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的故事”

序言:
从10月31日-11月21日,夕子在《北美时报》对几位久居加国、最近回国居住或是探亲的朋友进行越洋连线直播。从第一篇的《旅行陷阱》到《感受国内的’大爷文化’》、《把我狠狠卷进去的’人际漩涡’》、《小’洋人’的校园故事》;夕子希望通过从和我们差不多的同是移民的眼中,从他们的亲身经历里,在他们的感受中;为我们展示了国内现在的生活究竟有何大不同;而熟悉又陌生的亲爱的故土,究竟又有怎样的变化。

本系列的采访故事得到了热烈的反响,大家在对种种国内和加国习惯差异,从官场上到市井的各类需要重新适应的”规矩”、”条例”都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也为一些准备回国小住或是彻底”回流”的朋友提供了一些相关资讯。毕竟,真实的才是最切实的。

夕子举双手支持所有准备回去报效祖国的有志人士,也希望在更多海归们的带动和影响下,将先进的技术和正直认真的风气传递回国;我们祖国的明天会越来越美好!

“小洋人”的校园故事

近年来,国内家长争着把孩子送出国留学,不少在国外打拼的中国移民却在想方设法将孩子送回国内接受”中式”教育。对他们而言,让孩子回国读书既可以让孩子更好地掌握汉语,又能更直接地了解中国传统不忘本,同时,国内严格的基础教育还有利于培养孩子的竞争意识和上进心。

大人长久离家在外回国会有很多不适应,那么对于在北美出生长大的小朋友们呢?遭遇两地文化的碰撞;面对面包牛奶和油条豆浆的文化差异;尤其是两地教学风格的迥然不同;都让人觉得新鲜有趣。

雅同的女儿Cindy今年12岁,她是一个在多伦多出生长大,从幼儿园一直读到小学的彻头彻尾的”CBC”。所谓CBC,是CANADA BORN CHINESE(在加拿大出生的中国人);通常来说,他们又有一个新名字”香蕉人”,外面是黄皮肤的中国人脸,可是里面受西方文化的洗礼,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洋人了。

雅同和老公拿到国籍后,双双找到不错的OFFICE工作;可是因为近年北美的经济危机实在来势凶猛,他们做出了回流的打算。

雅同和老公均是地道的国人,虽然移居加国十年有余,可是俩人都曾经在国内工作过很长时间,回国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难题;让雅同发愁的是这个”小洋人”女儿。因为受做文字工作的老妈影响,Cindy从很小就被恶补中文,因为环境制约,虽然没有国内的小朋友学得那么好,但是Cindy的中文水平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她甚至可以用中文写博客。

在妈妈雅同的大力推荐下,夕子点开Cindy的博客,瞧瞧在这个小洋人眼中,中外的学校教育究竟有何大不同?

为了让和Cindy一样的”小洋人”们也可以了解中国的小学生的生活,以下用Cindy的身份进行讲述,并且,夕子特地保留了一些Cindy的原汁原味的英文,即使是”小洋人”们,阅读起来也不会太难。

在我们全家回国将近100天后,我越来越感觉到多伦多和上海学校的不一样;在网上原来的同学对一个普通的中国小学生作息时间很感兴趣,我特地写下来告诉她:
“Well, my schedule is getting up at 6:30am, and we have to get to school at 7:40am. School finishes at 11:05am, but it starts again at 2:00pm, then finishes the whole day at 4:25pm. During the time between 11:05am and 2:00pm, You could go home for lunch or have lunch in school.(我一般6点30分起床,7点40分必须到校。上午11点5分下课,下午2点重新开始上课,4点25分放学。在中午这段时间,你可以回家吃饭也可以在校吃饭。)

在多伦多我读的是普通的公立学校,没有校服,更不会有红领巾,即便有的同学光着脚来上学也没有人管。但是回到中国读书,需要每天穿学校统一指定的运动服也就是校服上学,还要戴红领巾。

另外,以教室来说,中国的教室课桌椅一排排摆放得整整齐齐,而在多伦多每间教室的课桌摆放都不同,基本上是根据老师和同学们的喜好来排的,而且老师有时还会根据自己的心情和同学们的建议对教室进行一些布置,让人有一种家的感觉。

我在多伦多的老师写信问我:”what are the classes you normally have in school? What ar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ubjects?(你们平时在学校都上些什么课?在主科方面有什么不同吗?)”

