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5)

翠年1月3日 冰雪天气
大雪纷飞,寒风刺骨。我骑车上班快到中餐馆,在路口围着一些人,挤上前一看,一名老乞丐跌倒地上。这个衣衫褴裸、打赤脚、白胡子的印巴裔老头,我认识,前几天我去外面倒垃圾,回来时却见一个人在过道拉小便,他就是这个乞丐。我连忙扶他站起来,他看了我一眼,没吭一声,却又慢慢走了。我推着自行车,踩着雪花,走近顶呱呱餐馆时,远远瞧见老乞丐已在一个垃圾箱里翻找食物充饥。

下班了,骑车路过一家工厂,又看到那名龟缩在厂大门不远的一道边门屋檐下的流浪汉,他是地道的白人。头一回遇他,这家伙竟冲着我大喊大叫;我骑车快跑,他还在后面追,吓得我出一身冷汗!后来见多了,他友善地和我笑,比手势打招呼。

4月17日
来顶呱呱打工一年三个月。今天又碰到一件新鲜而稀奇的事儿,离餐馆不远的一所大学,一批女老师”罢课”!大冷天,下雪结冰,他(她)们身穿棉皮大衣,脚着靴子,胸挂写着要求诸如增加薪资英文字样的大纸牌,在环绕大学人行道上来回走动。一些罢教游行示威者还在校门口火堆边烧火取暖,有的罢教者还会对骑车路过(下了车,推着走)的我微笑呢。不远处,我望见几名警察的身影。听说这次罢教是经批准的,合法的,警察还出来保护他(她)们呢。
嫌”顶呱呱”中餐馆打工挣钱少(每天6个小时)我准备去市中心一家日餐馆打杂。离开此地,不知道罢教可否继续进行,结局怎样;日餐馆轮我休息时会骑车过来看看。

甲二章 市中心日餐馆
2007 年 5月3日
这家开在市中心CN塔不远的日式餐馆在华文报刊杂志《加拿大都市报》登载招聘广告, 自己无意中翻阅, 虽然离住处甚远 (自己不会开车), 但抱着”试一试”的心情, 今日让女婿开车送我去应聘, 谁知到厨房洗一会碗, 便给个头稍矮的李老板录用, 相信我说的已有”加拿大洗碗经验” (招聘广告说要有这项 “必要条件”), 告知次日下午上岗。

5月9日
这周连干六天, 今日休息。 张老板 (彪形大汉)给出固定工作表为:<每周工作6天, 周日休息>
周一 13-14点 洗碗
周二 11-15点 17点 -24点洗碗做饭,拌寿司醋
周三 17-24点 洗碗做饭,拌寿司醋
周四 13-24点 洗碗,收工前清扫厨房卫生
周五 13-24点 洗碗,传菜
周六 13-24点 洗碗,传菜

洗碗为主要任务, 下午5点后有时兼炒饭、 拌寿司醋, 有时传菜上楼 (菜传给楼上的服务员再传送给食客)。 一般情况下, 至少两人洗碗, 有时我去洗碗机这一头洗碗, 另位师傅在那一边将过机的碗碟收拾端走, 摆放架上各自固定位置 (以方便厨师、 帮厨、服务员使用)。 但轮到我或别的师傅上午11点至3点或下午3点至5点当班时, 仅安排一个人洗碗兼做饭, 生意忙的时候来不及, 往往张老板会过来帮忙, 否则, 自己就会十分紧张, 连下地库卫生间 “方便” 都没时间。 特别是做”寿司饭”, 既要下米开火煮熟了(40分钟煮一锅), 又要在饭上倒寿司醋拌和, 很花时间, 况且, 洗碗机的两头只我一个人,忙来忙去, 手脚不停不在话下, 人的精神还搞的紧张兮兮, 加上还饿肚子。常常是下午3-4点吃午饭, 晚饭是在子夜1点时带走下班返回住处的地铁上吃饭, 中间整整近10个小时没进食 。 有一天在地铁吃饭,背包里忘记放筷子,汤勺,我干脆就用手抓着饭菜, 在车上”狼吞虎咽一番”, 引得车上老外乘客投以惊讶迟疑的目光:”怎么这种吃相, 这个中国老头…”

6月9日
日式餐馆的菜谱有自己的特色, 比方: 寿司饭—用寿司醋拌调而成的大米干饭, 因为寿司醋是醋加入一定分量白糖, 糙盐, 所以, 这种饭除了米香之外, 兼有酸、 甜之味, 尔后, 寿司师傅拿去做”心”, 外面裹高级紫菜片, 里头夹生鱼片 (三文鱼片)等, 很合日本裔或一些白人、 黑人等一大批老外的胃口。 有时周末忙,生意好, 食客还需排到门口去。
昨天无意中看到洗碗的林师傅下班时提一小袋东西回家, 一问, 原来是楼上寿司师傅做的三文鱼片时不要的三文鱼头尾之类。 于是,今天下午4点钟左右, 我向寿司师傅要了几个鱼头、 鱼尾, 下班稍回家, 家里人第二天煮了食用。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