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世界大同只限真理

在系列6.筆者提述之民一臨時參議院議員,台灣苗栗銅鑼鄉竹森村人丘逢甲。丘是在1895台灣淪陷後返回祖籍粵地蕉嶺縣。宣統元年大清成立各省議會,廣東諮議局揭幕,丘逢甲選後當選議員,被推舉為副議長。

島民有投袁大總統

民一丘逢甲(1864–1912)是代表粵省參加臨參,但在法律上兼流亡台灣地方代表,他是有代表性的。維基百科的說法:【宣統三年,武昌起義爆發,各省響應,廣東宣布獨立,推胡漢民為都督。丘逢甲被選為代表,(1911年12月29日)選舉孫文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維基此段內容可能有法律認知錯誤,至少1912年1月1日之前,不論北京或南京,都無臨參院組織;如果是以所謂[聯合會]解釋,那是叛亂份子非法湊合組織,此時北京政權是存在的。

而一般所說,所謂各省都督府代表聯合會,43名代表,粵代表是王寵惠、鄧憲甫;並無丘逢甲名字。更詳細說,史料有[代表聯合會]曾經代行臨時參議院職權,但那是指1912年1月2日至28日之間;因此也不能移植混入1911年12月29日選舉事項。

丘是1912年1月31日報到合法組織–臨參,當時17省臨時參議員共38席,但規定一個省只有一票,必須自己省內商量決定投給誰。丘資格最老,粵省之一票,係四位臨參議員共同決定,因此,也可以說,2月15日選出的合法首任臨時大總統袁世凱,有台灣流亡代表–丘逢甲投的票;丘是請病假返鄉;2月25日,48歲離世。

袁世凱臨時大總統,處理共和交替,過程非常宏觀,並沒有驅逐滿清之舉動;溥儀曾說:「袁世凱當民國大總統後,稱呼我為“皇帝陛下”。」貫徹實踐五族共和之真諦。民國選舉過程,臨參並無選舉叛亂團體孫文的史料。

為了使滿清在中國能五族共榮、民族平等,袁世凱民一4月22日頒佈大總統令:【現在五族共和,凡蒙、藏、回疆各地方,同為我中華民國領土,則蒙、藏、回疆,即同為我中華民國國民,自不能如帝政時代再有[藩屬]名稱。此後,蒙、藏、回疆等處,自應通籌規劃,以謀內政之統一,而冀民族之大同。】大總統令,表明袁世凱民族問題的態度,是繼承五族共和思想。去掉[理藩]名稱,是共和國各民族在憲政要平等,地位相同。

人格者政論家胡忠信在2016年12月13日,民視現場節目說,袁世凱一生除了帝制,沒有犯過錯誤;這是事實,但當時軍閥被民二所謂二次革命煽動後已經崛起,帝制是民智貧弱時代,可以使中央一線指揮穩住的辦法;袁姑且一試是無奈的選擇。但重點不要忽略,正是蔡鍔連署簽名支持帝制,袁才做,陳儀當時也簽字。而且透過合法程序,國民大會投票全數通過。後來蔡鍔鬧事,也取消帝制了;法律上,袁無罪。黃興二次革命是主謀,與蔡鍔後來都短期就現世報。

丘逢甲曾在台中衡文書院擔任講師,在台南和嘉義辦過新式學堂,講授漢文。丘1877年首次參加考試,父親帶著,從台中東勢走到台南府,走了7天,福建巡撫丁日昌,是以粵語對話後面試,丁用逢甲名字寫:上聯[甲年逢甲子],要13歲的考生對下聯,逢甲以今年是丁丑年,主試學台姓丁,即刻寫:下聯[丁歲遇丁公]。丁試後給科院試第一名秀才贈逢甲[東寧才子]印一方。1889年丘在北京科舉考試中進士;吏部引見才親政的光緒。丘參與抗日接收時,其軍隊守防地點在桃園南崁,戰事不利,轉進到梧棲港,無糧無彈才離開台灣。抗日,丘副總統屬下的民軍是島民,官軍是湘軍,卓蘭陣亡許多;南部是黑旗劉永福指揮粵軍。過程,島民幾乎是全員抗敵,抗日死傷60萬。當時台灣民主國副總統,是權宜應變措施,藉獨立政體才有抗日接收條件,不是為獨立。

