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6)

7月8日
收工时间一般较固定, 但有时视生意情况可提早或推后。 昨天晚上干到下半夜1点钟,张老板开车走401高速公路将我和另外两位年轻的员工送到士嘉堡的家。

这家餐馆, 据说由这位高个头的广东人与另一位稍矮的广东人(即对我面试的李老板)合开的。 为了忙做生意,两人十几年没回广东老家, 高个头的老家是有兄弟,父母已经双亡。他俩都到中年(四十上下)。昨夜很迟了,老板开车,先送我和另一位年轻员工,后在送第二名年轻员工的路上压死一头浣熊, 他俩下车找不到它的尸体 (可能掉落坡崖)。 今晚开车上高速公路, 才开出市中心, 却要绕道走—-前面不远白天发生一起车祸 (两个并不认识的年轻白人赌气看谁开的快而飙车, 双双车毁人亡), 死者家属在路面上点燃烛火以纪念。我回到家里已是午夜3点多钟。

8月5日
今天是周三, 好像每周三, 餐馆后面的停车场固定是水果、 蔬菜小集市。下午五点来上班, 逛逛小集市, 尽是时新上市的西红柿及菜类, 价格并不便宜, 几粒小而圆的一小盒西红柿 (学名 “金草果”)卖到3元,两盒折价卖 5元。还有一辆专售冰激凌之类饮料的车。 门口有人弹唱, 又是收纳人们的送给的硬币 (放在手提琴盒子里), 有时做”义工”边唱边弹。 每到晚上九点, 餐馆后面的路灯会一齐放亮。 时令夏季,夕阳八点才下山。 轮我上楼传菜, 路过窗口时, 我常常瞧见窗外风景。 除了路灯、 树木、 房屋外, 还有耸立东南不远的CN塔;在更近的地方, 是市中心SPADINA中区唐人街, 过几天提早来上班, 准备先逛逛唐人街。

9月9日
下班后,帮厨小许和传菜员安田香子等人常结伴开车去北边赌场玩通宵。 一则我对赌搏不感兴趣, 二则我那么迟回家,家里人会牵挂, 所以,自己回回都婉言谢绝, 可今天去尼亚加拉大瀑布, 我没有理由不去;一是今日我休息, 更重要的是安田香子经不住小许要在大瀑布游玩时正式向安田香子求婚, 让餐馆几位同事包括我作见证。 这桩天大的好事, 我们怎能推托? 怎能不帮一帮我们这位血缘同胞?尼亚加拉大瀑布的壮丽景观, 我已领略过多次。 这回还是天公作美, 居然有两道彩虹出现在瀑布上空, 为一对年轻新人增光溢彩。小许单腿跪着向安田香子求婚, 安田香子扶他起来, 他给她戴上一枚金光灿烂的铂金戒指, 并且,一对俊男靓女搂抱接吻, 博得我们一批见证人一阵高似一阵的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12月 28日
今天晚上快下班时, 高个头的张老板 (又准备乘他开的车回家)找我个别讲话, 叫我明天起不要来餐馆做了, 理由是这些天生意清淡些,洗碗的人手多了。在这里,不知不觉干了八个月,人觉得累,况且每天下班回到家都很迟,影响家人休息。PK就PK吧,只好再找别的工作(最多的一天干11个小时,挣100加元,折人民币600多元)。 听说此店由张、 李两家老板合开, 张老板投资比李老板多, 他说了算。开餐馆的老板也不容易, 我们打工的也不轻松, 而且有时发生意外,还担心付不起责任。 有一次, 小碗沙拉菜中夹有皮鞋鞋钉一块, 幸好女传菜员及时发现, 否则, 食客用了, 非告你不可, 老板要被罚款, 还要吃官司, 恐怕连餐馆也开不成啦! 至于碗菜中有泥沙、 头发, 更有发生 (用餐者只是提提意见而已)。 有一回, 我做饭, 熟了打开锅一看, 大吃一惊, 上面有个黑点, 趴下细瞧, 天哪! 是一粒老鼠屎! 问林师傅它从哪里来, 他说可能是大米装袋时就有的。

12 月31日
离开这家餐馆几天了, 今日下午去市中心玩, 顺便到餐馆看洗碗的几位师傅, 却告知那位姓毕的师傅也没做了, 但什么原因我没问, 估计是他自己不干了, 因为, 这位小自己几岁的广东大汉 (人较高较壮) 性情较耿直,( 刚接触时, 他对我爱理不理的, 时间长了, 才发觉他很直率, 也肯帮人, 为帮我如何配制”寿司酱”, 还特地写个配方单子给我, 可因为忙, 在他配制时, 让我试开机1两回, 自己尚未独立配制), 那天晚上下班,张老板召集厨房十一、 二人开会, 当提到我们有的洗碗工工作不主动(意思是有人偷懒)他出来辩解(操粤语) (为自己或为我们几个洗碗工?)。 次日, 他做的一锅寿司饭 因饭粒太硬 (水放的太少或煮的时间不够), 整锅被张老板叫别人端走倒掉 (已加入寿司醋)。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