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有特权”

从10月底到11月的《北美时报》系列连载(《旅行陷阱》到《感受国内的’大爷文化’》、《把我狠狠卷进去的’人际漩涡’》、《小朋友的校园故事》)中,夕子对几位久居加国、最近回国居住或是探亲的朋友进行越洋连线直播。
在刊登的期间,夕子也陆陆续续收到不少读者的来信;大家纷纷讲述自己回国时的种种”遭遇”和经历的故事;面对这么多踊跃的读者来信和读者故事,也让夕子想要把这个”回国大不同”作为一个持续下去的窗口,为一些准备回国小住或是彻底”回流”的朋友提供一些相关资讯。
在上周和本周,夕子分别收到来自温尼伯的Princess和来自多伦多的颖颖的来信,她们用切身的经历为你讲述几个关于”老外在中国”的故事–

想不通的Princess
我是在美国出生的所以中文说得不是很好,但是总归还是中国人。在我21岁生日的时候,妈妈送了两张回中国的机票,给我和男友一起回去看看。在北京,一次我先出去吃饭,饭店的服务员对我爱答不理的,摔了一双筷子就走了。不一会,男友来了,服务员的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立马扑上去又是摆餐具又是送菜单,末了还用结结巴巴的英语问好;最后她用了一个微笑完美地结束了本场表演。这场让我目瞪口呆的表演,只是因为男友是个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

Princess说”Is this how Chinese people treat their own kind? Prejudice against their own people?”虽然这句话有些偏激,但是有相似经历的夕子也不得不赞同一些她的观点。

Princess在信中继续讲道:”此次回国,我和爸爸弟弟去了欢乐谷。在热闹的游乐场里,几乎每个游乐项目前面都有一个牌子”从这里,您需要等待一个小时”,很类似在多伦多的Wonderland。我们绕了好几个圈才找到了队伍的起点,等到排到”1个半小时,1小时”标识的时候,我和弟弟已经累得瘫倒在地上。此时,有一群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外国学生从远处走过来,看着这么长的队伍,他也是倒吸了一口气;不过其中有个男孩子对其他的人说了半天,终于有个人笑了笑然后说:”Watch this.”他向着我们一样有些疲惫的游客逼近,我没有听见他说了什么,但是很快一群男生就插队进来。

更奇怪的是,居然整队长龙无人发一言。我心想,这可是我们辛辛苦苦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啊,就被他们这么插队插进来了么?中国人不是最讨厌插队的呢?就连在地铁上挤别人一下、谁先上地铁谁先抢座位都会轰轰烈烈地大吵一架,为什么现在没有一个人开口呢?记得我和弟弟在看一场足球比赛的时候,因为弟弟不小心把脚架在前面人的椅子上还被狠骂了一顿,虽然我们道了好几遍歉,但是仍被人揪住好好教育了一通;还唠唠叨叨”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而这几个外国小孩不仅仅应该是别人眼里惯坏了的”年轻人”,更是破坏了中国人最重视的先来后到的道理。为什么他们得到的不是指责而是微笑?

虽然我回来后跟朋友抱怨此行的一些种种经历,但是得到的却是一片摇头的反对之声;其实,真的要等你亲身经历了,才能体会我说的这些偏见。

更加想不通的颖颖
我是一个在中国出生长大后来移民加拿大的女孩子,在加拿大9年。今年秋天回国的时候,除了每天雾蒙蒙的天气街道上争先恐后与公共汽车和行人争道的各式摩托车电动车之外;还有一个让我感觉不习惯的是在中国倍感优越的老外们。

先不谈我自己的经历。我有个朋友出席一个商务会议,在下午的时候因为论坛议程进展的差不多了,而且因为单位里有事我就稍微提前了一点离开了会场,在出酒店大门的时候,正门门口围集了很多人,似乎在等候迎接什么重要人物到场,于是我选择了右边的玻璃脚角门出去,这里先说明一下:当时我右手拿着论坛会场发的一大袋资料,包括会议安排表、会务刊物和一些宣传册子之类,左手拿着我脱下来的大衣,因为会场里面很热,我就把外面的大衣脱下来拿在手上,还背了一个自己工作出行随身背的大包。
当时,我以为这个玻璃转门和我走过的很多自动转脚门一样,人一靠近它就会自动感应转起来,然后我就可以顺着出去了,谁知这个门不动,要人去推才会转,我正在思考把右手的东西交到左手上然后去推门时,这时我隐约听到后面有人在用英语说什么,语气也不太好,紧接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感觉有人走到我后面,并发现玻璃门急速而突然的转动起来,我一个趔趄右脚被门别着摔出门去,还好我反应比较快,被摔出门后定了几步没有摔到地上,我一扭头,一个里面穿衬衣,外面穿着深色西服,肥胖不堪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大约四十多岁的外国男人,粗鲁地推开玻璃门,显然是他让我差点摔出去的。我恼怒地看着他,看见他快速走到凯宾斯基门口一辆白色的汽车前,拉开驾驶门用挑衅的眼光看着我,满脸的优越感傲慢而非常粗鲁的语气对着我说:Lazy,you are so lazy!

