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福和成圆圆(一)

周大福和成圆圆是在来多伦多的飞机上认识的。两个人都是技术移民又都来自广州,偌大的中国,两个人能有一样的目标又坐在相邻的两个座位上,因此自然觉得很投缘,一路上聊得很高兴,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也在谈天说地中过得飞快,虽然古训有男女授受不亲,但困顿的成圆圆最后还是歪在周大福肩膀上睡了两个小时,周大福也保持了两个小时端正的坐姿,飞机降落前他把成圆圆叫醒,让她系好了安全带,要系自己的安全带时才发现右胳臂完全不听使唤了,整个肩膀连手都像是别人的,这僵硬的感觉只在大学里有过,那是初恋的女友给他留下的最深刻的回忆,没想到在飞往异国他乡的飞机上又重温了一遍。

成圆圆的哥哥在多伦多,当年办移民的时候还没有孩子,现在女儿已经6岁了,小姑娘在机场见到从未谋面的姑姑有点陌生,但还是乖巧地给了她一个hello kiss。成圆圆现在回想起3年前刚到加拿大的那一幕时,还认为是小侄女的那个吻为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无数的好运。而周大福没那么幸运,他在加拿大举目无亲,来接他的是事先定好的移民之家的车,除了他还接了一对夫妇,3个人、7个箱子把一辆本田的van塞得满满当当,那辆车里一直飘着一股怪怪的味道,周大福还以为是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自己身上散发出的怪味儿,着实不好意思了一把。后来在加拿大呆久了,接触的人多了,才知道那是长年油烟缭绕的house所特有的味道,住在里面的人身上、衣服上、车上都充溢着这种味道,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周大福在后来入住的房子里都基本不煎烤烹炸,只做点简单的饭菜。相对于周大福,成圆圆就舒服多了,直接住进了哥哥家的大房子,有自己的小房间,嫂子是个贤惠善良的台湾人,周大福每次都在电话里羡慕成圆圆有个好哥哥好嫂子,开始成圆圆还不以为然,但慢慢看得多,听得多,也经历得多了,就明白除非是父母与子女之间,否则谁对谁都没有义务,她也因此对哥哥一家充满了感激。
周大福找工作的经历并不顺畅,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茶店,说是工作其实是被骗。他在一家比较大的中文网站上看到茶店招人的广告,于是去应聘,面试的人只是随意地问了几句英文,这对于英语基础颇好的周大福根本不是问题,结果当场就定下上班的日子,工资开得也不算低,9块钱一小时,小费另计,当时周大福就觉得国外生存没传说中的那么难,只要放下身段,别老拿专业人士自居,想衣食无忧还是挺容易的。上班第一天,有个店长模样的人告诉他工作的内容和规矩,其中的一句,上班第一个星期只有小费没有时薪,让周大福有点懵,招聘的时候没这么说啊,店长殷勤地解释,试用期都是这个规矩,不就是一个星期嘛,过了就又有时薪又有小费,周大福虽然心里有点打鼓,但想想先有个工作再说,骑驴找驴也得先有驴啊,于是就安心地去工作了。就在那个周末,累了5天的周大福接到了店长的电话,说他不适应茶店的工作,下星期不必上班了,周大福一下子就急了,非要店长说出个所以然,电话那边支支吾吾,随后就挂机了,此后任他怎么拨,对方都不接电话,后来索性关了机,周大福一气之下想上当初看到广告的那个网站去发个骂人的帖子,没想到论坛上赫然贴着好几个与他有类似经历的人写的帖子,看着那些帖子里泄愤的话,周大福发现自己没什么可写可骂的了,该骂的都被人骂了,恨就恨自己当初没好好看论坛吧。这之后找工作他就多了个心眼,先上搜索引擎搜搜和这个公司有关的情况,如果是火坑,就别奋不顾身往下跳了。

