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我差点毁了自己

爱情到底是什么?我付出了所有,为何我的男朋友还是变了心,而且对方是个比我丑、比我胖,甚至比我和男友都大6、7岁的女人?我曾试图挽回,但最后发现不仅没救回我的爱情,还几乎丢了自己。

这是默默给我的第一封邮件里的内容,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个需要帮助的女孩儿,我以最快速度回复了她的邮件,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期待她的回信,但每天等来的都是失望,直到星期三的晚上,一个盼望已久的邮件地址出现在未读栏中。默默说她最近身体不好,刚刚回到美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一直没有上网,还说谢谢我回信中的鼓励和支持,她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希望时间可以慢慢冲淡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默默和南南(为了保护当事人,所以采用化名)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两家是世交,在那个中国北部的中型城市,两家虽然说不上是富甲一方,但也都是当地的名流了。默默的父亲是做房地产的,而南南的父亲是经营建筑材料的,默默说两家的生意几乎是一起从无到有、从小做大,所以两家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地亲密,她和南南从小就摸爬滚打在一起,青梅竹马用来形容他们是再贴切不过了。默默给我发来了她和南南的合影,陆陆续续有10几张,年龄横跨7、8岁到现在,7、8岁的那张合影最逗,南南趴在地上,而默默则骑在他身上,作快马扬鞭状,我问默默,小时候是不是常欺负南南,默默发了个鬼脸给我,她说南南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但其实很聪明,也很会照顾人,而自己外向活泼,有点没心没肺,从小就丢三落四,经常需要南南在后面收拾烂摊子。回忆起过去,默默好像变了个人,又恢复到那个调皮顽谑的小女孩儿,时不时在讲述中发几个鬼脸和怪符号给我,但当我问起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默默在电脑那头迟迟没有答复,过了将近20分钟,她才回了‘分手’两字,并告诉我,她刚才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我告诉她,如果不想说,我们可以改天聊,她急急地回了‘不用,我想找人倾诉,然后尽快从里面走出来,请帮帮我’。

默默告诉我,她和南南是高中的时候一起从中国来到加拿大的,两家的父母为了孩子都办了投资移民,然而除了两个孩子留在这里上学外,家长都还是基本呆在国内做生意。为了彼此照应,两家的房子买在一起,后来索性让两个孩子住在一个家里,还请了保姆来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开始的时候,两个人成绩差不多,后来南南认识了一些爱玩的朋友,学习越来越不好,最后,默默考上了美国一所不错的大学,而南南只进了本地的大学,这结果出乎两家人的预料,也让南南很没面子,他开始疏远默默 ,为了挽回爱情,默默用尽了所有办法,南南最后被感动了,还答应默默要好好学习,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就娶她过门,那时候,默默以为两人能天长地久了。大学时光一直相安无事,感情也无风无浪,每年假期两个人都去世界各地旅游,这份潇洒让很多身边的同学和朋友羡慕不已。

去年,两个人都毕业了,默默想留在美国工作几年再回来,南南也进了一家大型公司,并凭着聪明和少年老成的工作作风逐渐站稳了脚跟,两家父母欣慰之余开始为他们的未来打算,但考虑到默默人在美国,南南也经常出差,于是就只举行了个小型的订婚仪式,计划2008年让他们回中国再风风光光的大办婚礼,默默说很多次梦里都梦到自己穿着最美丽的婚纱和南南在教堂里庄严的宣誓。谁知道就在今年夏天,南南突然在电话中告诉她,希望取消婚约,并说自己另有所爱了,被气懵了的默默大哭大闹,开始南南还接她电话,后来竟然天天关机。

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默默不顾一切地飞回加拿大,在去美国之前,默默一直住在南南家,所以还保留着他家的钥匙,没想到,这样的横冲直撞竟把南南和那个女人堵在了卧室里,面对着歇斯底里的默默,南南很镇静地送走了那个女人,然后告诉默默,他现在爱上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同事,两个人经常一起出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离不开她,还劝默默放弃,当时冲动的默默就直奔厨房,拿了把菜刀割腕了。醒来是在医院里,陪护的南南眼睛红肿,看到默默清醒后抱着她痛哭失声,就这样两人又和好了。

