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加国打工记(8)

2月27 日
今日晚餐, 突然被告知, 新加坡王老板(兼吧台服务员) 今天过生日, 在本餐馆庆贺。 我在厨房忙着做菜, 几位老板黄师傅已把十几位菜肴做了端到外面餐厅桌面上了。 我被告知出来用餐, 一看, 来了不少人。 后来才知道客人是: 做寿者之兄、 嫂及大侄女, 姐姐,还有他妻子的侄女 (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他们都在多伦多定居, 上班。 做寿者夫妇的两个女儿都在新加坡,今晚自然没来。 席间喝了些红酒, 后来吃了蛋糕 (加巧克力)。 当然, 还拍了不少照片。 餐厅墙上临时张帖寿庆喜联, 最后, 大家一齐同唱生日快乐之歌 (但寿星几岁, 为隐私, 我没问)。

3月1日
昨天下班吃饭坐车回到租处, 却被告知. 赵老板表妹过生日, 我又被邀出来应酬-吃 “火锅”. 喝了一小瓶啤酒, 向赵老板表妹祝贺她生日愉快. 小黄师傅比我迟出来, 只是喝瓶啤酒, 火锅料基本没吃。 想不到今晚下班赵老板对我说 : “这段生意一般,下段生意可能会好, 你动作慢怕跟不上, 所以,明天你就不做了…” 我心想生意一般是真的, 至于嫌我”动作慢”那是借口 (说实在, 我一来就发现生意清淡, 老早就想自己 ”PK”自己….) 说走就走, 当即电话告知女婿, 让他开车接我连夜离开奥索华 (拿好衣服被子及日常生活用品), 回多伦多的”家”。

乙多情妹A
蝴蝶花的传说 (神话)
蝴蝶王国有很多很美丽的蝴蝶公主。一天,长得好像三胞胎、 十分漂亮的三位蝴蝶姐妹结伴齐飞到一处花园。花园空气清新,百花盛开,三姐妹于百花丛中跳舞,捉迷藏,玩各种游戏。累乏了,两位姐妹躺在花丛酣睡了。三妹却游兴未尽,还在观赏鲜花。她被一种十分俊俏的兰花儿所吸引,站立着,抚着它的美容,闻着它的芳香,如醉如痴,舒展双臂,眯起眼睛,许久许久,当她睁眼时却惊喜地”啊”了一声,顿时呆傻了,立在她跟前的是一位翩翩美少年!”白马王子….”这些日子不知怎地,自个儿老是梦见遇上白马王子,这亦正是自己缠着大姐、 二姐来百花园玩的缘由之所在…,现时,白马王子和自己”零距离”!她一下子扑到白马王子的怀里,白马王子抱紧她,亲吻她:”我喜欢你,可爱的蝴蝶公主”。”我爱你,我的白马王子。”蝴蝶公主沉浸在幸福之中。 大姐、 二姐醒了,见此情景,大吃一惊,冲小妹嚷嚷;”小妹,时辰已到,咱必须尽快回去,不然,女王陛下会大怒的”。小妹则说:”我不回去,我要和白马王子厮守一起,共度一生!”美少年却说:”蝴蝶公主,你还是回去吧,其实,我是兰花公主,女儿身。”说罢,摇身一变,站在三姐妹面前的竟是一位俊俏的美女子!”你坏你坏。你不是兰花公主,你是白马王子,快快变回来…””小妹妹,我真是兰花公主。””你就是兰花公主,我也爱你,也要和你在一起!”蝴蝶公主斩钉截铁地说。兰花公主对两位大姐摊了摊手,将扑过来的小妹紧紧抱住…

两位姐姐对视着摇头笑了,说:”三妹,既然这样,那就遂了你的心愿,我们回去向女王陛下禀报就是了。”说罢就一块飞走了。

蝴蝶公主和兰花公主紧紧相拥,化着一朵俊美又芳香的蝴蝶兰(亦名蝴蝶花)。

与蝶兰儿情爱
2003 年1月2日
这位美少女姓名有”兰”字, 常以”蝴蝶兰”或”蝶兰儿” 为笔名发表文艺作品, 在我和她爱恋的时候, 我总对她呢称”我的蝶兰儿”, 并不时送她蝴蝶花。

她进入文学院第五期当学员时, 芳龄才 17, 在读高中, 却在我市文学院主编的 《春潮》双月刊发表多首爱情诗篇, 在本市崭露头角, 小有名气。 后来她读农业职专, 我们也常来往。 她的专业是植物保护, 她是化工厂职工女儿, 哪肯去乡下? 在家,今日下午到我住处, 要我帮她联系临省一所影视表演专修学院 —- 我曾向她介绍过几所省内外专修学院, 有体育的, 绘画的, 音乐的,也有影视的……