这个方法他也告诉了成圆圆,成圆圆用搜索引擎搜出了一家信誉和反响都很好的驾驶学校,从打电话报名到被通知去考G牌,她居然都没见过自己的教练,更别提费用已经包括在全科学习证书里的10小时上路练车了,考试当天早上教练开车来接她才算见了第一面。考车结果当然不好,成圆圆看着写了满纸的评语就觉得事情不妙,于是拿出了头天晚上精心准备的礼物,考官看到包装精美的方盒后一脸的惊慌,像看到了定时炸弹,摆手让成圆圆等在车上,就匆匆离去了,成圆圆还以为自己行贿成功,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警察。原来考官告她贿赂,这在加拿大不是件小事,拿不到车牌是小,可能还会带来其他的麻烦,好在她的教练久经场面,作证说中国人有互赠礼物的习惯,尤其是头次见面的人之间,警察虽然半信半疑,但看在礼物确实很微薄的份上,只是警告了一番。从没和警察打过交道的成圆圆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警察和考官走后,教练把她结结实实地骂了一顿,说幸好今天的警察比较开明,如果遇到了认真的,不仅考试砸了,就连教练的饭碗都会不保。听到这些,成圆圆也火了,反诘他若不是一次都没教,怎么会出这么多错,钱都付了为什么不上课?于是,两个人就在考试的停车场大吵特吵起来,据说围观的人不比国内大街上看热闹的少,成圆圆事后还奇怪,加拿大也有这么多闲人!而且围观者中没几个中国人,他们应该是听不懂中文的,那围着干什么呢?回家后成圆圆越想越气,就打电话去驾驶学校,没想到对方一听她报出自己的名字就说已经联系了一个教练,让她明天开始和那个教练练车,时间自己掌握,看来有时候老虎不发威真的会被当成是病猫。

登陆3个多月的时候,成圆圆的G牌终于考过了,她给周大福打电话报喜,周大福心里想:‘真是大小姐的命,不慌不忙地3个多月才拿到车牌,哪像我这样急着找工作,没车牌就跟没腿似的。’成圆圆告诉他,自己现在在找工作,相信很快能找到,周大福嘴里应着,但脑子里想的却是刚下飞机时和他一起被接到移民之家的那对夫妻,他们至今没找到一份工作,两个人天天像热锅上的蚂蚁,从开始的互相鼓励到现在的恶语相向,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古人怎么就这么善于总结呢!

成圆圆晚上在饭桌上说起了周大福现在开车卖冰淇淋的工作,当她不屑一顾地加以评论时,哥哥成睿的脸色明显的沉了沉,嫂子也不自然起来,只有小侄女天真的问爸爸:“Dad,你刚来的时候不也做过这个工作吗?”成圆圆惊呆了,实在想不到身为中型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哥哥也有这么低的起点。饭后哥哥很严肃的把她叫进书房,语气严厉的说:“请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份工作,在加拿大工作没有贵贱之分,我们一直给孩子灌输这样的观念,希望她成为一个平和、豁达而有深度的人,请注意你的言行,因为我们就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榜样。”这是哥哥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成圆圆,回到自己房间,她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成睿心里也不好受,妹妹含泪的眼睛一直在眼前闪过,因为自己是哥哥,从小他对妹妹呵护备至,9岁的差距让他觉得有时候自己像个爸爸。父母常年出差,家里就剩他们两个小人儿相依相伴,早已经把对方看成自己生命里很重要的一部分了,想和妹妹团聚,这正是他为成圆圆办理移民的初衷。

周大福卖冰淇淋的工作随着夏天的结束也到了尾声,期间他拉着成圆圆去申请了co-op的培训学习,考官对他以前的工作经历很有兴趣,并对他的职业培训给予了很好的建议。如果做得好,他将有希望进入正规的公司实习并最终成为那家公司的正式员工。但前提是必须具备一定基础的英文,这点对于周大福不是难事,但成圆圆的英语比较差,co-op的考试没有通过,所以只能先去上ESL。正是这段ESL的学习经历为成圆圆打开了一扇充满希望的大门。而看似幸运的周大福也并未如自己所想的那么顺利,也许这正是很多移民的真实写照,付出往往得不到回报。(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