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富人曲捍五的人生三次高潮

捍五本家姓曲,從前不叫捍五,叫二順。捍衛革命三結合政權那年,二順到了上學的年齡,就起了個曲捍三大名。他爹沒念過書,照著兩報一刊社論起的名。那個時候,糊在他家炕頭土坯牆上的報紙滿是這些字,天天學社論,好歹也記熟了。到了學校,老師點名, 班上有三個叫衛東的,二個叫保彪的,叫捍三的有四個,叫文革的也有好幾個,還有叫興無的,滅資的。老師當場就給同名的學生改名,都叫一個名,老師分不清誰是誰,怕張冠李戴弄混了。改到捍三這,老師說捍四已經改給前邊的同學了,你就叫捍五吧,除了捍衛三結合,還捍衛毛主席,再就是捍衛林副主席。從那時起,二順的大名就確定叫曲捍五了。

按理說,有名有姓的在二順的屯子裡被高看一眼,代表著能識文斷字,是文化的象征。可是,二順有念書的想法卻沒有念書的命。那時的學校也是緊跟形勢,今天上學明天停課的。屯子裡的當權派下放右派地主富農的能斗的都斗了好幾遍了,除了革命大批判,也沒什麼別的事可干的了。上學也沒啥事干,男孩在課堂裡摔跤翻跟頭,女孩出去採野菜回家喂豬,老師對著牆根發愣。三年后,在老師被自家的一頭母豬咬傷住院那天,曲捍五從學校回來,再也沒回去。三年間,斷斷續續的總共上了不到半年的課。

二順腦子靈,雖然隻學了半年課,可是在學校呆了三年多,沾染了文化氣息,說話辦事都有文化品位,老三篇從頭到尾背得下來,小九九順口而出,字認得的也不能算少,可是,能寫出來的不多,這是二順的一件憾事,以至后來二順寫書法送人,現場不查字典,字就寫錯。二十多年后,捍五當上了市政協委員,學歷隨著身份拔高,根據官方的正規記載,他的學歷是大學。那時,捍五的家安在市裡。客廳牆上挂著他的大學畢業証書,學自然方法論的,正經八百的有名有姓的省名牌大學証書。

正文一

捍五有了這本証書,文化底氣足實了。有過高等教育背景的捍五和以前大不一樣,在眾人面前文化類別陡然不同。其實,証書是后來的事。二順在南方倒騰買賣三年,再回到屯子時,就已經變得與以前大不相同了。

從學校回來那時,二順就跟著他爹干活。他爹是光棍,趕大車的車把式,他娘在二順六歲時得肺病去世了。二順兄弟三個,二個兄長腦子都沒有二順的好使,不是上學的料,都沒上過學。二順發財以后,他的大兄長在他的公司當基地總經理管后勤,二兄長在總公司當副總,輔佐二順主抓市場這塊。二順后來娶過二茬媳婦,頭一個媳婦是文化人,中專畢業,第二個媳婦是大文化人,正經的大學畢業生,省立師范的,雖然學校不知名,但証書是真貨。大順當上富人那還是以后的事,當年他到了娶媳婦的年齡還窩在從他爺那輩起就定居的那個屯子裡。白天到地裡干農活,晚上回家睡覺。到了冬天沒活干,就蹲在炕頭上喝酒扯犢子。那時農民的共產主義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二順佔了一項。往前輩數,二順家族的幾代人都不是富人,到了二順這輩,上茅房還沒有用上紙,用土坷拉高粱稈擦屁股。二順爹成分好,佃農,屬於革命中堅力量,當過大隊干部。文革那時,二順爹作為大串聯紅衛兵樹立的樣板,每次登台都是聲淚懼下地控訴地富對他的剝削壓迫,二順跟著在台下扯著嗓子喊口號。二順嗓子好調門高,成為富人后應酬多,在飯局上唱歌,總能博得喝彩,這和他小時經常調嗓子喊口號有關系。

二順家三個壯勞力,一年下來掙的工分剛夠吃飯,不能脫貧致富。二順在政府允許投機倒把的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跑到南方倒賣電子表、雨傘、錄像帶,還去過中英街。三年后,二順帶著錢回來了。