湯恩比對華有期待

清朝統治團隊,屬於君權專制之延續,四千年期間任何族群只要願意學習華夏文化,都輪流當家過;實現共和是隆裕太后接受西方潮流。[驅逐滿清],加上[孫越宣言]兩個孫文錯誤,是分裂華夏民族叛亂罪,也增加和平世界大同之障礙。民族族群,包括滿、蒙、回、藏、苗、漢,皆黃種人也,屬人類學家說的蒙古人種,北洋的五族共榮基礎曾經被清末、民初興亂者破壞。

漢武帝採納董仲舒意見,確立以儒家教化人民的國策,是使有形文化保護族群。依照歷史學家英國人湯恩比博士1972說法,人類社會走到最危險的時代,都是人類咎由自取的造成結果。湯恩比認為:【要想過幸福美滿的生活,是先要有思想內涵,要拯救21世紀人類社會的混濁無是非,只有中國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有辦法。】外國學者、西方人士聽了這句話,當時以為是新的黃禍,很恐慌、緊張,而且當時是毛澤東當家。這是誤解湯恩比本意。

湯恩比(1889–1975)閱卷萬貫,除了是史學家、哲學家,又是醫生,是頂尖學者。其看事情,不以眼前困阨視之,是以全盤世界需要的考量方向。例如湯恩比提倡各國不限制族群開放移民,族群可以化解隔閡。湯恩比應該是以德裔在一戰後被歧視當前鑑。捷克民族二戰前,歧視[蘇台德區徳裔],逼迫德裔離開蘇台德區,是促成戰爭點燃點;當時立陶宛、白俄、波、捷、烏克蘭都有類似例子;若範圍擴大談猶太人被希特勒驅逐、殺害,蘇台德區只是小巫見大巫。台灣阿扁時代,島民獨派用挖苦外省人及眷,吃台灣米長大,其用意在逼老兵家庭,希望他們都返回大陸;他們忘了,自己祖先當年也是戰亂離鄉背井來台灣。

二戰前,希特勒若熟讀湯恩比著作,願意理解,世界不會發生二戰;不過話說回來,沒有二戰悲慘過程,湯恩比寫不出偉大著作。同樣的,如果熟悉二戰爆發原點[蘇台德區衝突];獨派島民不會對外省人說,吃台灣米,滾回大陸。老兵對台灣是有貢獻的,當年最難建設的橫貫公路是老兵開闢的,死了許多人,單身在台,殉職連撫卹金也不必發,不應該貶低他們來台的價值。

學問不分族群國籍

古書學問書籍、儒家思想、大乘佛法與音樂、醫藥、醫術、科學、樂譜、交通標誌、阿拉伯數字、醫學計量單位,都是不分族群、國籍,最好基本認識都統一,是世界大同理想。【不是買一本就能附身;儒家思想、大乘佛法都是要用接受教育,陶冶人格。】經得起考驗,好的才留下來,若是旁門左道,自然就會被淘汰。湯恩比認為,當今社會精神文明消退而技術文明昌盛的時代,他是要人類抉擇,從物資貪婪中徘徊,或是要面對文明,再徹底毀滅,製造災難;湯的意思是指文化思想之執著要建立基礎信仰,否則鬆懈後,物資會使肉體成為幻影在煽動浮游的靈魂;在這情況下,會再發生大災難。

為什麼我們要談世界大同?當你發現一加侖容量,分別有英、美,大小之分,是不是留下較科學的一種就好;我們知道一公升是1000c.c.,4公升是一加侖,為什麼不是用4000c.c.為一加侖?這情況下會使我們生活更省掉換算錯誤的麻煩。

湯恩比寫的12冊《歷史研究》巨著,講述世界26個主要民族文明興起與衰落;其說的大一統,是文化上的,人人生活內涵之大一統。孔夫子的世界大同含蘊著統一全世界之理想,但不是用武力,也不是由誰主導。像聖經主張星期日是禮拜日,所謂禮拜就是利用休息日去教堂聽道;【全世界現在周休一日,都已經被統一了,這就是世界大同。】現在周休二日,是工業革命生產效率提升演化。大陸的鋼鐵絲路、一帶一路都是工業革命的後續助力,將來甚至世界普遍性周休三日是可能的。