我被激怒了!!

在被极度侮辱的感觉下,我感觉自己被气极思维短路了,学了那么多年的英语,只苍白地对他说了一句:you,are so impolite! 可是对方完全没有丝毫的歉意和友好的样子,嘴里还在嘟哝着什么,并一遍遍重复Lazy!

我原以为他有很急的事情,可能着急要出门所以贸然推门,可是我看见他靠在打开车门的车旁边,并没有急着离去的意思,于是我快步向他走过去,但在我走近他时,他却发动车迅速转入酒店出门右边的地下车道里跑了。

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尊心被深深伤害了,不单是为我自己。

这个肥胖的外国男人,当看到一位女性因为手里拿满东西而一时腾不出手推门时,不是发扬所谓他们的绅士精神给予帮助,而是粗鲁的恶作剧般地用门伤害她,而且事后还挑衅地表现自己的无与伦比的优越感和傲慢!我是否Lazy无需他评判,而且我自问也是一个求学上进的青年,读完研究生在北京打拼,努力奋斗愿意吃苦,付出的都是自己的血汗和青春,可是,今天,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土地,还是我们中国的首都,却被一个肚大膘肥的外国男人这样对待,我感到气氛、恼怒,继而是难过和悲凉!

回到颖颖:”我买的机票是上海到多伦多的直飞;从在机场CHECK IN 开始,因为乘坐本班飞机的人很多,大家都在排队等待;在排队的入口处有个机场的服务人员负责分流乘客队伍;商务舱和公务舱的在左边,经济舱的在右边。我在排队的时候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只要是看起来华人面孔的人,就会自动被归为右边的队伍;而高鼻子的老外基本都会被归到左边商务舱的位置,而且服务态度明显不同。我前去咨询一下飞机的起飞时间,就被机场服务小姐一脸冰霜打回去;而旁边的老外询问同样的问题,小姐明显脸颊发红然后热情地用很生硬的英语一遍遍解释。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排队登机,有些老外拖着随身的小行李,看到排队的队伍,径直就往头等舱的队伍中走;所以导致了一幅很有趣的画面。头等舱这边就都是黄头发的老外;经济舱都是黑头发的中国人。我在一旁看得很纳闷,这个飞机有这么多头等舱的座位么?

等到登上了飞机才发现,那些排在头等舱队伍的老外,有三分之二都是坐在经济舱的;至于他们为何无视经济舱和头等舱偌大的标牌,如果不是不认识英文,那就是被惯出来的”优越感”已经深植入他们的心中了。

我想起自己因为工作关系间接接触和听到的一些老外们,来中国就是两样:一是收钱,二是来投钱,投钱后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走。

来收钱的那些老外们,举着手里所谓的产权、专利大棒,只要中国的企业和公司涉及一点点和有关无关的技术,就要来收费了,中国的DVD企业现在死的一家不剩,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在这里,本人没有反对保护知识产权的意思,但是很多东西不是表面所谓的知识产权那么简单,在这些西方国家这些老外制定的游戏规则面前,中国企业和中国的打工者,只能靠生产服装、玩具赚取来料加工费,为沃尔玛这些黑心企业提供最廉价的商品外,还要几次三番遭受”反倾销”的罪名而把最后一点可怜的微利也剥削走。

来投钱的那些老外们,打着漂亮的幌子说来中国投资建厂,可是除了留下一堆又一堆的环境污染问题,还有偷逃税问题,其余什么都没有给中国留下。(本人因为工作关系,经常接触一些环保团体,现在我国珠三角和长三角片区很多地方环境污染问题严重,很多原因是因为改革开放初期很多外资企业把在自己国内已经淘汰和不允许开展的技术和业务到中国来开展,赚够了几年钱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另,我国外商投资法有规定,凡是外商独资和合资企业都可以在几年内享受税收和国家其他政策的支持,还包括如果公司不盈利的话就可以免除一些税收之类的规定,很多外资企业利用这个享受了几年优惠政策不说之外,然后在财务上做虚假财务然后不用缴税偷逃税款,印象中以前看过一篇相关报道,说外资企业近几年在中国偷逃税收的一个统计,但是现在一时找不到,等我找到后再给大家贴出来。

100多年前,咱们中国的历史不堪回首,我们以为靠自己勤劳和奋斗的手,中国人终于可以有一点点理直气壮和扬眉吐气了,不想人家跑到自家门前照样撒野,是我们还不够强大,还是人家太强大?”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