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09)

听丈夫一提到儿子,马秀珍的眼泪立马儿就下来了,哽咽着说:“是啊,你说这孩子们多遭罪啊?吃不好喝不好的还要挨冻。你别理我,让我哭会儿,我想儿子啦。”

说着哭了起来。

听老婆哭,黑东良的心情越发地糟糕,气不打一处来地冲她直嚷嚷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这是嚎丧呐?败家的娘儿们,咱那孩子好好的,你这是干嘛呢?你这不是咒孩子吗?没用的东西。”

这时,哭的正热闹的马秀珍,抹了一把泪水带着哭腔揶揄丈夫说:“就你好,还不是你刚才开的头,先提起儿子的,你这倒怪起我来了。哦,就我一个人想儿子呀?”说着继续哭她的,并没有半点儿收敛。

黑东良无奈地看着老婆,摇了摇头就不再说什么。心想,任她去吧,其实,自己心里更想儿子呢。随后顺手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烟袋锅子,装上烟划根火柴点上抽起来。顿时,不大的房间里已被烟雾所笼罩。

再坚强的女人,也愿在自己的丈夫面前示弱和流泪,聪明的女人在丈夫面前不掩饰,不做作,尽显真性情。

显然,马秀珍是个既坚强又聪明的女人。

一阵阵寒鸦的叫声在夜空中传进屋里,暗淡的灯光下显得夫妻俩很凄凉,很无助。

屋里传出女人的嘤嘤的哭声,混合着男人的叹气声。
咔嚓,传来关灯的声响。

女儿黑幼欣和两个儿子黑大胜、黑立军分住的两个房间里依然亮着灯,孩子们贪玩儿,自然不会像大人们那样的早早熄灯上床。

黑幼欣的房间。夜。

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写字台之外,还有一张精致的红木梳妆台,床和写字台也都是红木做的,这些都是祖传的物件,在黑家有不少这样的硬木家具。

黑幼欣和夏芳菲是同学,高中临近毕业。她之所以没有去插队,是因为此次他的哥哥黑小强插队去了东北,按当时的政策规定,她暂时可以不去下乡。

此时夜色已深,她正坐在床上看一本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郭沫若文集》,其中有一篇带有他自传性质的回忆文章,此刻正写到这个南方大家族里的富家子弟在其很小的时候就曾与他的三嫂两人之间发生了朦胧的爱,那时他也就才有十来岁的年纪。书中写道,只要三嫂一生病,说来奇怪,他就也跟着身体抱恙闹不舒服,重则发烧说胡话,轻的也得咳嗽流鼻涕淌眼泪嗓子疼。闹得家里人常常是一请医生到家里来看病就得给他们俩同时看,先给三嫂问完了诊,再去为他把脉开药方。尔后到药铺抓回两个人各自的汤药同时煎熬,连病号饭也要做双份的。及至后来,只要是院子里飘出熬汤药的药香味儿,不用问,肯定是他们俩个又都生病了无疑。惹得全家人直开这一对儿小叔嫂的玩笑,说他们俩分明是正在发生着恋情的一对儿情侣,心灵相通,情感交融,心心相印,不然,为什么连生病都要约好了一块儿呢?否则一定是另有隐情。对此说,三嫂当着众人的面每每自然都是闹个大红脸,双颊上飞满红晕,但她喜欢这个小叔子倒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他的聪慧懂事有灵气,喜欢他的童真、纯真无邪和无忧无虑以及多愁善感的性格,小小年纪的就已展露出了读书习字、诗书文章和探究历史等方面的才华。可是眼下的他还小着呢,离着懂得谈情说爱的年龄还差着一大截儿呢,大家的如此说辞只不过是拿她开开玩笑活跃一下家庭气氛而已,所以也就不必往心里去了,她也只是跟着淡淡的一笑了之。可小小年纪的郭沫若就不行了,他除了有单纯地羞涩之态之外,还真做出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表现出来,大家看了更是忍俊不禁。其实,在他的心里面对所有的嫂子们来说,确是喜欢三嫂更多些。他喜欢她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和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轻盈的步履 和紧紧裹住身体的那一件件漂亮的旗袍,以及黝黑发亮的高高的发髻。总之,他还真的觉得他们俩一起患病的现象并非偶然,而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说不定还真的是前世的一种缘分,起码让他感觉到了幸福,心里就像吃了蜂蜜一样的甜,每一次都自我陶醉其中好长一段时间呢。

黑幼欣看到这里也发出了会心的笑声,心想如今的大文豪在他小小年纪时竟也有这样离奇的情感经历,而竟然毫不隐晦,敢于剖析自己的内心世界,在平常人看来真真是不可思议,确实能让人跌破眼镜了。可贵的是在经过了动荡的岁月和几十年的努力之后已经在政坛和文坛以及历史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作为文化翘楚大名鼎鼎的他,在将自己一生中的每个重要的历史阶段的精彩部分包括孩提时期的这一看似并不十分光彩的私密统统付诸于文字,而且会不可避免的要暴露在读者们的面前,如此如实地展现自己完整的人生,真是勇气可嘉,令人折服,浪漫洒脱的文人脾性和虚怀若谷的胸襟在这里一览无遗。她觉得郭沫若这个人很有点儿意思,于是,就又有滋有味的继续看下去。

郭家住的是一处大宅院,几进几出的院落,无数的大厅堂小房间,高高的院墙,雕梁画栋的门楼,影壁墙,有从大门口启始的长长的回廊与各处房间相连接,进得门来无论走到任何一处宅院和房子,身上都不会淋着雨水或晒到太阳。这样的建筑格局设计,院中自然不乏花卉草木,亭台楼阁,假山石,养鱼池,藤萝架等的点缀了。但有意思的事情是发生在大门外。

话说大门外有几株生长了多年的枝繁叶茂的大树,平时小郭沫若总喜欢在这里和兄弟姐妹们嬉戏玩耍,经常爱抱着一株株小些的树往上攀爬,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他竟在搂抱树时下体与树干摩擦的一刹那间得到了快感,小小年纪的在瞬间竟有了淫欲的臆想,因而久久的不肯下来。不知是出自饱暖思淫欲的富足家庭的遗传基因或妻妾成风丫鬟侍女成群的耳闻目染,还是这样的天才大人物们在平常人眼里看来应该是很严肃的男女情事上竟早熟的令人匪夷所思,就这么的与众不同?想到这里,黑幼欣的脸不自觉的微微发烧,心也在砰砰砰地乱跳个不停。从此以后,她对文人有了更多的好奇心,开始更加关注和对文人的兴趣陡增。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