“We have cores such as Chinese, Maths and English. Business, Art, Music and PE are the encores.(我们在主科方面有语文、数学和英语,副科有信息、美术、音乐和体育。)”我回答说, ” I think there are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those subjects. First, I believe the Chinese Maths class is harder than Canada in the same grade. However, the thing which is taught in the Canada Maths class is actually much more practical. Secondly, I had a encore class called FACS in my school in the Canada, which we do not do here. FACS class taught us things such as cooking, sewing, financing. It is also very practical and fun.(我想在科目方面有许多不同。首先我相信中国的数学比加国同一年级的数学要难些,但是加国数学的教学更具有实践性。其次,我在加国的学校有一门很好玩的副科叫FACS,专门教我们厨艺、缝纫、理财等生活常识,而在中国没有这方面的课程。)”

“Do you have any school bus or after school activities ?(你们有校车或课外活动吗?)”

“We do have school bus but you have to pay for it. Not many kids ride school bus in my school. (我们有校车,不过你得付费,所以坐校车的并不多)”我继续回答同学感兴趣的问题,”We have activities but not after school. On Tuesday, we will have 40 minutes for activities or clubs such as Music, Art or whatever.(我们有活动课,但不在放学之后。比如星期二,我们有40分钟的活动,可以参加音乐、美术等兴趣小组。)”我知道,美国学校的兴趣小组活动一般都在放学之后进行的,而且种类比较多,比如说乐队、剧团、写作等等。

想起10个月之前,当时读小学6年级的我随爸妈回到中国,妈妈担心我在语文、数学方面跟不上国内的教学进度,让我继续留在小学5年级。尽管我回国”原地踏步”一年,但还是觉得不太适应,因为中国的作业特多!在加国时,老师每天布置的作业比较少,而且一般都是两、三天后才交,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压力。

回国刚上学那阵子,我中午走路回家吃饭,下午一放学就忙着做作业,由于题型不习惯,有时要做到晚上10点才完成。周末的作业量更多,每周六上午我到这里的一个绘画老师家里学画画,绘画老师希望我留下来和他们家的孩子好好玩上一天,可我都没敢答应,因为我担心作业来不及做。而在美国,老师周末是从来不布置作业的,我可以很放松地和爸妈一起出去玩。

不过,在调整了学习、生活习惯之后,现在我的感觉好多了。我中午不再回家,而是留在学校吃饭,这样就可以利用午休时间先完成一部分作业,晚上七八点就可以把所有作业搞定了!

在采访过程中,雅同对于回国这件事情还是庆幸不已,尤其是对孩子的教育方面。她说,”中国强大了,我们在国外感受得更强烈、直接,受重视程度都不同了。在加国,很多老外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都在学汉语;作为中国人,自己的子女不会写中国字、说中国话,这是不能原谅的。”我一直坚持让Cindy用中文写日记,后来她愿意自己放在博客上面,这种办法让她的中文一直都很不错。这次回来,在课堂上,他还了解了上海的特产、旅游景点等风土人情,加深了对家乡的认识和热爱。一年下来,春节、清明节、端午节等传统节日,让Cindy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感性的认识,加深了理解。 中国的历史、文化的教育,只有在国内才能学到、感受到。这是国外优质的教学环境、福利待遇都无法给予的。

牢记中国文化和历史”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永永远远是龙的传人”。中国人,以”龙的传人”为骄傲,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忘本、忘根,成为黄皮白心的”香蕉人”,这也是许多中国家长让孩子回国受教育的原因。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