那時二順的手裡攥著大把錢,雖然還不是萬元戶,七千八千的總歸有了,前腳已經接觸到了萬元戶的門檻。二順依仗自己雄厚資金和見多識廣的優勢,一舉承包下了屯子的二個池塘,二順在池塘裡養魚。二順爹在屯子當過大隊干部,論行政級別,在方圓十裡八裡以內,算得上高干了, 受到鄰裡鄉親男女老少的普遍高看。二順爹人緣好,卸下大隊干部的工作擔子后,專職任車把式趕大車。那時屯子有三挂馬車,六匹馬,其中二匹馬一挂車歸二順爹使喚。二順從魚塘撈出魚,裝上他爹的車,父子倆趕大早到市裡賣魚。二順養魚的同時還開著家具廠,村邊都是林子取材容易,兄弟三個都會木匠活,做出的沙發組合櫃都是熱銷貨。用了四年的功夫,二順的資產驢打滾似地翻了五、六翻。

二順有了這筆錢就成了真正的富人。那時有錢不敢露富,怕共產黨變卦沒收財產。二順揣著錢帶著屯裡的幾個壯勞力到市裡攬活搞建筑。這一步邁出去,造就了二順的輝煌。按照二順的人生軌跡,這應該算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正文二

到了城裡,二順就沒有再叫過二順,用回了他的大名曲捍五。捍五在這個城市呆了十四年。總的來說,他干了四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弄了個大學証書。弄個大學証書在當時不算難,那時認學歷,很多領導干部都弄了碩士証書,但像捍五這類大款弄証書的並不多。悍五有前瞻性,當時就果斷超前地跨進了大學畢業的行列。 事實上,這一步准確而及時,有了大學証書,就有了議政能力,當時選配大款進政協,捍五有証書優勢進了政協,從而被市委副書記看好,將外甥女許配給了悍五,和副書記結成了親緣。悍五沒弄碩士而弄了大學証書,這個舉動被許多人士看做是有超人悟性,政協主席才弄了碩士,來個碩士大款位置不好擺 。其實悍五自己心裡清楚,他那時還搞不明白碩士是什麼鳥,所以沒敢弄。那張大學証書花了他二千多,名校的要價雖然高了點,但知名度高,況且還給搭上一本畢業証,燙金字,性價比高。要不是后來才知道他的跟班馬崽給他買証書私吞了三百多,原本應該一千多就能拿下來。

第二件大事,弄了兩個媳婦。第三件大事,結拜了市委副書記這尊大佛。第四件大事,悍五的施工隊弄成了建筑集團,悍五的資產達到了五個億。這四件大事環環相扣,互為幫襯。將悍五推向了人生歷程的第二次高潮。

悍五的頭一個媳婦叫沈麗雲,是從悍五的臨近屯出來的,考上了城裡的中專,先悍五一步進了城。 悍五進城后不久,就打聽到了這個關系,同時也知道了麗雲的二舅是這個城市的副書記。悍五喜歡交朋友,特別喜歡結交領導干部為朋友。悍五還沒有進城時就認識到了這個重要性。當年在南方倒騰買賣時,那個城市的一個區長去他住的棚戶區視察,他當時就站在區長的邊上。他帶回了刊登他和區長照片的那份報紙,炫耀了很多年。那個區長比麗雲二舅的官都大,悍五認准了麗雲二舅非結交不可。當官的不打送禮的,悍五很容易交往上了副書記。從親自給副書記家裝修到送獨樓試住,從送名酒名茶到送古董,悍五從未失過手。隻有一次,悍五送了一個花了他20多萬買的明代壇子被副書記當面給摔了。這事不能怪副書記不識人情,悍五實在沒有察覺到燒在明代壇子上的竟然是一首現代愛情詩。悍五懂規矩做事到位,進入副書記的慧眼是遲早的事。當副書記介紹出麗雲時,悍五當場就感動的掉下了眼淚。 那個城市的領導干部都積極響應小平同志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號召,每一任領導都培養出了幾個億萬富翁。悍五在副書記的培養下威力四射,先后滅掉了幾個和他爭地奪利的對手,生意順風順水。雖然麗雲貌不出眾,家庭方面也算和睦。在副書記退休的第二個年頭,悍五和麗雲的婚姻出現了危機。這不能完全怪罪悍五,離婚是麗雲提出的, 因為麗雲敵不過齊惠。齊惠貌美嬌嫩,篡位當上了捍五的第二任媳婦。齊惠和悍五結婚半年時,生下了他們的女兒。之前,悍五無子無女。 悍五不是不講情義的人,雖然和麗雲離了,還時常去看望退休的副書記。副書記也念著舊情,退下來了,也沒有忘了捍五。

