦斯大道, 在一个路口, 绿灯一亮, 我蹬车先行, 一辆TTC 大车后面发动,在快到大路口时, 我回头望, TTC 车尚在后面, 我急忙加速前进, 想先过去停靠站去大路口候车, 哪知道TTC车竟然不让我先行, 而是快速开上来, 并向右边靠近! 一长溜水泥坎隆起, 将大马路与人行道隔开, 我隐约察觉大车即将逼近骑车的我, 急忙将车把朝右摆, 再往右摆, 但上不去人行道, 一只脚在人行道, 另一只脚在马路上, 而大车从我身上 “呼”地一声”擦”过去, 于停靠站停下…, 差几公分, 我的右边身边(包括右腿)就要被TTC 车 “挤掉”!一名路过的印巴裔居民, 冲着我和TTC车大喊大叫, 英语听不懂, 我不知道他是在骂TTC司机或是骂我。

去年,也是秋天, 大路口斜对面即右边的停靠站, 一辆大货车与两辆不同方向驶来的小车相撞, 大卡车竟然爬上人行道, 推倒停靠亭, 撞破一间商店玻璃墙, 在停靠站亭内外候车者, 几名受伤, 一名被当场撞死 (据说是正在亭内打手机的白人女子!)… 想到此, 自己不寒而栗, 也许自己没干恶坏事, 那位白人女子的冤魂没来找我做替身吧!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