我答应马上替她联系这所学院, 并为她垫付大几百元的报名费, 临出门时她道声”谢谢老师”, 冷不防抱我在我脸颊亲一口,活像小燕子一般, 笑嘻嘻跑了…

这一吻, 搅动我彻夜难眠, 想入非非: 在我眼前, 总现出她亭亭玉立的秀美身材, 高耸饱满的迷人乳胸, 天真烂漫的雅嫩脸庞, “倘能要她,与她婚配…”我脑里忽然冒出这个闪念, 尽管我与她年龄十分悬殊 (我6旬, 她才20岁)。

1月12日
蝶兰儿过几天要去邻省读影视表演专修学院, 前些日子在盼等入学通知时, 三天两天往我这里跑, 已成我家中的常客。

我和她讲起自己将要出书, 描写三名同胞少女经历一番人生,社会奋斗, 成长为模特儿, 书的封面设计是一名女裸体模特面对大海, 请她作我封面模特, 她爽朗应允并一起到一家照相馆拍摄。 今天我替她取回照片, 递给她看, 并一心欣赏她这一组照片, 从中挑选一张。

那天在照相馆, 女摄影师在包间调试摆弄她站位时, 我从门窗窥视到她赤裸的身体, 一对漂亮的乳房若隐若现, 让人看了不禁心猿意马, 激情荡漾。

“真美呀…” 我注视着选中的照片, 脱口赞美。 谁知蝶兰儿站起来, 很利索地解开衬衫, 一对乳房呈现于我眼前: 淡红、 尖尖的乳峰,桃红、 稍微隆起的乳晕,丰腴、 白皙、 高高翘拔的乳包… 好一对美不胜收、 妙不可言的少女乳房!看着看着, 我不由自主地过来,抱住她, 对她乳头又是摸控, 又是亲吻…. 只见她嘻嘻笑笑着, 嚷叫 “痒…” 随之推开我, 拿衬衫遮乳房。
在她穿载完毕, 告辞出门走了, 我一个人呆在原地,还在回味方才情节, 压根儿不知道她已经走了….

1月15日
三天后, 中午我到火车站给北上求学的蝶兰儿送行。 她爸爸拄着一根木拐, 一瘸一瘸地和她妈妈已到车站门口外面。我自然认识蝶兰儿父母, 为他们女儿读书之事, 他们感谢过我几回。 这次见面也不例外, 我只说这是老师我应该做的, 能帮得来的为何不帮呢!

“呜–呜–“汽笛响起, “隆–隆”车子开动, 蝶兰儿向双亲挥手再见, 随后趁父母不注意时, 朝我眨眨眼睛, 挺挺乳胸, 之后飞吻一下。我瞧她天真调皮的模样,又是几分爱恋又是几分恋恋不舍,目送她进车厢、 找座位….

8月3号
大半年之后,蝶兰儿来信说学校接拍地方电视台一个短片, 她和一位本省的男生扮演剧中两个主角, 到附近乡下拍片子推迟10天放暑假, 昨日到家, 今天下午就到我住处”谢谢老师”。
夏令天热, 开电风扇还不解暑, 我切开几片西瓜, 先让蝶兰儿吃了, 过后拿出几本刚出版的自己的长篇小说, 共同欣赏她做的封面模特。 我谢谢她, 她说也谢谢我, 我刚给她电汇500元做回家的车费。 我和她说着,笑着,笑着,说着, 情绪愈来愈浓, 经受不住她青春玉体的诱惑, 我先是抓住她的嫩手热吻,接着手儿伸进她内衣抚摸她乳胸, 她顺势, 倒在我的怀抱里。 我亲她红唇, 她伸出舌头由我舔着。 我激情横溢,如欲火难熄,抱她上床,三下五除二就脱光她的衣服, 自己也赤裸着, 爬到她裸身之上…

做爱完毕, 我向她道谢, 称赞她”乖”。 她向我要钱买新手机。我向她要多少, 她说800元, 并解释手机 丢了, 我电汇的钱花用还剩下200元, 买手机要1000元。 于是, 我给她800元。 她拿了钱,抱我亲我。
2004 年7月27日
我在蝶兰花回家过暑假的日子里, 今天与她做爱算是第三回了。 三次, 每次她都很配合, 我都有快欲。 这真是一位懂事的姑娘。于是我向她提出将要娶她, 如果她乐意的话。 她抿着小嘴, 微微笑着不答。 我则和她讲了”老夫少妻”之故事,孙中山与宋庆龄, 鲁迅与许广平,还有七旬歌德要娶19岁美少女…”那时候,你不要再叫我老师, 应该叫…”我很认真的开起玩笑话。 “要叫老公是吧, 嘻嘻…”蝶兰儿说着,马上大声嚷嚷 “啊,我的老公…”我忙掩盖着她的嘴巴, 手指隔壁; 这是文学院职工宿舍楼, “隔墙有耳”! 我持认真态度和她谈此事, 她没回答, 只笑笑说要看自己爸妈的态度。 我心里也暗暗打”边鼓” 是呀, 如果要蝶兰花为妻, 那我这个六旬老头怎么称呼她的五十岁的爸妈呢?