那時,悍五已經是這個城市的知名人物了。事業發展快,成立了集團公司,下面六個企業分別被他的家人和親戚掌管著,悍五主控股,二個兄長副控股。

正文三

悍五的女兒到了上學的年齡時,悍五在北京買了房子。悍五喜歡高樓大廈,喜歡大城市。買的是北京一處貴族區的樓頂單位,300多平米。站在陽台望下看,高樓大廈林立,像老家的樹林子,甚至比樹林子還密,老家的樹林子在捍五進城的時候,能砍的都砍光了。往上看,天空一片灰朦朧,和這個城市的深奧相稱,如仙如幻的感覺。捍五住在這樣的環境裡,既有尊貴感又有成就大事的沖動。家搬到了北京,公司總部也遷到了北京。

進京后,捍五將公司的資源分離出一塊,和香港的一家公司合作,出台了一家綠色生物園概念型態的公司,在南北兩地同時置地,開展綠色生物的國際性大操作。捍五有財力有人力又會管理,香港的合伙人會資本操作,很快,這家公司就被弄到股市上了,成為上市公司。捍五作為上市公司的老總,配了二個秘書,跟班秘書隨手提著電腦掌握著行情,捍五決策跟得上,該干什麼不該干什麼,隨時發出指示。

那時,捍五已經具有了國際眼光。捍五到美國去了兩趟。第二趟的時候,捍五買下了芝加哥股市一個空殼公司,打算注入綠色生物的概念。如果不是考察大宅子那天發生了一件事,捍五的美國之行可算得上滿意而歸。那天,捍五在當地的一個華人地產經紀陪同下去看一處大宅子,還沒到地方,捍五讓停車,說要看看周邊景象。其實,捍五正尿急難忍,下了車捍五急步竄到一片草坪邊就地解決。就在這功夫,宅子的主人大喊大叫沖過來,捍五的媳婦眼疾反應快,沖著捍五大喊“快跑”,捍五撒腿就跑,直到飛跑出半裡地才緩過神停下。捍五非常生氣,美國人這麼不通事理還這麼野蠻,當即取消了考察。經紀人當場解釋,美國到處有加油站,裡面的衛生間隨時可用,如果提前告訴他,不至於出這事。同時,經紀人還夸獎了捍五媳婦反應快,捍五跑得飛快,不然這個宅主跑過來開上一槍,后果堪憂。

捍五家在貴族區,到處都是貴族,邊邊角角都散發著貴族氣息。其實,貴族氣息也是捍五的一個主觀追求。捍五閨女讀的是貴族學校,不和窮人扎推。按照捍五和媳婦的本意,閨女是按照奧地利皇室風格去培養發展的。捍五給閨女是這樣設計的,早飯用刀叉,喝可樂和牛奶,不能喝苞米楂子粥,閨女不吃面包而喜歡吃花卷和蔥油餅,捍五要求不管花卷還是蔥油餅都要往上抹黃油。晚餐捍五喝燒酒,閨女用高腳杯喝葡萄酒,捍五喜歡啃鹵豬蹄,吃紅燒肉,閨女喜歡大蔥蘸大醬,吃匹薩餅。捍五還經常帶著閨女去吃西餐,肯德基、 麥當勞每周必去。捍五對咖啡有顧慮,不讓閨女喝,怕喝壞了腦子。捍五還不讓閨女喝生礦泉水,要燒開了灌回去再喝。捍五還在客廳供著奧地利名畫《接吻》和關公大老爺並肩。捍五要求嚴格,閨女也爭氣,在捍五還沒有蛻皮時閨女就再生了,朝著貴族的方向蓬勃發展。

捍五事業上成就非凡,家庭裡貴族風氣甚濃。進了京,公司上了市,業務擴展到了國際,賺美國人的美元。捍五不折不扣地到達了人生的第三次高潮,登上了他人生的巔峰。

到北京后沒幾年,捍五就開始產生懷舊情結了。住在貴族區,鄰裡貴族們誰看誰都不順眼,按照荷蘭風格培養的看不上英國的,走西班牙路子的看不上古羅馬的。混在生意場,朋友一個比一個大忽悠,這位要去拯救華爾街,那位拿著中國的半個GDP明天就飛歐洲去收購。捍五的生意最近幾年一路滑落,上市公司被爆出置地有詐,芝加哥的殼公司成了垃圾。追債的黑夜白天的盯著他,銀行的朋友也勢利眼,舊款新款緊逼不讓。捍五的媳婦對此發表看法,她說,捍五號稱億萬富翁,就是個窮顯擺,沒有銀行的錢頂著,他早就破產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