为了维护两个人的关系,默默决定留在加拿大,但美国的工作需要她回去善后,南南也保证不再见那个女人,但就在某天早晨,南南的手提电话竟是那个女人接的,她告诉默默,南南现在很痛苦,天天醉酒,昨天就是在她家里过的夜,她还以一个过来人的口气劝默默,如果真爱这个男人,就该让他自由,让他和真爱的人生活在一起。默默颤抖地问她,这个真爱的人是你吗?你了解他多少?你会爱他胜过爱你自己吗?那个女人的回答很绝,她说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爱情,也没打算和南南一生一世,只是现在既然相爱就要在一起,以后根本不去想。听到这些回答,想到南南宁愿爱这样的女人,也不愿和自己结婚,默默有点绝望了。但下午南南打来的电话让她又有了点希望,原来南南不知道早晨发生的事情,看默默两天都没电话,有点担心,默默觉得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位置的,她愿意为了两个人的幸福再赌一次。

默默回到了加拿大,她和南南又恢复到了高中那时的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为了照顾忙碌的南南,默默暂时没去找工作,她学做饭,自己洗南南的衣服、熨衬衫,努力地去做一个贤惠的未婚妻。但一次洗南南衬衫的时候,在领子后面,她发现了一个故意印上去的口红唇印,为了不打破两人现有的平静,默默忍下了,但这样的容忍好像滋长了情敌的气焰,唇印、暧昧纸条、口红陆续出现在南南的衣服上、车里,直到有一天,默默在车的后排座椅下发现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她忍无可忍地和南南吵了起来,气头上的两个人还动了手,最后南南拍门走人了。

默默越想越气,于是打电话给那个女人,约她见面,没想到她爽快地答应了,当两个人在酒吧面对面时,默默才发现对方至少比她大6、7岁,有着中年白女人常有的臃肿腰身和粗糙的皮肤,甚至在话里还经常带着脏字,如果不是早知道她的身份,真不敢相信这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白领。她对默默的深情嗤之以鼻,还讥讽地说,等她玩够了,不想要的时候,默默可以考虑把南南收回去。这些话像盐一样洒在默默的伤口上,说够了难听的话,白女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默默跟在她后面,来到了停车场,掏出了带来的一把刀,就在她要冲上去的时候,斜刺里一个黑影抱住了她,刀也扎在了这个人的大腿上。原来是南南出门后怕默默再做傻事,于是又返回来,却看见她开车离开,怕有意外就一直尾随而来,看到她拿出刀后就上来阻止,没想到伤了自己。白女人跳下车跑了过来,南南迅速拉起默默上了自己的车,飞速开出了停车场,他把车开到了一个学医的朋友家里,幸好刀伤并不严重,消毒包扎后就没事了,朋友问事情原委,南南说是自己不小心扎到的,默默在一边泪流满面。

告别了朋友,两个人回到家里,南南告诉默默,以前认为他们之间的就是爱情,但认识了这个女人之后,他才发现爱情是让人激动和盲目的,他也知道这段感情没有结果,但即使如此,他也要真实地去爱一次,他请求默默的原谅,并希望默默去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彼此折磨。默默明白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如果不是南南的出现和对受伤的隐瞒,现在的自己可能已经在警察局里,以前所有的努力和前途都会被这一时的冲动全部毁掉,于是,她当天晚上就搬回了自己家,虽然和南南的家只有一步之遥,但她觉得两个人之间像隔了太平洋一样遥远。

默默讲完了她的故事,我说情深如你这样的女子,一定会遇到真心懂你、爱你的男人。她幽幽地问,真的会吗?我回答,会的,只要你保重自己,别再冲动。她问我,心欣,你能做我的朋友吗?我说我已经是你的朋友了。她道谢后就下线了,看着她变成黑白的头像,我写下一句留言给她:好好生活,幸福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你。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