她过几天就要返校, 而我明天就要去某县了解、总结、 推广中学生文学社之事, 那儿离这里一百多华里, 恐怕不能给她送行, 只是嘱她一路保重, 并塞给她300元。 她接过来,笑着说”谢谢老师”。

临出门, 她正要下楼, 却哲回来, 猛地抱我, 亲我老脸一口, 小声说”谢谢我老公…”一阵风似地跑下楼。

我目送着她出楼口, 渐渐消失在拐角处。 我抚摸自己被蝶兰儿亲吻的脸颊, 心中升起一股愉快满足之感。

2005 年 5月3日
亲爱的老公:
你喜欢我吗? 还想要我吗? 我这样青春的身体, 你原先的那位老婆能比得了吗? 你要了我几次,有时我也会舒服, 我也想早些回去和你呆在一起, 让你做一做我的老公……

又去大半学期, 蝶花儿不止一次来信, 左一句”老公”, 右一句”我爱你” (还用英文 “1 LOVE YOU”呢!)看着看着, 看得自己春心荡漾, 不能自己。 但几乎每封信都是讲钱,要钱,不是说自己手机又丢了,要买新的,就是自己感冒了,身上发热发冷,要看医生。 可不, 这封信却说男学友 (和她一起主演短片的那一位)与社会上的”小混混”打架, 将人打伤,”私了”, 要给人家一笔钱, 他没钱要她找我”想办法”。

这几个月, 光是电汇,就几次三、 五百不等寄去, 这次开口要我电汇2000元, 怎么办? 她这样的信,自己又是急盼又是怕来, 可谓”烫手山芋”一个! 想到她提起的”男学友”, 自己又想入非非: 莫非她与他……不免产生一股子醋气, 咳, 上年纪的人了, 也会有这种另类的奇异的如同年轻时候的感觉!! “还是电汇给她吧!” 我自言自语一句, 从抽屉里拿出一扎现金, 点出 15张 百元大钞, 匆忙出门去邮局。

2006 年 8月2日
盼星星盼月亮, 总把蝶花儿盼回来。 她读三年就毕业了, 这是自费读影视表演专业, 也是不包分配, 其实, 挑明的是年轻人 “镀镀金”, 混张文凭, 哪容易当上专业演员?! 但瞧蝶兰儿高兴的样子, 她对前途很乐观, 像她这般二十二、 三岁年纪的青春少女, 还真是前途无量呢!我庆幸她, 也对自己暗暗庆幸 —-能和她这般女孩爱恋一起。 昨日她答应跟来这座山区小镇游玩, 并和我在一家小旅店过夜。 秋凉。 看了大好山光水色, 我俩吃了晚饭, 洗了澡便上床, 两人相拥而眠。 房间虽小,但设备齐全, 开暖气, 衣不着身并不觉得冷。 我焕发青春,精神奕奕,像”白马王子”一般, 和我的心上人”蝶花儿”依偎床上说情话, 做情事(但我不再亲吻她的乳头, 改为做爱中一边吮吸她芳唇)

9月3日
今天上午, 我去碟兰儿家, 她爸说女儿跟她妈出门去了。下午五点多, 我终于拨通蝶兰儿手机, 约她到吊桥边和我见面。 迎着夕阳, 她如约来了, 我惊喜地迎了上来, 见她一副笑嘻嘻的,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还你。”蝶兰儿把一叠钱拿给我。 我随手翻点,约 30张, 三千元左右。 “你干嘛拿走钱, 不说一声?”我责问道; “我…我想演戏…。” “演戏?”我脑海里立即呈现”警匪打斗”影视片中两车追击的场面, 不禁哑然失笑。”乖乖,想不到你还是做导演的料!” 我说着, 牵着她的手, 来到河畔堤岸的草坪上席地而坐。

昨夜, 我约蝶兰儿乘车又去那座山区小镇, 在那家小旅社做爱, 她在我洗澡时拿了我下午去邮局刚取回的一笔稿费 (三千多元), 便不辞而别。 本想拦车去追她, 但挂念可能是蝶兰儿和我开玩笑或演戏….

我俩肩并肩走着,聊着。 我像年轻的时候, 和她倾吐情愫, 她仍然唤我”老公”, 我则把自己要去加拿大女儿、 女婿处探亲并移民的消息告诉了她。 她听了先是一惊,后为默然。 我拉起她的手亲吻, 动情说:”你就做我的新娘吧, 蝶兰儿, 我爱你,也真的想娶你…” 她靠到我怀里, 由我抱着, 听她说”你真的想娶我? 你没有别的女人吗?”轮到我吃一惊:”这机灵鬼怎么知道我还有别的女人??难道我那两位多情妹B、 C…. 她也知道? ” 我只是说:”我… 反正我爱你, 想要娶你, 我到加拿大多伦多, 如有打工挣钱, 第一个就是为了你, 帮你准备着.加拿大加币很值钱, 1块加元等于我们这边人民币五、 六块, 到时候, 咱们有笔钱, 除了留着你用外,还能去蜜月旅行……”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