建議小英政府不要被邊緣化。我們舉個例,雲南咖啡靠鋼鐵絲路銷售歐洲運費低廉;如果豬肉漲價,荷蘭豬15天可以運到廈門;以後裕隆汽車出廠,上鋼鐵絲路外銷後;工人去渡遊輪,在德國港口上岸,在無限速高速公路看到其裝配完成的汽車在德國掛牌駕駛,你不必懷疑,那是20天前台灣工廠完工的;這些都是使世界大同之一環,誰落後,誰倒楣。金門酒廠是靠台灣為主要市場,台灣須要世界市場才能擴大人民富裕;被邊緣化,會陷入窘困。另外提醒你,30年前誰相信民進黨會執政?誰又知道完成經濟建設,艱難困苦開闢鋼鐵絲路的人民政府認真奮鬥成果,30年後會被哪個政黨輪值政權!

像我們生活秩序,現在願意朝文明的國家,都是不容許暴力的,尤其是家暴,據說大陸東北已經有如果是男人外面工作,不給妻子零用錢,這屬於家暴範圍;這若是全世界共同認知,這就是世界大同。英國人湯恩比認為,拯救21世紀人類社會,只有中國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有辦法;其目的只是希望減少實驗,直接試看看。如何試?當然是先讀書,自己願意接受感化才會有實質拯救21世紀人類社會秩序之基礎。因此,讀什麼古籍百家學說,不必分別計較學問哪裡來?不必區分國籍,柏拉圖、孔夫子、聖經、耶穌、孔孟學說和大乘佛法,我們都要吸取精華,然後世界秩序自然就感化提昇。

楊度駁斥孫文歪理

筆者聽過網路歷史帝國孫文粵語演講,說到:【中國自從受滿州征服之後,中國人就失了國家精神,中國亡國于滿州260幾年呢。】簡直一派胡言。孫文向楊度介紹三民主義,楊度尤其批評孫文狹隘的民族主義。楊以14萬字《金鐵主義說》駁斥歪理:【…以今日之中國國家論之,土地乃合21行省,蒙古、回部、西藏而為其土地,其人民乃合漢、滿、蒙回、藏而為其人民,此乃國際、國內之公認事實,各地之內政、外交,皆統一於政府,各國視21行省與蒙、回、藏地無別,但知為中國土地而已,視漢人與滿、蒙、回、藏人無別,但知為中國人而已,若忽持民族主義,僅以21行省地為中國之土地,以漢人為中國之人民,排滿之後,若不進一步排蒙、排回、排藏,則不能達其一以民族成一國家之目的,而全其民族主義,使其如此,則蒙、回、藏固亦主張民族主義之人也,不僅我排彼,彼且排我。…中國自古以來多民族的民族構成和疆域現實,為國際、國內所公認之事實,中國土地、中國人之大一統的格局具有幾千年的歷史;而且漢族單一(民族)建國,所排斥的不僅僅是滿族,還包括國內蒙、回、藏等其他民族,同時,單一建國的思想不僅會喚醒大漢族意識,還會喚醒其他民族的地方民族意識,尤其是在中央政府權威暗弱導致舊有的國家認同體系瓦解之時,這種過於強調族裔色彩的單一民族建國學說只會帶來民族分離主義與邊疆的不穩。】五族共和有尊重歷史的整合作用,思想淵源涵蓋族群、文化、地域、共和建國等數種層面,具有顯明的結合憲政思想結構功能。

1906孫文在《民報》周年紀念大會演說,提出:「…民族革命,是要滅滿洲民族。」這話不好。孫文說:「民族革命的原故是不甘心滿洲人滅我們的國家,主我們的政,定要撲滅它的政府,光復我們的民族國家。」這句話是誤國的,為什麼滿洲人不能擔任統治者?這會影響五族共榮,造成分裂。提倡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排滿是誤國行為,是洪楊邪惡理論翻版。為了子孫宏觀,譴責國黨兩個錯誤–[驅逐滿清]、[孫越宣言],是必要的。(後篇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