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05)

常蕙茵一个人离开客厅来到西厢房两个女儿的房间里,流着眼泪给夏芳菲收拾穿的衣服和日常要用的东西。其实她是一个既高雅又温顺的女人,她的长相虽谈不上闭月羞花般媚颜,但却也端庄秀丽,高贵大方,一颦一笑透着女人特有的韵味儿,尤其是她的身材长的好,快四十岁的人了,依然保持着优美的曲线和健康的肌肤,腹部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平坦的小腹仍能与年轻的姑娘们相媲美。这也难怪,她当年就曾是当地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她的不拒绝侯延年上门亲近自己,除了丈夫夏尚青在朝鲜战争中临牺牲前已将自己托付给他之外,眼前自然又多了一个女儿下乡落户需要人照顾的问题。为了女儿就是搭上身家性命自己都舍得,何况只是再嫁一次上前再走一步这样一个简单的男女情感和生活归宿问题。对都到了这把年纪的她来说,和谁搭伙过日子本已是无可无不可的一件事情。本来丈夫死后曾决心独自带着孩子把她们抚养成人,这样做一是对得起丈夫,二是自己毕竟已不再年轻,加上拖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又是死了丈夫的半老徐娘,寡妇拖油瓶的本也没有了可挑挑拣拣的资本。再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至于因为自己再次组织家庭而使孩子们受了委屈。而侯延年至今并未结婚,人家重情重义不离不弃的苦苦追求和等待,自己若是再推三阻四的,无论是对故人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都显得太不通了情理。但侯延年是一个农村人,家庭条件自然不能和自家相比。尽管自己也有在农村生活的短暂经历,但她们家是个富足的大家族,有钱有地的从来就没有感觉到一般人生活上的苦和艰难。而嫁给夏尚青以后,就搬到城里过起了城里人生活的她,如今真要嫁个农村人心里多少有些不甘。但生活已经被逼到了眼前的这一步,给她选择的空间和余地几乎是没有了。她边想着边流泪边收拾着,哭完了死去的丈夫又哭自己的苦命,戚戚然地复杂的心绪让本已不平静的心情又多了几分惆怅和凄楚。她想起古人所说“人的命天注定”的话,知道一个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与命运抗争的道理,那是徒然无功的。这样一想繁杂的心绪反而平复了许多,心情也跟着渐渐地好了起来。于是,她加紧了手上收拾的速度,因为明天女儿就要离开家去过农村人的生活了。

这一夜在众多的夜晚当中本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了,但对吉祥胡同五号大院的林家、郭家、欧阳家、黑家和夏家来说,却是个非同寻常之夜。为此,这一夜不失眠的人开始失眠了,失眠的人也就更难以入眠了。几家人在床上翻饼,砸夯,夫妻俩夜里的在床上大眼瞪小眼,间或着起夜小解,开灯关灯,整夜的不得消停。相伴随着的是凌冽的寒风不停地刮着,呼啸着。

唉,难熬的不眠之夜!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早晨。

夏芳菲家房前。

欧阳家,黑家,郭家和林家等几家同院的大人孩子们一起来为夏芳菲送行。从院里一直送到门外,后来又送到了大街上。

黑幼欣拉着夏芳菲的手一直不放,泪眼连连的低声嘱咐着什么。欧阳淑宜、郭潇潇和林文可等几个平时就要好的姐妹也围上来说着体己话相互道别。女孩子们之间本来就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即将分手了话也就更多了。

大门口。早晨。

太阳升起老高,照在身上略有些暖意。今天是个好天气。

马秀珍、宋欣璐、席慕霞和张婉若几个女人泪眼婆娑的在叮嘱着夏芳菲到乡下要照顾好自己的话,她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长辈,自然也有着母女一般的感情,啰哩啰嗦唠唠叨叨本就是女人的专利,与孩子分别让人撕心裂肺,昨天在车站的场面今又重现,推人及己,任谁的心里都不会好受,女人生来就感情充沛,有事没事的还不惜眼泪的挥洒一番,今天的场景岂可错过?几个女人次第转回院里,哭天抹泪的没个完。

男人们最是看不惯女人掉泪,黑东良和林德龙从院里出来看到这一幕,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瞪着各自的女人,气的直摇头。

欧阳黎明站在远处挥手目送着夏芳菲。

郭则加则妒忌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看得出他还微微有些醋意和恶狠狠的妒忌之心。

黑东春架着只鸟笼子一边遛鸟,还一边嘴里念叨着什么。他今天有点儿怪,从前每天遛鸟都是提着两只鸟笼子,而今天却只有一只。这时,黑大胜和黑立军走到五叔跟前,大胜还接过了鸟笼子给五叔举着。爷儿三个就那样并排的站着像三根黑柱子似的为夏芳菲送行。

最后,侯延年领着夏芳菲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常惠茵一直跟在女儿的身边,夏琳佳帮着向车上装东西。

已经上了车的夏芳菲打开车窗探出身子来向母亲和邻居们挥手告别。

再后来,吉普车就一溜烟似的开走了。

常惠茵长时间的站在原地没动,望着载着自己女儿的车子远去,她很久没有收回视线。

女儿走了,带走了自己十几年来培养的辛酸和希望,也带走了一个当母亲的心。

儿行千里母担忧,家家如此,个个母亲都会如此。这一刻,常惠茵想起了母女三人十几年相依为命的不容易,想起了女儿芳菲如何如何能吃苦又懂事,很小年纪就开始为她分担忧愁,里里外外地帮她操持家务,买粮食,买菜,冬天买煤球,搬蜂窝煤,冻得小手都生了冻疮。甚至当有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前来寻找麻烦时,她还挺身而出,用矮小单薄的身子护着自己。想到这里,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再次流淌下来,模糊了双眼和视线。其实她的泪水就一直没有断过。

女儿走远了。母亲的心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